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古典文学网,祝您阅读愉快!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学文化 > 文化杂谈

《红楼梦》中的这场学堂闹剧 写透太多家庭教育问题

作者:读史来源:读史发表于:2019-11-22 14:07:02阅读:

  家庭是孩子的第一所学校,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早在几千年前,大思想家墨子就告诉我们:人性如素丝,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充分说明教育特别是早期的家庭教育对一个人的深远影响。

  每个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无不带着在原生家庭以及父母或直接抚养者的烙印和影响。

  在《红楼梦》的第九回中,曹公描述了一场教室混战。这场混战是因为“蹭学者”金荣的羡慕嫉妒恨,与同学秦钟之间口角之争变成了众人的混战,书本、砚台、竹竿、门栓都成了武器,富贵公子、破落少爷、顽劣小厮都成了参与者,场面一时呈鼎沸之势,不可开交。

  这场毛孩子们吵吵嚷嚷、推推搡搡的闹剧中,每个人的态度反应、处理方式个个不同,从这些不同的言行中透露出的却是其背后的不同家庭教育理念和方式。

  三观不正的家长与莽撞愚懦的孩子——单亲家庭的金荣

  金荣是这样闹剧的始作俑者,他对学堂内的香怜和玉爱两个同学与秦钟的过分亲密嫉妒万分,出言挖苦污蔑,进而把宝玉、贾瑞、茗烟等人都牵涉其中,惹下了一场学堂闹剧,最后又不得不给秦钟磕头道歉平息此事,可谓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金荣是贾府私塾中蹭学上的关系户之一,背景不强、关系也不硬。他的姑姑是璜大奶奶,是贾氏同族的一个破落户,“守着些小的产业,又时常到宁荣二府里去请请安,又会奉承凤姐儿并尤氏,所以凤姐儿尤氏也时常资助资助他,方能如此度日”。

  通过破落户姑姑而得来的珍贵学习机会,金荣并未珍惜,在学堂里贪慕虚荣,成了薛蟠的“契弟”。不求上进的他,如果把精力放在学习上,怎会在意谁与谁关系好、谁与谁偷偷出去说了悄悄话,更不会引起学堂里的闹剧。

  金荣是生长在单亲家庭之中,父亲早亡,母亲独自拉扯其生活。他平时在学堂中的不争气表现、他在闹学堂中莽撞与懦弱,与他的母亲有直接的关系。

  当金荣在学堂闹剧中,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之后,其母金寡妇的一番说辞,明显地暴露出她在引导教育金荣中的偏离和错误。

  金寡妇觉得金荣去上学后,最令她满意的是“茶也是现成的,饭也是现成的,家里也省好大的嚼用呢”。而省下的开销,是被安排满足金荣“爱穿件鲜明衣服”的追求物质享受的需求,而非用于笔墨纸砚书籍的学习和精神的需求。

  这样的生活目标设置和教育引导,怎能培养出志向远大的孩子,难怪金荣在私塾中不是专注于学习,而是把精力放在了谁和谁挤眉弄眼的无聊之事上。

  更匪夷所思的是,金寡妇把儿子成为薛蟠的“契弟”,一年能有三四十两的银子作为荣幸。

  所谓的“契弟”,也就是同性恋对象,是一个非常不光彩的称呼。这样三观不正的母亲怎会教出积极上进的儿子呢?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三观端正的父母给孩子灌输的是正能量,孩子言行举止、待人接物才能走上正确的轨道;反之,父母的三观不正,孩子很容易就会走上邪路。

  老来得子的父亲与退缩回避的少爷——老来子秦钟

  秦钟是宁国府贾蓉之妻秦可卿的弟弟,当然两人是异父异母,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只是伦常关系上的姐弟,但是二人关系和好。

  秦钟之母早丧,是父亲秦业独自一人拉扯着秦钟长大。二人在书中出现时,父亲秦业已是年近古稀之龄,而儿子秦钟仅到了束发之年。同样的年龄差距如贾母和宝玉,二人却是祖孙关系,而秦业和秦钟却是父子关系,秦钟是秦业的老来子。

  在与金荣发生口角,还被打破了头之后,秦钟是流着泪、委屈巴巴地嘟囔着:“有金荣,我是不在这里念书的”。

  他的应对危机和麻烦的方式是逃避,离开这个让他感到不舒服的环境,而不是去竭力的反抗和回击。

  显然,他的后台虽然比不上正经的主儿宝玉,却是宁府正经少奶奶的弟弟,怎么都比金荣那破落户姑姑强几百倍了。他为什么选择逃避呢?我们且从他“老来子”的身份谈起。

  自古以来,老来得子都被视为一件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情,父母对这个迟来的孩子会倾注了无限多的呵护和疼惜。何况在秦钟之前,秦业因为无儿无女曾向养生堂抱养了一双儿女,儿子却不幸夭亡了。之后,秦业五十多岁才得了秦钟一根独苗,更是爱如珍宝的。

