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古典文学网,祝您阅读愉快! 古典文学网交流群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原创投稿 > 小说故事

云游四海——(江湖四英之流云外传)

作者:大侠阿荡发表于:2021-01-29 20:32:56阅读:

  飞雪茫茫,飘落在一望无际的雪原。他走到那座晶莹的冰塑,俯下身子,从积雪中取出一柄锐利的长剑,剑身兀自散发着淡淡云气。

  (一)

  云山之巅的高台上,呼呼烈风鼓动台前的大旗笔直地横在空中,显出“山”“岳”两个大字。台下人群熙攘,喧声不断。数千侠士的目光,都聚集在台上的两人身上。

  左边的俊秀青年一袭水蓝色的长袍,浓眉秀目,超然脱俗,正是泰山派首徒“大夫剑”呼延康。他倒转剑柄,向着云东游拱了拱手,说道:“云兄贵为七山盟盟主,武功高强,小弟自知不是对手。此番一来向云兄讨教,二来也想让我五岳侠士见识见识黄山派的神功,还望云兄点到即止,手下留情。”

  说着他右手横剑于胸,左手向后捻了个剑诀。正是“东岳十八盘”的起手式“高山仰止”,台下群豪见他这一招行势甚缓,蓄劲却强,既饱含道家剑法的飘逸超脱,又不失儒家书生的谦礼恭让,神情潇洒之极,俨然一副得道之人的气魄,不由自主地纷纷拍手喝彩。

  云东游的声音低沉有力:“呼延兄不必客气,请进招吧!”跟着“苍啷”一声,犹如龙吟般响彻山谷,白云之剑已出鞘!

  天空湛蓝如镜,亦如一弯澄澈的湖水,风吹波起,倒映着白云的倩影。绕过长青山脚的草原,就看见一片色彩斑斓的世界。五颜六色的石子如夜空中的星光般闪耀着,宝石浩瀚如海,从脚下一直延伸道无际的天边。

  他忽然俯下身子,拾起一块浅红色的心形晶石,石身泛着七彩的光芒,里边仿佛有她温柔而明媚的目光......

梦回

  “哇,你看这里好漂亮啊!”

  “这就是天澜石海?”

  “不错,这就是星宿海最美丽的地方,怎么样,比你黄山的那些怪石头好看多了吧!”她调皮地看着云东游,眼中似有星光闪动。

  云东游负着手笑道:“这里的石头像星星,又像宝石,的确很好看啊!不过,还不是最好看的。”

  “不是最好看的?”她张大了眼睛瞪着他,“那你说说,什么地方是最好看的地方!”

  “你真的想知道?”

  “当然,你快说啊。”她催促道。

  云东游故意靠了靠近她,盯着她道:“最好看的,在我的眼睛里,你看见了吗?”

  她凝视着他的眼,只见里面一个冰雪般的妙龄少女正对着自己眨了眨眼。那是她自己。

  “你坏死啦!”她“嘤咛”一声钻入了他的怀中,忽然双手攀上他的肩,在他耳边轻声道:“只可惜......”

  云东游诧异地道:“可惜什么?”

  她指着这片流光溢彩的大地,又向上指了指天空,“你看这里多美,若是这个时候有一场流星雨的话......”

  “这有何难!你看我的!”

  “叮叮”两声,双剑相交,发出玉器般的共鸣。白云剑顺势掠下,削向呼延康持剑的手指。呼延康一惊之下,霎时间疾退数步,手上运剑成圈化解来势。云东游却并未乘势进击,忽然变削为刺,白云剑笔直地向大地插落。只见石屑纷飞,弥漫的尘烟中一道剑光破空,直指苍天。激起的碎石在剑气的激荡下,如漫天流星般击向惊愕的呼延康。

  只听“叮”“扑”“呲”“啪”几声,呼延康手中长剑为飞石从中砸断,跟着右肩“肩井”、左臂“曲池”分别被击中,正当自己动弹不得、酸麻难忍之际,云东游已凑上前来,凌空虚补两指,解开了自己被闭的穴道。

  呼延康后退、断剑、中石、遭解不过片刻之间。台下群雄只看见呼延康一怔之下又即复原,还道他正施展什么厉害的招数,至于长剑忽然折断为二,却又不得而知了。正纷纷议论间,呼延康抱拳行礼道:“云兄剑法精奇,小弟甘拜下风。山岳盟盟主一席,云兄该当此位!”

