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古典文学网,祝您阅读愉快!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古龙小说 > 新月传奇

第六章 梁上君子

  猫一般的忍者也是到这家客栈来的,好像就住在最左边的一个跨院里,因为他对这个跨院的安全显得十分关心。

  他已经把这个院子前后、左右、四面都查看了一遍,而且看得非常仔细。

  跨院里有三明两暗五间房,只有一间房里没有点灯,这间房的窗子正好对着客栈的边门。窗子里既没有灯光也没有人声。

  楚留香决定要赌一赌了,赌他自己是不是看得准,他的运气很不错。因为这位忍者好像忽然听到了什么动静,又绕到院子的另外一边去。

  楚留香的身子也飞掠而出,平平的贴着屋顶飞了出去,从这个屋脊的阴影掠入了另一个屋脊的阴影。

  窗子是从里面拴起来的。

  楚留香只用了一弹指间的功夫,就把这扇窗户打开了。

  又一弹指间,窗户已经又从里面拴好,他的人已经到了这间房的横梁上。

  就在这时候,刚被他拴好的那扇窗户忽然又被人打开,一个人猫一样窜了进来。

  楚留香对自已觉得很满意。

  这间房里果然是这个神秘忍者的宿处,他没有看错,而且现在已完全准备好了。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进入一种假死的状态,只靠皮肤毛孔的呼吸来保持机能的活力和头脑的清醒。仍然在一瞬间就可以发挥出最大能力。

  要成为一个忍者并不容易,成为一个忍者后要活下去更不容易。

  在忍者的生命中随时都可能遇到致命的危机,所以他们的感觉和反应都必须特别灵敏。

  但是楚留香相信,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绝对没有任何人会发现他的。

  只可惜这个世界上还是经常会发生一些他完全预料不到的事。

  富贵客栈里每间房的设备都很好,尤其是这种特别为官家眷属们准备的私室,除了器用更精美外,还有个特别大的穿衣铜镜,房里最少有一半地方可以从镜子里看到。

  楚留香跃上横梁时已经发现了这一点,所以他躺下去的时候,已经选了个最好的角度,刚好能让他看到这面镜子。

  所以现在他才会看到这件让他十足大吃一惊的事。

  这个神秘的忍者居然是个女人。

  灯已燃起。

  她站到镜子面前扯下了蒙面的头巾,一头光滑柔软的黑发立刻就轻轻的滑了下来,镜子里立刻就出现了一张轮廓极柔美的脸,带着极动人的异国风情。

  忍者中并不是没有女人,但是出来负责行动的却极少。

  在忍者群中,女人生来就是完全没有地位的,女人唯一的任务就是生育。

  他们一向不尊重女人,也不信任女人,就算有一件任务非要女人去做不可,他们也宁愿要男人去做,因为忍术中还有种“女术”,可以使一个男人的男性特征完全消失,变成一个非常女性化的女人。

  这个神秘的忍者究竟是男是女?楚留香还没有把握能断定。

  可是她已经开始为自己证明这一点。

  她已经开始在脱衣服了。

  梁上君子通常都不是君子。

  楚留香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是君子,可是就算是他的仇敌也不会说他是小人。

  他的身子虽然不能动,至少总可以把眼睛闭起来。

  他没有把眼睛闭起来。

  因为他虽然不是君子,也不是伪君子,如果他要做一件事,就一定要做到底。

  这个全身上下都带种东洋风味的人,无疑是从扶桑来的。

  她为什么要潜来江南?是为什么而来的?

  她究竟是男是女?

  她确实是个女人。

  她的胸、她的腰、她的腿,都证实了这一点。

  因为她已完全赤裸裸的出现在镜中,只要不是瞎子就应该可以看得出她不是个男人,就算在女人里面有她这种身材的也不多。

  扶桑国的女孩子通常都有种先天的缺陷,她们的腿通常都比较粗一点比较短一点。

  她却是例外。

  她的腿又直又长,浑圆结实,线条柔美,连一点瑕疵都没有。

  楚留香差一点就要从梁上掉了下来,却不是因为他看到了这双脚,而是因为他忽然听见她用一种特别温柔的声音说:“我是不是很好看?你看够了没有?”

  楚留香实在想不通她怎么会发现他在看她的。

  “我还没有看够,我还想再看看,看得清楚一点。你这样的女人并不是时常都能看得到的。”

  这句话也不是楚留香说的,他不会说这种话,说话的人在窗户外面。

  “你要看,为什么不进来看?”她的声音更温柔,“外面那么冷,你也不怕着了凉?”