  得了秦钟之后,秦钟的母亲又去世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年迈的秦业独自拉扯着独苗儿子度日,所以秦业对秦钟的宠有多了一层单亲家庭的补偿之爱。

  爱之愈深, 护之愈切,被过度保护的秦钟生的像女孩一样腼腆胆小,羞羞怯怯的,遇到伤害,无力反抗,只有退缩。

  当下,像秦钟一样在无菌环境中长大的孩子很多,他们对复杂社会的免疫力很低,缺少生活的历练,经不起风雨吹打,遇到问题是束手无策,只会退缩到觉得安全的环境中去。这样的孩子长大之后,在职场、恋爱、婚姻等方面肯定会出现种种问题,非常值得警示。

  事事包办的家庭与遇事找“妈”的公子——妈宝男贾宝玉

  投胎是个技术活儿。有些人一落生,嘴里就含着金钥匙,一生一世都用不着为衣食奔波,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贾宝玉可是衔着一块五彩晶莹的美玉出生的,俗话说黄金有价玉无价,宝玉比那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投胎的技术还要高一个档次,他是生在蜜罐里,长在福窝里。祖母、母亲对他无比疼爱,真格儿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吃穿住行有人伺候、困难麻烦有人解决。

  在好朋友秦钟与金荣发生矛盾的时候,首先是他的小厮来助威救场,眼、

  看场面失控,秦钟受了皮肉之伤,他的第一反应是:“李贵,收书!拉马来,我去回太爷去!”

  遇到这样的突发的状况,习惯了一切被包办的宝玉,第一反应就是找“妈”,当然这个“妈”的含义是泛指,就是习惯去找依靠,而不是自己想办法、找出路。

  就如当下那些被宠的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孩子一样,上了大学还不会洗衣服,要把脏衣服每月打包快递回家,让妈妈洗。

  据国家邮政相关负责人爆料:由于快递业务的便捷,眼下,高校学生把积攒的脏衣服寄洗,再通过快递寄回来,成了邮政的一种新业务。

  这简直是令人啼笑皆非和唏嘘不已的怪像。

  遇事找“妈”,“妈”却不能陪你一辈子。缺乏独立自主、缺少生活技能的人是无法适应当前充满竞争和挑战的社会。独立自主不是天生的,是靠后天培养和锻炼。父母应该从小为孩子上好“自立自强课”,不要把孩子培养成遇事找“妈”的无用之人。

  迂腐的祖父与蠢笨的孙子——隔代抚养的贾瑞

  贾瑞在这场学堂闹剧中的身份是代课老师。他是正式教师贾代儒的孙子,面对这样课堂突发事件,贾瑞面临的客观情势是“我吆喝着都不听”,主观心理是“也怕闹大了,自己也不干净”,不得不软硬兼施让事件的挑起者金荣磕头道歉收场。

  贾瑞作为代课老师,为什么制止调停学生纠纷不灵呢?因为他“最是个图便宜没行止的人”。

  为什么他觉得“自己也不干净”呢?因为他“每在学中以公报私,勒索子弟们请他,后又附助着薛蟠图些银钱酒肉,一任薛蟠横行霸道,他不但不去管约,反助纣为虐讨好儿”。

  己不正何以正人,所以众顽童对他的话语听而不闻。

  作为老儒的孙子,应该是长期受到诗书的熏陶,为何是个图便宜没行止的人呢?这样从贾瑞的成长历程来看。

  贾瑞从小父母早亡,由爷爷贾代儒抚养长大,也就是现代所说的隔代抚养。迂腐的贾代儒对贾瑞的隔代抚养教育中,无比的呆板、一味的严苛。

  贾代儒“不许贾瑞多走一步”,社会交往被严格限制,造成见识浅薄,社会经验不足的他,才敢拿鸡蛋碰石头地去骚扰凤姐。

  贾代儒“素日教训最严”,生怕贾瑞在外吃酒赌钱,有误学业”,再加上家庭经济拮据,贾瑞更是囊中羞涩,才会依附于薛蟠,图些银钱,在众同学面前心虚气短。

  这样隔代抚养在现代社会已经成了一个普遍的、不容忽视的问题。隔代抚养给予孩子的是最多的“养”、最少“教”。

  “养”只是满足了孩子作为生物个体身体成长的物质需要,而“教”是满足孩子作为高级动物——人的心智和精神的引导和滋养。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只“养”不“教”,或是不科学的施“教”,使得孩子的身体发育和精神发育不能同步,出现“只长个子不长心眼”的现象,很容易导致孩子的性格畸形,影响其健康成长特别是心理的健康成长。

  当然,像贾瑞这样的情况是不得不隔代抚养。现代那些只生不养,以为把孩子丢给爷爷奶奶或者姥姥姥爷当甩手掌柜的父母要警醒了,没有辛勤的浇灌,哪来的硕果满枝。

发表评论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 验证码:
  • 最新评论(共有 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相关栏目:
  • 文化杂谈
  • 经典文摘
  • 文学知识
  • 传统文化
  • 传统节日
  • 风云人物
  • 国学资讯
  • 儒家
  • 道家
  • 墨家
  • 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