欢迎访问古典文学网,祝您阅读愉快!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学文化 > 文化杂谈

从西门庆到贾宝玉,来看《金瓶梅》 与《红楼梦》的女性观

作者:闲月玲珑来源:古墨社发表于:2020-01-16 20:24:30阅读:

从西门庆到贾宝玉,来看《金瓶梅》 与《<a href=https://www.gdwxcn.com/gdxs/hl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红楼梦</a>》的女性观

在《红楼梦》这部书横空出世之前,有着四大奇书称号的是《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与《金瓶梅》。

这其中有三部都是完全以男性为主体,以男性的视角来写作。但是金瓶梅是一个例外。《金瓶梅》向我们讲述的是一个作为暴发户的西门庆与他的那些女人们的爱欲纠葛与孽缘。

像这种以女性为主体,以前的文学作品中也出现过,比如唐传奇中的《霍小玉传》、《李娃传》,又比如元稹的《莺莺传》,都是女性题材,但是主要还局限于单个的个体,像这种大量的以女性群像为描摹对象,金瓶梅应该是首次,而之后的红楼梦更是将这种女性视角发挥到了极致,所以这是一种了不起的进步。

从西门庆到贾宝玉,来看《金瓶梅》 与《红楼梦》的女性观

01

《金瓶梅》这部书的书名就充满了强烈的女性色彩,所谓金瓶梅就是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是分别取自三人名字中的一个字组合而成的,三人都是西门庆所宠爱的人,但是并不仅仅限于这三人,这三人只是代表,与西门庆有瓜葛的女性可以拉一个长长的名单,吴月娘、孟玉楼、李娇儿、孙雪娥、宋惠莲、王六儿、如意儿、李桂姐、郑爱月……等等等等,人数众多,与其说是金瓶梅,不如说是西门庆的那些个女人们似乎更为贴切。

《红楼梦》的女性视角就更为明显了,红楼梦的原名叫作《金陵十二钗》,《金陵十二钗》又包括正册副册又副册,还有文末的一个情榜,将书中出现的所有女子尽皆录入,这是一个庞大的人群。

书中塑造了许多生动鲜活的人物,黛玉之痴情,湘云之豪爽,宝钗之圆融,探春之英阔,凤姐之强悍等等。

02

金瓶梅与红楼梦这两部书都是以男性为第一男主人公,但是却以女性为主要描写对象。

这两部书的主人公分别是西门庆与贾宝玉,事实上二人都是多情的人,二人都带一个淫字,金瓶梅号称淫书,所以金瓶梅的第一男主人公西门庆就是一个十足的淫棍,书中说他是一个风流子弟,生得状貌魁梧,性情潇洒,终日闲游浪荡,专一在外眠花宿柳,惹草招风。宝玉也带一个淫字,警幻称其为“天下古今第一淫人”。

同样都是带一个淫字,西门庆是贾琏似的皮肤滥淫之辈,成日家偷鸡摸狗,脏的臭的都往自己屋里拉,西门庆带着淫器包,一路狂奔在寻欢作乐的路上。

他的猎艳对象包括王招宣府的林太太,朋友花子虚的老婆李瓶儿,人妻潘金莲,家仆来旺的老婆宋惠莲和贲四的老婆,还有伙计韩道国的老婆王六儿,家里的丫鬟仆妇基本上也都被他收用殆尽,更有外面的妓女李桂姐郑爱月儿之流,以及还未来得及刮喇上的何千户的娘子何氏,王三官的媳妇黄氏还有单听名字就令人心旌神摇的楚云。

各种类型,各色人等,可谓无所不包,在西门庆这里,女人只分两种,能上手的以及还未上手的,他本人也死在纵欲的路上,这个名单是常换常新的,若是西门庆不死,他必定会将淫纵进行到底。

与西门庆的皮肤滥淫不同,宝玉的是意淫,就像警幻仙姑对他的评价“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惟‘意淫’二字,可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能语达。”

西门庆的多情更多的是滥情,是一种欲望,一种放纵,宝玉的”意淫”实则是一种深情,是对美好事物的一种憧憬,向往,二人在本质上是完全不同的。

从西门庆到贾宝玉,来看《金瓶梅》 与《红楼梦》的女性观

03

他们性质的不同,就决定了他们对待女性的态度截然不同,西门庆对待女性是一种贪欲猎艳征服的一种态度,金瓶梅书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就是淫妇,西门庆爱称呼这些人为淫妇、小淫妇,甚至淫妇一词也成了他的一种爱称,比如他经常称潘金莲为小淫妇,就连同性之间也时常以淫妇一词来对对方进行恶毒攻击,比如春梅曾辱骂孙雪娥“淫妇奴才“。