  云东游还礼道:“呼延师兄不必客气,泰山剑法沉稳凝重,气象森严,道家之剑盛名无虚!”

  呼延康微微一笑,抛下手中断剑,凑近小声问道:“云兄,刚才那一式是什么回目?”

  “云涌星河!”

  云东游一声长啸,白云剑蓦地拔起,轰隆一声巨响,数百颗斑斓的宝石在剑气的催动下划过夜空,飞向遥远的天际。

  “好美的流星雨啊!”她高兴地连连拍手。

  (二)

  欢呼声中,一个面容俊秀的白衣人走上台来,拔出了他那柄泛着淡紫色光芒的剑。

  “云兄,”文海涛的微笑充满了自信,他朗声道:“我呼延兄弟武功不凡,人却老实,刚才一不小心才着了你的道。你侥幸胜过一场,就想小瞧我五岳英雄,可还没那么容易。”

  “不敢,”云东游笑了笑,“久闻华山紫霞剑的威名,还望文兄不吝赐教!”

  春光无限,万彩缤纷,千树的纤枝在风中摇曳,如美人的玉手,弥漫着的香气吸引着一对对翩翩飞舞的彩蝶,久久萦绕不去。他穿过茂密的花丛,来到树旁,轻轻折下一段开的很艳的桃花。

梦回

  “这就是万花谷?”

  “不,是萤蝶花海,因为这里白天会有很多蝴蝶,到了晚上,就会有好多好多亮晶晶的萤火虫。”她说。

  “好累啊!”他伸了个懒腰,就向着花丛躺了下去。

  他闭着眼睛,懒洋洋的声音说道:“你猜我现在想着什么?”

  她坐在他的身边,握着他的手问道:“你想什么?”

  “我在想......”他的声音渐渐小了,小的就像在说梦话,“若是和你一直厮守在这里,做一对神仙眷侣,,那可有多好!”

  “你真的那么想?”

  “嗯。”他微微点了点头。

  “你......放得下他们?”她的声音迟疑着。

  他愣住了,他当然知道“他们”指的是谁。

  醉饮江河的知己、出生入死的兄弟、对酒当歌的朋友......还有,那些作为侠士本应该去做的事。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的,”她轻轻地捋着他的头发,语声温柔如三月春风,“你是江湖四英,是七山五岳有名的大侠,现在正逢乱世,百姓遭难,民不聊生,你怎么可以只顾自己的安逸,而忘了天下人的苦难呢?”

  “慕雪,我......”

  “你的那位风兄弟给你传消息了对不对?”

  “不错,”他坐起来道:“金贼三天前打过了淮水,我的六位结义兄弟已经闻讯赶了过去,所以,我也......”

  她连忙掩住他的嘴,她不愿听见任何离别的话语。

  她指着远处,花海最深的桃林,似有所思地道:“每年的五月,那里会有很多很美的桃花,我要你记得,折一枝最好看的【美人醉】给我。”

  “嗖嗖嗖”,眼前紫光闪动,紫霞剑迅捷无比地刺出三剑,正是华山正宗剑法“太岳三青峰”。云东游不敢直掠其锋,虚晃一剑,向旁闪开。文海涛占得先机,后招延绵不绝,愈打愈快,每一剑均是从意想不到的方位,或刺或削,或砍或挑,便如西岳千百险峰,在绝路处暗道纵横,于平夷处杀机四潜,往往剑势将尽,忽然一变,又生出一式新的杀招。同时剑身散发的紫气越来越盛,不多时已将云东游裹入一团紫雾之中。

  五岳侠士齐声喝彩,华山门下的弟子响声更如雷鸣,震地山谷回音绵绵,良久不断。只见云东游身形不住倒退,剑法也渐渐散乱。紫雾中的白光越闪越小,越来越暗,未几竟消失不见。

  正在这时,一道剑光凭空掠起!