  窗子居然没有关,轻轻一推就开了,灯花闪了闪,这个人已经在窗子里面了,穿一身银白色的,用缎子做成的夜行衣,苍白而英俊的脸上带着种又轻佻又傲慢的表情,双眉斜飞入鬓,眼角高高的挑起,眼中带着种又邪恶又冷酷的笑意。

  “你故意不把窗子拴好,就是为了要我进来看你?”

  她转过身,面对着他说:“像你这样的美男子,也不是时常能遇得到的,是不是?”

  她赤裸裸的面对着这个人,就好像身上穿着好几层衣裳一样,一点不害羞,一点都不紧张。

  楚留香却已在替她紧张了。

  这位扶桑姑娘一定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也没有听说过这一身独一无二的夜行衣,她毕竟是从异国来的。

  楚留香却认得他,面且对他非常了解。

  一个女人用这种态度对付别人,也许是种很有效的战略,用来对付他就很危险了,比一个小孩子玩火还危险。

  银白色的夜行衣在灯下闪闪发光,夜行人的眼睛也在发光。

  “你知道我是谁?”

  “我没有见过你,可是我知道江湖中只有一个人敢穿这种夜行衣,也只有一个配穿。”

  “哦?”

  “因为这个人虽然骄傲,却的确很有本事,轻功之高,更没有人能比得上。”她说,“这种夜行衣穿在身上就好像是个箭靶子一样,就好像生怕别人看不见他,除了银公子外,有谁配穿?”

  “你认为我就是银箭薛穿心?”

  “如果你不是,你就看不到我这么好看的女人了。”她的笑声中也充满了撩人的异色风情,“因为你不是他,现在最少已经死过七八十次了。”

  薛穿心看着她,从每个男人都想去看的地方,看到每个男人都不想去看的地方。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樱子。”她说,“你有没有看过樱花?在我的家乡,一到了春天,杜鹃还没有谢,樱花就已经开了,开得满山遍野都变成一片花海,人们就躺在樱花下,弹着古老的三弦,唱着古老的情歌,喝着又酸又甜的淡米酒,把人世间一切烦恼全都抛在脑后。”

  这里没有樱花也没有酒,她却仿佛已经醉了,仿佛已将倒人他的怀抱。

  夜色如此温柔她全身上下连一个可以藏得住一根针的地方都没有,当然更不会有什么武器。

  所以无论谁抱住她都安全得很,就好像躺在棺材里又被埋入地下那么安全。

  曾经抱过她的男人现在大概都已经很安全的躺在地下了。

  可是在一个如此温柔的春色里,有这么样一个女人来投怀送抱,这个世界上有几个男人能拒绝呢?

  楚留香知道最少也有两个人。除了他自己之外,还有一个。

  因为他已经看见这位樱子姑娘忽然飞了起来,被这位薛公子反手一巴掌打得飞了起来。

  他本来一直都在让她勾引他,用尽一切法子来勾引他,而且对她用的每一种法子都觉得很欣赏,很满意。

  她也感觉到这一点了,他的反应已经很强烈,所以她做梦也想不到他居然就在这种时候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

  “我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要打我?”

  “你为什么要乘人家洗澡的时候,把她装在箱子里偷走?”薛穿心叹息着,“这种事本来只有我这种男人才会做得出来,你为什么要跟我抢生意?”

  “你也是为她来的?”樱子姑娘好像比刚才挨揍的时候还生气,“我有什么地方比不上她?”

  “只有一点比不上。”

  “哪一点?”

  “她刚刚洗过澡,她比你乾净。”

  楚留香已经渐渐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薛穿心是为了另外一个女人来找她的,这个女人是在洗澡的时候被装在一口箱子里偷来的。

  这位樱子姑娘为什么要不远千里从扶桑赶到江南来偷一个洗澡的大姑娘?

  楚留香又想不通了。

  就因为想不通所以觉得更有趣。

  ──一件事如果能让楚留香想不通,这种事通常都是非常有趣的。

  他实在很想看看这里是不是真的有这么样一口箱子?箱子里是不是真的有这么样一个刚洗过澡的大姑娘?这位姑娘究竟有什么地方值得别人冒险去偷她?