他爱打人,打过潘金莲,打过李瓶儿,打过孙雪娥,打过丫鬟小厮,马鞭子甩的啪啪响,蒋竹山曾评价他是“打老婆的班头,坑妇女的领袖”,十分准确。

他对女性只有占有征服纵欲,很少有尊重,少有的尊重只体现在他对正室吴月娘的态度上与孟玉楼的态度上。

而红楼梦出现最多的一个词是女儿二字,贾宝玉有一个著名的女儿论:

“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子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

“这女儿两个字极尊贵极清净的,比那阿弥陀佛、元始天尊,这两个宝号还更尊贵无对的呢!但凡要说的时节,必用净水香茶漱了口方可”

他是以绛洞花主护花使者的一种身份与心态出现,他对于这些女性是一种守护,一种珍视,宝玉为袭人剥过栗子,为晴雯渥过手,哄玉钏亲尝过莲叶羹,为香菱换过石榴裙,为平儿理过妆,为黛玉葬过花等等,他珍视她们每个人,若是没了这些人,则斯园斯柳斯花又有何意义?

贾宝玉的境界比西门庆不知高了多少倍,所以贾宝玉实则是天上的神瑛侍者下凡,具有高贵的品质,而西门庆就是红尘中的世俗之人,酒色财气他都想,贪念欲念他都有,而且比别人更甚,所以贾宝玉只存在于幻想中,而西门庆至今仍活在人间,宝玉难寻,而西门庆这样的人物并不鲜见,这世间仍有许多西门庆这样的人物。

从西门庆到贾宝玉,来看《金瓶梅》 与《红楼梦》的女性观

04

金瓶梅的作者开篇先有词曰四段,单道世上人,营营逐逐,急急巴巴,跳不出七情六欲关头,打不破酒色财气圈子。

接着又有酒色财气《四贪词》,四件中,唯有“财色”二者更为利害,这“财色”二字,从来只没有看得破的。西门庆就是如此,他本人就是一路在敛财纵欲寻欢的道路上狂奔,最终送了卿卿性命,正象开篇的《四贪词》所说的“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罗袜一弯,金莲三寸,是砌坟时破土的锹锄;枕上绸缪,被中恩爱,是五殿下油锅中生活。”

所以,金瓶梅更像是一把风月之鉴,具有警世通言的作用,它告诫世人贪念欲望是可以毁灭一个人的。

而红楼梦的作者开篇就表明了自己写作的目的旨在为闺阁立传,“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考较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我之上。我堂堂须眉诚不若彼裙钗,然闺阁中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之不肖,自护己短,一并使其泯灭也。”基本上贾宝玉是以一个旁观者亲历者记录者仰慕者的姿态出现。

从西门庆到贾宝玉,来看《金瓶梅》 与《红楼梦》的女性观

05

金瓶梅的作者兰陵笑笑生声称自己讲述的是一个风情的故事,他笔下的女性也都是些风情摇曳的女性,擅风情,禀月貌,美丽而不安分,以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为代表,其余也大多是这种类型,金瓶梅笔下几乎没有冰清玉洁的女性,大多是些有污点淫荡龌龊甚至是毫无道德底线的。

金瓶梅中的女性多处于从属地位,受压迫的一种角色,她们所需要的生活是依附于男人才能实现的,她们不具备独立的思想与人格,她们的核心就是取悦男人。

比如最为心高气傲最有个性的春梅,也是在进入守备府受到周守备的宠爱之后,才迎来她人生的高光时刻,而孙雪娥在最后张胜被杖毙之后,直接就选择上吊自尽,没有男人的庇护,她们是无法生存的,她们统统是这个男权社会的牺牲品,大多以悲剧结束,在金瓶梅里,女性处于绝对的弱势。

当然,金瓶梅已经开始注重展现这些女性的内心世界与情感需求,甚至在性这个问题上,金瓶梅里的女性开始有自己的主导,不再是一味的从一而终,而是有自己的选择,甚至渴望在性的方面享有平等权,这是一种巨大的进步。