  剑闪如电,跟着又连晃三次,剑影霎时间将文海涛的全身遮住。随后一股淡淡的云气从剑上溢出。虽不如紫雾浓厚,但台下每个人都看见,在云气生出的那一刹那,紫气便即消散、褪逝、不见......

  文海涛的面色如死灰一般,拿剑的手不住颤抖,可他手上拿着的,却只是一个嵌着一截断剑的剑柄。

  “敢问......这一招是?”

  “云扬万里。”云东游正色道。

  “这就是你当年在淮泗诛杀金贼犁乌拔的那招?”

  “不错。”

  “小弟佩服!”文海涛恭敬向他行了一礼,快步走下高台。

  (三)

  “云盟主连败我泰山华山两大高手,功力之深,徐九峰心下了然。不过七山五岳两盟合并兹事体大,在下不得已,即以嵩山剑法领教云兄黄山神功,还望云兄手下留情!”

  “徐师兄不必客气,嵩阳剑之大名,云某早已如雷贯耳。今日得与徐师兄一战,乃云某莫大的殊荣。”

  “请!”

  “请!”

  几声鹤唳从远方的天际传来,哪一只只纤影从云面上自由地钻出,又没入。好似海中鲲豚,舒展着优美的线条,在广阔绵密的云层来往穿梭。

  他足尖轻轻一点,如一只巨鹰般向着云海深处扑了过去。他身形在空中一顿,仿佛听见几声鹤鸣,又直向下落去。忽然间足底一实,原来落地之处也是一座峰顶,不过山势较低,山巅埋没在云海之中。

  他欣慰地笑了笑,右手放到眼前一看,只见手心攥着一根金黄色的翎毛,上边染着一点宝石般的翠绿。

梦回

  “云大盟主!恭喜你!”她偷偷地从身后搂住了他,贴着他的耳朵道:“你现在已经做了七山盟的盟主。我想想啊,黄山、九华、瀛洲、太白、洞庭、青城、点苍,哇,真是威风啊!下一步打算做什么,称霸武林?”

  他一把将她拉进怀中,温言道:“称霸是不想的,只不过如今兵连祸结,民不聊生,承蒙兄弟们看得起我,让我做这个盟主。我总得尽点心,为大家做点事吧!”

  他吻了吻那粉红的面颊,接着道:“其实我也不想做什么劳什子盟主,我只想和我的慕雪永远厮守在一起,永远也不分开。”

  “我现在不是已经在你身边了吗,我永不会离开你的。”她的声音如莺歌雀语,“不过我若是你,便趁现在一举收服七山五岳十二城的英雄豪杰,做这中原武林的第一人!”

  “我?”他一怔,随即道:“那怎么成!”

  “怎么不成?你武功那么好!”

  “武功好有什么用?我又没名气又没资历,武林中那么多长老耆宿,那个肯服一个毛头小子、山野村夫?到时候一把把花白的胡子又在那说:‘你这浮行小字当真狂妄至极,有什么资格......’”他说到后来眯着眼睛,哑着喉咙,极力模仿一副苍老的样子,直将她逗得哈哈大笑。

  “谁说你不够资格了?”她佯嗔道:“要我说,江湖上最厉害的青年才俊也只有你们‘江湖四英’了。”她掰着手指一边算道:“‘疾风’风一帆是你们四人中侠心最重的,只不过他的【朝天阙】要忙着抵御外寇,无暇分心管江湖上的事;‘飞雪’薛原昊嘛,武功邪,人也是一身邪气,他就算肯做盟主,大家也不一定会服他;‘落英’花子炎就更别说了,好酒好色好玩,行个小侠仗个小义还马马虎虎,做起大事来比你还头疼。”

  “所以,这位子非我莫属咯?”

  “我就是这么想的:你先带领七山盟的兄弟们行侠仗义,造福苍生,等声名鹊起的时候就联盟十二城的英雄好汉......对了,关山城的叶余晖和锦江城的江小妹子不是和你挺好的吗?等联合了他们,你再设法合并五岳剑派,再然后就是东海的月华岛,南海的海马教,再然后,就是云滇的百蛊教,南越的横天寨,天山碎星教和西域大雪山......”