  他同意薛穿心说的话。

  把一个正在洗澡的大姑娘装在箱子里偷走,这种事的确不是一个女人应该做的,甚至连薛穿心那样的男人都不会时常去做。

  这种事实在不能算是什么有面子的事,很少有人能做得出来的。

  令人想不到的是,一向最有面子的楚香帅居然也做出来了。

  他的运气一向不错,这一次也不例外。

  他很快就看到了这口箱子,箱子里果然有刚刚洗过澡的大姑娘。

  他居然也把这口箱子偷走了,连箱子带大姑娘一起偷走了。

  楚留香怎么会做这种事?箱子里这位大姑娘究竟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楚留香本来是看不到这口箱子的,樱子却帮了他这个忙。

  她忽然改变了一种方法来对付薛穿心。

  “你说的不错,她的确比我乾净,可是天知道现在她是不是还像以前那么乾净。”她抚着耳边被打肿的脸,“如果你再碰我一下,等你找到她时,她很可能已经变成天下最脏的女人。”

  薛穿心冷冷的看着她,她的眼色比他更冷。

  “如果你杀了我,那么我可以保证,你找到的一定是天下最脏的死女人。”

  看到薛穿心脸上的表情,楚留香就知道她的方法用对了。

  对薛穿心这种男人,哀求欺骗诱惑反抗都没有用的,你一定要先抓住他的弱点,把他压倒。

  这个来自扶桑的女人竞仿佛天生就有种能够了解男人的本能,就好像野兽对猎人的反应一样,大部份女人穷极一生之力也追求不到。

  薛穿心的态度果然改变了:“两个死女人大概无论对谁都不会有什么好处的。”他微笑,“我只希望你们两个都能太太平平、干乾净净的活到八十岁。”

  微笑使他的脸看起来更有吸引力,樱子的态度也改变了:“你是不是想要我带你去找她?”

  “是。”

  “找到之后呢?”

  薛穿心的微笑忽然变得说不出的邪恶,忽然搂住了她的腰,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那时候我就会要你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樱子不是笨蛋,也不是那种一看见美男子就会着迷的小姑娘,就凭这一句话,她当然不会带他去的。

  只有她才知道箱子在哪里,这是她唯一可以对付薛穿心的利器。

  她当然还需要更可靠的保证,还要提出很多条件来,等他完全答应了之后才会带他去。

  可是她没有。

  什么条件都没有,什么保证都没有,听到这句话,她就像是着了迷一样,如果胡铁花在这里,说不定立刻就会跳下去给她两耳光,让她清醒清醒。

  幸好楚留香不是胡铁花。

  就在樱子穿衣服的时候,他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她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要把薛穿心骗出去而已。

  ──她为什么要花费这么多心机把薛穿心骗出去,是不是因为她不愿意让他再留在这间房里?

  她走出去的时候,甚至连房门都没有关好。

  看着她走出去,楚留香眼睛里忽然发出了光,“那口箱子一定就在这间房里”,如果有人敢跟他赌,随便要赌什么他都答应。

  如果真的有人来跟他赌,随便赌什么他都赢了。

  箱子果然在,就在床后面。

  一张有四根本柱的大床,挂着雪白的帐纱,床后面还有两尺空地,除了摆一个金漆马桶外刚好还可以摆得下一口大樟木箱。

  箱子里果然有个刚洗过澡的大姑娘,年轻、香艳,还在晕迷中,身上只裹着条粉红色的丝浴巾,把大部份足以让任何男人看见都会心跳的胴体都露了出来。

  楚留香的心也跳得至少比平常快了两倍。他心跳并不是因为她清纯美艳的脸,也不是因为她那圆润柔滑的肩,更不是因为她那双被浴巾半遮半掩着的腿。

  他根中没有注意去看这些地方,因为他第一眼就看见了一样把他注意力完全吸引着的事。

  他第一眼就看见了一钩新月。

  一钩弯弯的新月,就像是朱砂─样,印在这位姑娘雪白的胸膛上。

  楚留香立刻想到了焦林,想到了焦林交给他的那块丝帕,想到丝帕上那一钩用红丝线绣出来的新月。

  他立刻就把箱子关上。

  一转眼之后,这口箱子就已经不在这房里了。

  一口又大又重的樟木箱,箱子里还有个半晕半迷半裸的大姑娘,他能够把它带到哪里去?

