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古典文学网,祝您阅读愉快!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原创投稿 > 其他类型

雷峰塔

作者:你说夜空很美丽发表于:2015-01-05 23:14:50阅读:
  我不是人,我是蛇。 上辈子,你救我。 这辈子,我答你。芳心暗许,誓死不改,亦不悔。西湖畔,断桥下,一纸油伞将你带到我的身边。我知道,你就是我的郎。那一刻,微雨细蒙。我怀着欣喜,放下女儿家的娇羞,走到你身旁。你言大雨难料,借伞于我。我看到,纸伞上渲写着你的名字,许宣。似就在那一刻,我决定了些什么。

  之后,就那般顺其自然。见面。还伞。互许信物。定情。成亲。我如愿以偿的成为了你的妻。新婚之夜,你许我,此生永不负。我信了,所以,比你更添十倍的爱你,护你。

  天妒有缘人。一个和尚轻易的闯入了我们的家庭。青儿与我奋力相守,终把他逼退。但那之后,你我间的信任不复存在。你怀疑、恐惧、躲避着我。纵观这般,我依旧一往如常的爱你、伴你、守你。天真如我,以为我的情可以打破你的防线。可是,一切都那么始料不及。

  烧香寺外,玄机道长。更添你心中的疑虑。为了验证你心中的疑虑,你将雄黄斟于觞。说道,端午喝雄黄,这是习俗不可破。许宣那许宣,为了你的一己私欲,你竟忘记我已有身孕。你将亲情置于脑后。可即便如此,我还是会心地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我知道我的功力压不住雄黄,托事让你出去。可你还是看到了。看到了喝雄黄后的我。看到了现原形的我。看到了我盘在床上血口大张的我。你昏了。因为我,你的魂丢了。

  伤心、痛苦,这些都无法诠释我的心境。压抑的不能呼吸,心被你撕成一片一片。听,心在那里哭。可是,你听不到。因为,你昏了。

  顾不得伤痛。顾不得天条。我私闯地府,将你的魂带回。为你续魂,让我元气大伤。醒后你满眼的警惕,更让我痛心。我无能为力,却也尽力。

  最终,你听从法海的话,去往金山寺。世人误以为法海使诈,可却不知,是你,自己意愿。你知道我是蛇,可却没突破人妖不能恋的规界。我不怪你。毕竟,你只是人。所有的痛,让我这只妖精承受就好。只要你不受伤害。

  青儿的气,是她前往金山寺。她与法海的对峙,我无法袖手旁观。水漫金山,并非我所愿。看到他们惊慌避乱,也并非我所愿。我只想看到你,听你唤一声娘子。可却没有。你的不信任大过天,我比天渺小的多。我抵不过你的天。伤了胎气,只得仓皇下山。青儿问我,何苦?只答一句。你不懂。可是,许宣,我的夫,你可曾懂我?

  小沙弥见我可怜,将你哄骗出寺。你看到孩儿的出生,却没有先前那般悸喜。我央求你为他起名。你略想,嘴唇微启,仕林。你走了。我苦笑。仕林,你是想让他走入官场报国立业吧。瞧瞧,你的心里,还有国家。可却没有为我留下一丝空位。

  仰天长笑,天却笑我。雨水打在我的脸上,与泪水交织。我惊慌,我是蛇,怎会流泪。原来,是心在滴血。想起昔日你与我齐坐案前,一脸愧疚于我。“为夫没有尽好责任,让你连金银都穿戴不起,唯有更加疼你、爱你、护你。”“为夫日后定当为你日日为你描眉画唇,你是我的娘子,当为你做尽天下事。”呵呵,连我都笑我的痴傻。可却不曾后悔。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你一直是我的一心人。我却只是你曾经的一心人。可我已满足。能够与你一起度过那么多的日日夜夜,已足够我回忆一生。

  起身,对着尘世挥挥衣袖。与法海之战,必定会败。因为,我并不想赢。心力交瘁的我,也不可能赢。压在钵下,耳边响起的是“西湖水干,雷峰塔到,方可放尔出。”我抿嘴一笑。这里真好,干净、宁静、使人心之向佛。我不再理会世尘凡俗。我不再痛心、忧虑、烦愁。在这里,自己一人,独过余生,静听木鱼,恍看花谢。

  一纸油伞,牵绊你我。 只那一刻,我便沉沦于你。 即便你疑心、忧虑、背叛,我依旧爱你。 爱你。我无悔。付出,我无怨。 我只是一条蛇,太多的复杂感情我承受不起,只能念你。 一切都定格在断桥下你我相忘吧。那是我最华丽的的回忆。 人生若只如初见,我愿如此。
本文来源于古典文学网www.gdwxcn.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 验证码:
  • 最新评论(共有 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相关栏目:
  • 古体诗词
  • 古体辞赋
  • 现代诗歌
  • 唯美古风
  • 散文随笔
  • 文化随笔
  • 读书笔记
  • 小说故事
  • 杂谈评论
  • 漫说历史
  • 学术研究
  • 其他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