  “行了行了!”云东游赶紧打断她话头,“越说越不像话了,我哪有那么大本事?再说了,若真如此,那江湖不知道会多多少纷争,不知会有多少侠士死于非命。我平生唯愿不负情义,不负侠心,为了一己之私而不顾大家的生死,难道便是我想要的?”

  “可是,自古成大事的人不都是这样的吗?”

  “那是他们,绝不是我。我只想守护我自己的一切......”他搂着她肩头,柔声道:“还有你。”

  她轻轻软倒在他肩上,绵绵细语令他如醉梦中:“我知道你不愿承担太多,可你要知道,在这动荡的江湖,你不去找别人,别人也回来找你的。你若不使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只怕早晚有一天会失去所有。”

  他笑了笑:“你相信我,那一天决不会到来。”

  “为什么?”她问。

  “你真傻,”他笑道:“你若是离了我,我还能独自活着吗?”

  金光四射,剑气纵横。

  徐九峰剑逼中宫,迅猛之极。嵩山派剑法一经施展,如铁骑突出,烈阳高照,于大开大合之间不乏王者之风,虎啸龙吟之中暗含雷霆之怒。但见他左一招“大漠孤烟”,右一式“长河落日”,气势恢宏,刚猛无比。

  突然间人群中一声轻叹,却是关山城城主叶余晖。他观剑生情,联想到当年岳家军金戈铁马,气吞万里之势,不由得一阵嗟叹。

  相比之下,云东游的剑却半点声息也无,众人只见白影飘忽,纵横来去,擂台上一阵云气不断游走,缠绕在徐九峰的四周。徐九峰的巨剑虽疾,却始终带不动他一片衣角。

  蓦地徐九峰大喝一声,“长安古道”“落日大旗”“赤血黄沙”连环三击,云东游的剑始终不与他相碰,只轻轻一一避开。跟着徐九峰一剑横扫,又当头斩下,竟是嵩阳剑的绝招“山河万里”!

  只听“轰”一声,台上一朵白云如花般绽放,迷漫在群豪的双眼。众人定睛看时,只见徐九峰面色惨白,嵩阳剑笔直地插入地下,露在地面的半身兀自晃动不已。

  云东游只恬然一笑,收剑而立。

  “多谢云兄指教,小弟今日才看到这世上无双的剑法。”

  “徐师兄过奖了,侥幸得胜,何多夸辞?”

  “敢问这一招的名目是什么?”

  “云海茫茫。”

  “缘梦易散......仙姿隐...云海茫茫.......何处寻...”缥缈峰上,他瞭望着远方那片极像她的云彩,痴痴地吟道。

  (四)

  “云邪星,该咱们俩比划了!说好了,谁赢谁做盟主,一阵定输赢,做兄弟的这回可不给你打折了啊!”赵潇还是一副懒散的样子,将葫芦中的酒猛喝了几口,跟着胳膊一抡,那葫芦便如流星般向台下飞去。

  云东游不禁莞尔,笑骂道:“现世的东西,怕死就滚下台去吧!”

  台下群豪纷纷哄笑,都大喊道:“山邪岳怪!山邪岳怪!”

  (黄山云东游与南岳赵潇本属知己挚友,一号‘山邪’,一称‘岳怪’,此中缘由在正传中会详加描述。)

梦回

  “你乖乖的先睡一觉!”云东游拍了拍她的脑袋,“这样等你醒过来的时候,你相公已将冰骨魔的项上人头拿下了!”

  “你一定要小心,咳咳......”她不住地咳嗽,语声中丝毫不减关怀之情,“我听说冰魔教的人不仅武功毒辣,而且诡计多端,你...你一定不要大意。”

  “我没事,”他紧紧握着她的手,“天下武功胜我的人能有几个?你莫忘了,薛原昊的武功不也是魔教的?他天山魔教可比冰魔教还诡异的多,我和老薛几百场架也打过了,不还是好好的么?”