  更要命的是,他已经听到胡铁花那边有麻烦了。

  他不能不管胡铁花,也不能不管这个大姑娘,他要去对付胡铁花的对头,又要对付樱子和薛穿心。

  别人在这种情况下,一定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幸好他不是别人,别人没有办法,他有。

  他是楚留香。

  ──真该死,他为什么不是别人,偏偏要是楚留香?

  用黑丝线绣在金色缎子上的“胜”字镖旗迎风飞卷,常胜镖局的镖师中最冷静最清醒的一个也已有了五六分酒意。

  一个人有了五六分酒意的时候,正是他最清醒的时候。

  最少也是他自己觉得最清醒的时候。

  所以他第一个看见有个人扛着一口大箱了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个人是不是疯子?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他正想跳起来,先把这个人一脚踢到桌子下面去再说,谁知道这个看起来老老实实的生意人用一只手在脸上一扯之后,就忽然变成了一个他平生最佩服最喜欢的朋友。

  “香帅是你。”他叫了起来,“你怎么来了!”

  楚留香没有解释。

  他已经用最直接而且最快的一种方法说明了自己的身份。

  他一把将这个镖师拖入一间没有人的地方,把箱子交给他,把那块丝帕也交给他。

  “如果箱子里的人醒了,你就把这块手帕给她看,告诉她你是焦林的朋友,焦林就是她亲生的爸爸,所以她一定要在这里等着,等我回来。”

  这个本来一直认为自己很清醒的镖师忽然发觉自己一点都不清醒。因为他根本不懂这是怎么回事,也听不清楚留香在说什么。

  唯一能够让他相信的是,这个人的确是楚留香,楚留香要他做的事总不会错的。

  所以他立刻答应“好,我等你回来,我就坐在这口箱子上等你回来。”他说“可是你一定要快点回来,我们兄弟都想陪你喝杯酒。”

  楚留香果然很快就回来了。

  看到白云生退走,花姑妈出现,他就回来了,但是他回来的时候这地方已经没有人能陪他喝酒了。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喝酒,也有很多人不喝,有些人不喝酒是因为他们根本不喜欢喝、不愿意喝、不高兴喝、不想喝。

  也有些人不喝酒是因为他们不敢喝,喝了之后会生病,会发风疹,会被朋友怪亲人怨老婆骂,甚至会把自己的脑袋往石头上撞。

  这些事都是很不愉快的,等到第二天酒醒后一定会后悔得要命,以后也就渐渐不敢喝酒了。

  可是真正不喝酒的只有两种人,因为他们根本不能喝。

  死人当然是不能喝酒的。

  另外一种人,就是已经喝得快要死的人,已经喝得像死人一样睡在地上,抬也抬不动,叫也叫不醒,打他两巴掌也没有感觉,踢他两脚都没有用,这种人连人参大补鸡炖的汤都喝不下去了,怎么还能喝酒?

  楚留香回来的时候,这个跨院里已经只剩下这两种人了。

  不管是死是醉,也不管是怎么醉的,反正每个人都已经像死人一样躺在地上不能动了。

  只有一个人例外。只有这唯一的一个人还没有躺下去。

  箱子仍在。

  这个人仍然端端正正的坐在这口箱子上。只可惜已经不是那个要坐在箱子上死守着楚留香回来喝酒的朋友了。

  楚留香一看见他那身银白色的夜行衣,一颗心就已经沉了下去。

  他不怕这个人,可是他也不喜欢碰到这个人,非常不喜欢,就好像他不喜欢碰到一只刺猬。

  薛穿心却好像很高兴见到他。

  “果然是你,你果然来了。”他微笑着:“这次我总算没有猜错。”

  “你早已想到是我了?”

  “一出房门,我就已想到箱子很可能就在房里,可是等我转回去时,箱子已经不在了。”

  薛穿心说:“除了楚留香外,谁有这么快的身手?”他笑得更愉快:“幸好我也知道香帅和常胜镖局的交情一向不错,所以才会找到这里来,否则今日恐怕就要和香帅失之交臂了。”

  楚留香苦笑“以后你再遇到这一类的事,能不能偶而把我忘记一两次?”

  “以后我一定会尽力这么去做。”薛穿心说得很诚恳,“只可惜有些人总是会让人常常记在心里,想要把他忘记都不行。”

  他忽然叹了口气“尤其是常胜镖局的朋友,此后恐怕夜夜都要将你牢记在心。”

  “为什么?”

