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古典文学网,祝您阅读愉快! 古典文学网交流群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原创投稿 > 古体辞赋

《祭瘟疫罹难者文》

作者:钱亚辉发表于:2020-06-18 09:34:28阅读:
祭瘟疫罹难者文
   维亥子更迭之年,玄青代序之月,感事伤怀之日,无可奈何之时。天运不济,五灵不显。予乃避囿于家室,闲读于中庭,迩来若是廿几矣。倏闻抗疫传捷,慰藉之馀,欲染翰为诗以贺之。已而静久,因思距世去远而念念不忘者,阖家之安危也;足不出户而将弃难舍者,情义之存亡也。岂非灾殃夺命以厉厉,而不可夺人性乎?岂非妙手仁心以拳拳,而徒赖神佑乎?圣人云:“生民苦痛,为我之苦痛;生民安乐,为我之安乐。人之为善,如我之为善;人之为恶,若我之为恶;人之疾苦,皆我之疾苦。视民犹己,视国犹家。” 不敏小子虽能诵之,而未察其言之廓然也;虽可识之,而未知其心之恻然也。
   予之父母邻里,奕奕安康;内亲外戚,无虞无恙。噫!予固幸也,而不幸罹难者何其众也!天下人固幸也,而无妄遭祸者何其众也!每每念及,心中郁结,犹块垒在胷,闵然涕下也。生者如斯,然逝者终已矣。纵恸其黄泉凄凄,阴阳沟壑难平,亦不胜悲乎!乃嗟吁涕洟而告之曰:
   呜呼哀哉!若何人?若何人?吾山东学子郓州钱亚辉也。吾与尔皆炎黄子孙,华夏黎民。吾不知尔姓名故邑,尔乌乎来为泰山之鬼耶?吾与尔皆生而为人,有国有家。尔若为子女,莫非无高堂以孝养乎?若为父母,莫非无骨肉以抚育乎?若为兄弟,莫非无手足以义悌乎?若为夫妇,莫非无伉俪以相爱乎?若为朋友,莫非无知己以承信乎?若为百姓,莫非无家国以尽忠乎?噫!苍苍蒸民,谁无父母?温凊定省,畏其不寿而已;芸芸众生,谁无骨肉?关怀备至,畏其不教而已;胞兄胞弟,谁无手足?毕恭毕敬,畏其不全而已;贤夫贤妇,谁无伉俪?举案齐眉,畏其不长而已;曲高和寡,谁无知己?风雨同舟,畏其不多而已;鱼水难分,谁无家国?众志成城,畏其不熙而已矣。吾时恨世间盛泽难以永葆,尔又何以忍为离亲散侣、抛家弃世者耶?噫!思尔之所以为此者,盖不得已耳!生死有命,福祸无常,况我凡夫亦奈之何?
   呜呼伤哉!生则生矣,死则死矣。然吾之为尔深伤者,惟尔原不当死矣。人固为天地之心也,天生地养,而践天地常法以恣意,是何异于为人子而不孝其父母焉?人固为万物之日月也,万物星辰聚而拱之,而乱名物度数以妄为,是何异于为主宰而不知恤其生灵焉?是以人先失其参赞之位,天地遂丧其生生之德也。始作俑者,其损仁德,伤我天地元气;趁乱牟利者,其害民生,于国了无寸功。虽死何惜!虽死何惜!纵万死以谢天下,亦何足惜!跳梁竖子安敢断灭种性以自欺,泯灭良知以自绝于党、自绝于国、自绝于人民耶!然何必以其难填之欲挟尔无辜之人?何苦以其弥天之罪累尔无辜之众?噫!尔为私欲横流者所挟,无咎而至于身死,乃使吾有不尽之伤也;尔为罪恶滔天者所累,无咎而至于殒命,乃使吾有无穷之怆也。
   呜呼悲哉!嗟尔天公,何其不仁!降此大戾,摄尔生魂。如可赎兮,人百其身!尔卧病于油尽之时,弥留于灯枯之际,既卒而简礼以殡焉。局势所迫,如之奈何?实大不幸也。疫毒犹猛兽虫虺,暴虐至此,然使天下生者不惧其险,非吾党吾国厉兵秣马、砥砺前行孰可为之?使病者不惧其恶,非白衣兵将悬壶济世、前赴后继孰可冠之?使幽幽死者欣然含笑,非人民群众血脉相系、仁爱互助孰可告慰之?由是观之,吾与尔庶几为大幸也。盖天地之不仁也至矣,欲人之无情也难矣。尔生为神州子民,上戴仁德,下沐国恩,俨然屹立之群龙也。噫!若在天有灵,望尔佑仁医凯旋以平安,保生民无虞以康宁也。
   呜呼痛哉!今哀恸若此,虽为尔重,亦由自鄙也。夫疫初发至此,天下英才各尽其能,匹夫匹妇俱出其力。然感吾颜之云厚,有心抗疫而一无所长,故羞尽力之微薄也。兹吾愧尔之尤甚矣。噫!惟歌以慰之曰:
魂兮魂兮,安尔贡享。知所从来,思所将往。
魂兮魂兮,靖共四方。神之听之,秉德以彰。
魂兮魂兮,莫恋乡土。生亦何哀,死亦何苦。
魂兮魂兮,靖共归途。神之听之,介泽以福。
   又以《问苍生》诗为乱曰:
天无情!天无情!荆楚江湖水波兴。
仙鼠僭心欺黄鹤,那堪鹦鹉作悲鸣。
斑竹泣泪怜和璧,野苋蒙台问苍生。
问苍生!问苍生!苍生到底意难平!
剪剪东风吹卧雪,淅淅谷雨化残冰。
嗟尔贤愚总勘错,任是无情也有情。
   呜呼哀哉!尚飨。
 
本文来源于古典文学网www.gdwxcn.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 验证码:
  • 最新评论(共有 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相关栏目:
  • 古体诗词
  • 古体辞赋
  • 现代诗歌
  • 唯美古风
  • 散文随笔
  • 文化随笔
  • 读书笔记
  • 小说故事
  • 杂谈评论
  • 漫说历史
  • 学术研究
  • 其他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