  “那不一样!飞雪是你的好朋友,你们比武不过是闹着玩罢了,又不会真下重手。可这次冰魔教的人却是要和你一决生死,你代表的又是半个中原武林,可千万别......”

  “我不会有事的,”他温言道:“倒是你病的不轻,可要好好歇着,等我回来再用内力助你疗养,好不好?”

  她扑哧一笑:“你放心,我就是死,也是记挂着你死的,你若敢败,我便随你一起到黄泉下走一遭,到时候再狠狠揪你的耳朵......”她的声音越来越弱,终于沉睡了过去。云东游拉过被子轻轻地将她盖上,吻了吻她的额头,大步走了出去。

  她怔怔瞧着他远处的背影,一双澄澈的眼渐渐被泪水模糊。

  “大梦方觉!醉捻花枝!”赵潇不断呼喝,身形歪歪斜斜,犹如醉酒,同时潇湘剑化作一道青光,在云东游的四周不断游走。云东游立在圈子中央,不动如山,对赵潇炫目耀眼的虚招视之不见,每每长剑递到离他身体尺内时,他才漫不经意地随手一格。

  群豪见他二人一个攻如疾电,形似鬼魅;一个山停岳峙,气定神闲,一动一静之间,已包含了武学的阴阳至理,纷纷赞不绝口,叫好声如浪头般此起彼伏,久久不衰。但见赵潇长剑生花,身子融入了剑影,而云东游出招愈缓,犹如化身为木石。

  不知不觉间夜幕退散,东方已发白。

  闵宽等人只看地心旷神怡,更有人情不自禁,对照着台上的情形自行施展本门招式。忽然间剑光泯暗,赵潇的身形生生顿住,潇湘剑笔直刺向云东游的胸口,正是由至动化为至静的一记绝招!

  七山英豪一齐失声惊呼,眼见赵潇剑若飞矢,这一剑再难补救。忽然间众人眼前炫光夺目,也不知是远处朝阳弥漫彤云的霞光,还是云东游剑气生出的强光。

  没有人看清云东游的出手,他们只看见朝阳破云而出的那一刻,高台上如火树银花,如飞瀑击水,如江河万顷,如美人出浴......总之,没人能形容这一剑。

  这一剑就像一场梦,偏偏又万般真实,真实的让山顶数千英雄都觉得,自己仿佛是在梦中。

  赵潇呆呆地立在那里,许久,才喃喃道:“是什么剑法能破我的【百变千幻】?”

  云东游微微一笑,说出四个字来,“云烟过眼。”

  “不错,不错!哈哈!”赵潇大笑道:“名利深情,不论是梦是醒,于百年之后,终是过眼云烟!妙!妙!妙不可言!”

  他转向台下,面对群豪,朗声道:“七山五岳的好汉们明鉴,云盟主以一人之力,连战三天三夜,挫败我五岳十二城的各路兄弟,大伙均是亲眼得见。想如今我大宋外有强敌环伺,内有奸佞横行,唯有云盟主这等豪气干云的英雄,才能带领咱们中原武林自强于世,上抗暴权,下扶良弱;唯有此等大仁大义之人,才配做我中原武林的头号人物。我赵潇有言在先,此刻更无异议,”说到这里,他忽然转身,向云东游拜了下去,“南岳掌门赵潇,恭请云大侠登山海盟盟主之位!”

  七山群豪见首领得胜,或奋力呐喊,或涕泗溢流,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众豪杰齐声道:“七山盟恭请云兄为我山海盟盟主!”

  叶余晖等城主也纷纷道:“关山城(锦江城)...愿服盟主号令,山海为誓,生死为凭!”