  “为什么?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薛穿心淡淡地说,“如果不是你把这口箱子送来,他们此刻一定还在开怀畅饮,怎么会惨遭别人的毒手?”

  “是别人下的毒手?不是你?”

  “我来的时候,该醉的都已经醉了,该死的也都已死了。”薛穿心又在叹息:“出手的这个人,手脚也快得很,幸好我知道楚留香是从来不杀人的,否则恐怕连我都要认为这是你的杰作了。”

  楚留香没有摸鼻子。

  他的鼻尖冰冷,指尖也已冰冷。

  薛穿心忽然又问他:“你想不想看看箱子里的人?”

  “箱子里的人怎样了?”

  “也没有怎么样,只不过不明不白的把一条命送掉了而已。”

  楚留香冰冷的鼻尖上忽然沁出了一滴冷汗,连脸色都变色了,就连他最老的朋友,也很少看到他脸上会有这么强烈的变化,就算是他自己面临已将绝望的生死关头时,他也不会变成这样子。

  可是他想到了焦林,想到了那个几乎已经一无所有的朋友,对他那么信任尊敬。如果他让这样一个朋友的女儿因为他而死在一口箱子里,那么,他这一生中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只不过是一堆垃圾而已。

  薛穿心站起,箱子开了。

  楚留香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那块已经变色发黄的纯丝手帕。

  那一钩弯弯的新月仍然红得像鲜血一样,旁边还多了两行鲜红的血字。

  “楚留香多管闲事

  何玉林死不瞑目”。

  何玉林就是那个替他死守在箱子上,等着他回来喝酒的朋友。

  现在死在箱子里的人并不是焦林的女儿,而是何玉林。

  焦林的女儿到哪里去了?

  薛穿心慢慢地盖上箱子,用一种很同情的态度看着楚留香。

  “喜欢管闲事并不是坏事,能够管闲事的人通常都是有本事的人,只不过闲事管得太多,有时候就会变得害人害己了。”

  他拍了拍衣服,伸了个懒腰。

  “这件闲事现在你大概已经没法再管下去,我相信你也跟我一样,也不知道这里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薛穿心说“如果你喜欢这口箱子,你就拿去;箱子里的人也归你,我们后会有期。”

  他对楚留香笑了笑,身子已银箭般穿出去了,连一点准备的动作都没有,就已到了窗外的院子里。

  等他落到地上时,忽然发现楚留香的人也已经在院子里。

  薛穿心叹了口气“今天我既不想陪你喝酒,也不想跟你打架,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只想问你,本来在箱子里的那位姑娘是被樱子从什么地方劫来的?”楚留香说:“她姓什么?叫什么?最近住在哪里?在做什么事?为什么会引起这么多人争夺!甚至连远在扶桑的忍者都想要她这个人?”

  薛穿心里显得很惊讶。

  “这些事你都不知道?”他问楚留香,“你连她是谁都不知道?”

  “我不知道。”

  “那么你为什么要来管这件闲事?”

  “我只不过碰巧认出了她是我一个朋友已失散了多年的女儿。”

  薛穿心吃惊的看着楚留香,过了很久才说:“你问我的,我都可以告诉你,可是你一定要告诉我,你那个朋友是谁?”“他只不过是个落拓潦倒的江湖人而已。”楚留香说:“就算我说出他的名字,你也不会知道。”

  薛穿心又沉默了很久,忽然问:“你说的这个人是不是焦林?”

  这次轮到楚留香吃惊了:“你怎么会知道我说的是焦林?你也认识他?”

  薛穿心笑了。

  他好像也是个很喜欢笑的人,他的微笑不管是对男人还是对女人都很有吸引力。

  就在他开始微笑的时候,他银色腰带的环节扣上已经有一蓬银线飞出,他的身子也跟着扑起,以左掌反切楚留香的咽喉,以右拳猛击楚留香的软肋。

  这三着都是致命的杀手,几乎都是在同一刹那间发动的。

  一个人只有在对付自己势难两立的强敌时,出手才会如此狠毒。

  但是他跟楚留香并没有这么深的仇恨,为什么忽然变得非要让楚留香死在这里不可?