比如西门庆与林太太的鏖战与潘金莲的鏖战与王六儿的鏖战,他们其实是一种旗鼓相当的,在性关系中,而且与其说这些人是西门庆的猎物,勿宁说西门庆是她们的猎物,王六儿、如意儿、潘金莲无不是从西门庆身上攫取了大量的金钱与财物,他们的本性是一致的。

如果说醉闹葡萄架是西门庆主导的一场性虐待,到了最后,却是由潘金莲来主导了一场性虐待,直接后果就是导致了西门庆的暴毙,西门庆死于淫乱。

这在以前的小古典小说里是不可想象的,如果这也可以理解为是向那个男权社会发起的一种挑战,但是也仅此而已,这些女性还未想到要能摆脱男人,不依附于男人,最后仍然离不开男人。

而红楼梦里的女性已经有了女性意识的觉醒,红楼梦的女性吟诗作赋,谈古论今,齐家治国,这就是书中的那句“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

比如凤姐理家、探春理家,众女儿大观园内成立诗社,唯一的男性贾宝玉反成了陪衬者,反成了配角,宝玉也乐此不疲,甘愿为女孩儿们充役。

贾府单单是一个小小的丫鬟鸳鸯,就能以一种决绝的方式来对这个男权社会发起挑战,向三从四德这些封建伦理道德提出质疑,她就有这样的气魄:“当着众人在这里,我这一辈子,别说是宝玉,就是宝金、宝银、宝天王、宝皇帝,横竖不嫁人就完了!就是老太太逼着我,一刀子抹死了,也不能从命!伏侍老太太归了西,我也不跟着我老子娘哥哥去,或是寻死,或是剪了头发当姑子去!要说我不是真心,暂且拿话支吾:这不是天地鬼神、日头月亮照着!嗓子里头长疔!”

鸳鸯抗婚是女性不甘处于从属地位所发出的呐喊与抗争,婚姻家庭生活已不再是女性的最终归属,更不用说英豪阔大的探春与湘云,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

就像探春所说的,她们更渴望立一番事业。

所以,红楼梦里的女性大多是以未婚女性为主,不是传统的依附于男人的那一类,即使是已婚的凤姐也可以凌驾于男人之上,与男人分庭抗礼,书中就评论,凤姐是脂粉堆里的英雄,连那些束发顶冠的男子也不能及,这对凤姐的评价相当之高。

红楼梦里有一个最象金瓶梅里的人物,尤三姐,看她与贾珍,贾琏调情,真有一种金瓶梅的即视感,但尤三姐是有自己的尊严的。

书中有一段对尤三姐的评论,真是惊世骇俗,“真把那贾珍二人弄的欲近不能,欲远不舍,迷离恍惚,落魄垂涎。再加方才一席话,直将二人禁住。弟兄两个竟全然无一点儿能为,别说调情斗口齿,竟连一句响亮话都没了。三姐自己高谈阔论,任意挥霍,村俗流言,洒落一阵,由着性儿拿他弟兄二人嘲笑取乐。竟真是他嫖了男人,并非男人淫了他。”

尤三姐看似风情万种,美艳无双,却自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气概,这在由男性主导的社会里的是不可想象的,这是一种巨大的进步,所以曹雪芹的女性观是非常先进且超前的。

从西门庆到贾宝玉,来看《金瓶梅》 与《红楼梦》的女性观

06

尤三姐是有尊严的,而金瓶梅里的很多人是没有尊严的在活着,金瓶梅与红楼梦中的女性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女性,红楼梦里的女性是精英女性,金瓶梅里的女性都是些随波逐流的可怜之人,可悲之人,可叹之人,可恨之人,他们是俗世中的人,卑微的活着。

当然,这也与她们所处的地位及所受的教育有关系。

当然,这同时也与两部书的主旨有关,金瓶梅是为警示后人,红楼梦的主旨意在为闺阁立传。

兰陵笑笑生善于洞悉人性的幽微,他勇于凝视人性的深渊,所以金瓶梅是一部写实主义,而曹公则身处泥沼,却不忘仰望星辰,这是浪漫主义,二者同样伟大。

-END-

【作者简介】闲月玲珑,自由撰稿人。世界之大,但求一隅,素心为筝,文字为凭。

发表评论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 验证码:
  • 最新评论(共有 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相关栏目:
  • 文化杂谈
  • 经典文摘
  • 文学知识
  • 传统文化
  • 传统节日
  • 风云人物
  • 国学资讯
  • 儒家
  • 道家
  • 墨家
  • 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