  五岳门中呼延康、文海涛、徐九峰等相互对视一眼,一起拜道:“五岳剑派愿服盟主差遣,万死不辞!”一时间,数千群豪尽皆俯首。

  云东游走到台边,但见红日出生,金霞万丈。一边是大好河山,一边是豪杰如画。此后江湖天下,也如现在这般尽收眼底。不由得又是感慨,又是欣慰。

  (五)

  雪如飞絮,纷纷落在茫茫的雪原。冰雪交错,点点粼光时闪时烁,如星光般灿烂耀眼。他独立于那座晶莹的冰丘前,眼中含泪,默默不语。

  那冰碑上用剑刻成的名字,仿佛也已深深刻在他心里。一颦一笑,一嗔一怒,点点滴滴都在他眼前浮现。那一剑的温柔与风情,此刻又映在他的心上。

梦回

  剑染碧血,泪湿春衫。

  他怀中抱着那一具灵魂即将离去的躯体,声嘶力竭地向天地呼喊,一时间天为之震,风为之狂,雷霆怒吼,骤雨急摧......然而这一切,都已无法将她带回他的身边。

  “东游......东游......”她低声唤道,声音极其微弱。

  他身子一颤,答道:“我在这里。”赶忙伸指点向她后劲,内力急催,源源不断,只盼能以自己的绝世神功,挽回这无法弥补的大错。

  “我对你...不起,你能...能原谅我吗?”

  “我怎么会怪你?你先别说话,我想法给你治伤。等治好了你再说不迟。”

  她的手轻轻摆了摆:“不用了,我的伤...我自己清楚,只是有些事...我须和你说明白。”

  云东游颤声道:“好,好好,你说轻点,别动了气。”

  “嗯,”她道:“我原本就是...雪山冰魔教的门徒,来到中原伺......伺机完成教主的...霸业,可我没料到,竟会遇见你......”说到这里,苍白的面色露出欣然一笑。

  “所以你的伤,是他们干的,是也不是?”

  慕雪轻声道:“他们逼我暗地里害你,我不肯......我当然不肯的......”

  “所以他们就对你下此毒手?”

  她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我......我就要离开你了,我有三件事,你肯答允吗?”

  “你说,便是三万件我也一样答应你!”

  她微微一笑,道:“东游,我知你心里只有我一人,我心里也只有你一个的。这一件事,便是要你永远不可伤害自己。”

  她见他迟疑着,接着道:“为了我死容易,为我活着却难,你肯答应吗?”

  云东游心中一震,道:“我...我答应你便是。”

  她接着道:“第二件事,做起来难的多了。”

  “你只管说,再难我也能做到。”

  “那我说了,我要你一统江湖,做武林的盟主。”

  “这......”

  “我知道你是闲云野鹤,可你...你知道吗?咱们...有这样的结局,除了有缘无分,更是因为...因为江湖上不断的纷乱争斗,和那不死的野心。唯有你将正义之旗树于天下,才能...能令天下英雄归心,答应我,去争取一个和平公正的江湖,别让这样的悲剧...重演......”

  “好,我答应你,第三件事呢?”

  “你还记得咱们的约定吗?要...游遍四海......”

  “不错,那是星宿海的天澜石海、彼岸谷的萤蝶花海、缥缈峰的鹤隐云海、昆仑万仞的星瀚雪海,这些都是你告诉我的,咱们现在就去好不好?”

  “等我死后,你就将我葬在星瀚雪海里,那里咱们从未去过......等你成就大业后,记得...带上石海的同心石...花海的美人醉...云海的黄金翎,来我的墓前......我要...看......”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不可闻,终于没了声息。

  “慕雪,慕雪!”云东游大喊着,将体内的最后一分真气输了进去,登时只觉眼前漫漫,尽是无边的黑暗,一望无际的虚空将自己紧紧包裹,身体内蓦地有什么东西空了下去......

  那是一座坚冰制成的墓冢。云东游走上前去,从怀中取出一块粉红的晶石、一折绚烂的花枝,一朵金黄的翎羽,缓缓地放在雪中。

  “慕雪,我来看你了。”他的语声深沉而有力,“七山五岳十二城都已归在【山海盟】的门下,从此武林再不会有不休的纷争。”

本文来源于古典文学网www.gdwxcn.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 发表评论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 验证码:
  • 最新评论(共有 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相关栏目:
  • 古体诗词
  • 古体辞赋
  • 现代诗歌
  • 唯美古风
  • 散文随笔
  • 文化随笔
  • 读书笔记
  • 小说故事
  • 杂谈评论
  • 漫说历史
  • 学术研究
  • 其他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