  楚留香已经倒了下去,却没有完全倒在地上。

  就在他背脊离地还有三寸的时候,他的身子已贴地窜出。

  十三枝只比绣花针大一点的银箭都打空了,薛穿心的拳掌双杀手也打空了。

  可是楚留香也快要一头撞在墙上。

  院子不大,后面就是一道墙,他的去势又太急,像楚留香这一类的人,当然也不会练油头贯顶那一类死功夫,这一头若是真的撞到墙上,也不是好玩的。

  他当然不会真的撞上去。

  他的身体里就好像有某种机关一样,可以随时发动,把他的身子弹了起来,忽然间他就已坐在墙头上了。

  薛穿心忽然变得面如死灰,忽然解开了他腰带上的环扣,从腰带里拔出一柄银光闪闪的软剑。

  银光闪闪,这柄剑已毒蛇般噬向咽喉。

  他自已的咽喉。

  可惜这一次他可比楚留香慢一步,只听“嗤”的一声响,他的这条手臂就软了下去。

  急风破空声响起,已经有一粒石子打在他这条手臂的关节上。

  然后他就听见楚留香问他“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为什么要死?”

  “因为我也想要你死。”薛穿心的声音还是那么冷漠、那么骄傲!“要别人死,自己就得淮备死。”

  “可是你的手里还有剑,为什么不再试一试?”

  “胜就是胜,败就是败,既然败了,又何必再试?”薛穿心傲然道:“我一生纵横江湖,享受人间艳福,活也活够了,又何必再厚着脸皮为自己挣命?我生平杀人无数,自己为什么不能死一次?”

  “如果我一定要你活下去呢?”

  薛穿心冷笑:“楚留香,我知道你很行,很有本事,只不过你要是真的以为天下没有你办不到的事,你就错了。”他厉声说:“这件事你就办不到。”

  他的右臂已经不能动了,可是他还有另外一只手,这只手里居然也有件致命的武器。

  一根三寸三分长的毒针。

  他的左手握紧时,这根毒针就从他无名指上戴着的一个白银戒指里弹了出来,就像是撩人蜂的毒刺。

  “楚留香,你要救人,去救别人吧,我们再见了。”

  他的手一抬起,这根毒刺就已到了他的眉心前三分处。可是到了这里之后,他的手就再也没法子移动半分。

  因为他的这只手的脉门忽然被扣住。用一种极巧妙的方法扣住。

  薛穿心吃惊地看着楚留香,全身都已弓弦般绷紧,厉声问:“我不是你的朋友,如果我比你强,刚才就已杀了你。”他问楚留香:“你为什么不让我死?”

  “我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楚留香淡淡的说:“大概是因为我已经开始有点喜欢你。”

  “你是不是一定不让我死?”

  “大概是的。”

  薛穿心忽然叹了口气,用─种非常奇怪的声调说:“那么你自己大概就快要死了。”

  就在他开始叹气的时候,就忽然有股轻烟随着他的叹息声从他嘴里喷了出来,喷在楚留香脸上。

  楚留香的瞳孔立刻收缩,脸上的肌肉也开始痉挛扭曲。

  他看着薛穿心,好像还想说什么,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薛穿心冷冷的看着他的手松开,冷冷的看着他倒下去,脸上全无表情。“我并没有要你来救我,这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的。”他冷冷的说,“所以我并不欠你。”

相关栏目:
  • 陆小凤传奇
  • 绣花大盗
  • 决战前后
  • 银钩赌坊
  • 幽灵山庄
  • 凤舞九天
  • 剑花烟雨江南
  • 大地飞鹰
  • 流星蝴蝶剑
  • 绝代双骄
  • 天涯明月刀
  • 三少爷的剑
  • 多情剑客无情剑
  • 边城浪子
  • 武林外史
  • 萧十一郎
  • 浣花洗剑录
  • 大旗英雄传
  • 剑神一笑
  • 苍穹神剑
  • 月异星邪
  • 圆月弯刀
  • 飘香剑雨
  • 湘妃剑
  • 飞刀又见飞刀
  • 名剑风流
  • 欢乐英雄
  • 九月鹰飞
  • 血鹦鹉
  • 英雄无泪
  • 白玉老虎
  • 风铃中的刀声
  • 血海飘香
  • 大沙漠
  • 画眉鸟
  • 鬼恋侠情
  • 蝙蝠传奇
  • 桃花传奇
  • 新月传奇
  • 午夜兰花
  • 多情环
  • 霸王枪
  • 长生剑
  • 离别钩
  • 孔雀翎
  • 碧玉刀
  • 拳头
  • 猎鹰赌局
  • 剑玄录
  • 怒剑狂花
  • 碧血洗银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