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古典文学网,祝您阅读愉快! 古典文学网交流群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古典小说 > 古典武侠小说 > 续小五义

第三十七回 镖打天惠心毒意狠 结果赛花丧尽天良

且说郑天惠得药,因多说了几句话工夫,不料白菊花赶到。白菊花本是与群贼乘骑,扑奔南陽府。来至双岔路口,白菊花说:“不好,我想起郑天惠这一顺了开封府,他可知道我师父那里有解药,他许买他们的好处,找我师父去讨药。”张大连说:“由他去罢。”白菊花说:“不能我作恶他行好。你们几位走着,咱们在前途见。”说毕下了马,说:“你们先请,明天在前途相会。”大众又不好拦住他,只得由他去了。大众上南陽府不提。

单说晏飞,可巧他把路走错了,多绕了约有三十多里路。若不然,他到鹅峰堡比展昭在先。但这一到,鹅峰堡,天倒已初鼓。到了门首,将要叫门,忽听里面有男子讲话的声音,心中一动:莫不成是郑天惠来了?倒侧身下来,往南走了几步,一纵身蹿上墙去,往里屋中一瞧,见郑天惠那个影儿在窗榻纸上一晃。婬贼飘身下了墙头,把宝剑亮将出来,叫“郑天惠快出来!”郑天惠自己想不出去也是不行,无奈何一声喊叫:“白菊花,郑某到了。”咔嚓一声响亮,白菊花往旁一闪,原来是把小饭桌子丢出来了。随着,郑天惠蹿在院内,打算蹿出墙去不与白菊花动手。白菊花久经大敌之人,早就一个箭步挡住他的去路,说:“郑天蕙拿首级来!”郑爷拼着这条性命,与他决一死战,这口刀上下翻飞,又得防着他那宝剑别碰着自己的利刀。屋内银须铁臂苍龙纪强说道:“晏飞,可千万不可与你二师弟交 手,他可不是你的对手,看在为师的面上,让他一步。他比你小,有什么话你们两个人屋里来说。”老太太说:“你们还要闹哇,你师傅的话都不听啦!”姑娘也说:“你是没听见哪,你从今后不用上我们家里来,你要是装聋,我可要拿棍子来,帮我二哥打你去了。”老太太说:“女儿,你可别出去。”正在这么光景,就听“呛啷”一声响亮,“当啷啷”刀头坠地。银须铁臂苍龙纪强说:“不好,把刀头削了。晏飞你千万可别要你师弟的性命!”又听“噗哧”一声,纪强说:“你别要你师弟的性命!”先“呛啷”一声是削刀,“当啷啷”是刀头坠地,“噗哧”,是把头巾削去了半边。郑天惠扎扎手,剩了半个帽子,把刀把都丢出去了,只可蹿出圈外,撒腿就跑,一纵身蹿出墙去。白菊花也就蹿出墙去。郑天惠一直奔正西。展爷在树林内,等的着急,出树林之外观看,恰看见前边跑的郑天惠,手中也没拿兵器,后面正是晏飞追赶。展爷让过郑天惠去,一声断喝:“钦犯休走!”白菊花一看是南侠,先就把自己心中高兴打消了一半。展爷把剑就剁,两个人动手约有十数余合,白菊花虚砍一剑,回身就跑,一直跑向正北。前面就是一片树林,白菊花进了树林。展爷并不追赶,这叫穷寇莫追。回头一看,见郑天惠也赶下来了。两个人会在一处,天惠问:“大人,没追上白菊花?”展爷说:“贼人穿林逃命去了。”复又问郑天惠:“你们二人怎么会于这里见着?”郑天惠就把怎么得药,白菊花把他堵住的话,学说了一回,又道:“今日不是你老人家,我性命休矣。”展爷说:“方才我要同着你到老师家中去,那可把他拿住了,总是机会不巧。”郑天惠说:“我还得去告诉我师父师母,不然,我师父师母也要怀念于我。”展爷说:“正当如此。”仍叫展南侠在树林等着,郑天惠回奔师父家而来,将到门首,就见师母与师妹,开着门,在那里观看。一见郑天惠没死,姑娘先就问:“二哥,你受白菊花伤了?”郑天惠把怎么输给白菊花,展爷怎么把他追跑说了一回。说:“我不进去告诉师父了,那面还有人等着哪。”老太太说:“不必了,没事你可来。”随带着姑娘关门。郑天惠扑奔树林,会同展爷投奔徐州,行着路把那药拿山,交 与展南侠。展爷说:“你带着不是一样的么?”天惠说:“大人,此药甚好,一包上镖伤之处,一包用无根水送下去,吐出黑水,用大鲫鱼烹汤,不要油盐酱醋葱蒜姜作料,将鱼捞出去,把汤喝下,与好人一样。”说着便将药摸将出来,交 给展爷。正说话之间,可巧前面有一段山沟,就有三四尺宽,里面见些乱草蓬嵩,二人由南往北,从沟东而走。正走之间,忽见沟中“飕”、“飕”的飞出来两宗暗器,“噗哧”一声,正中郑天惠。天惠“噗咚”一声,栽倒在地。展爷将身一歪,躲过那宗暗器,回手抽剑一看,正是白菊花蹿出沟来撒腿就跑。原来白菊花预先就跟下来了,就在郭家坟那里等候,他一见没打着展爷,撒腿就跑。展爷不敢追他,忙看郑天惠死活,原来肩头上中了一镖,自己已将镖取下来,在那里躺着,哼哼不止。展爷连忙喊叫地方,不多一时,地方来到。展爷说:“我姓展,御前护卫,你叫什么?”地方说:“小人叫刘顺,给护卫者爷叩头。”展爷说:“你们这里有个姓纪的纪强,你可认识不认识?”地方说:“认识,那还是我纪爷爷哪。”展爷说:“这是他二徒弟,叫他大徒弟用毒药镖打了,你找几个人来,取一块门板绳杠,取一碗无根水来。”地方答应,去了半天,打着灯笼,找了几个人来,扛着门板,夹着绳杠,托着一碗水。大家过来,展爷就把药拿将出来,把他肩头衣襟撕开,上了一包,此时牙关不大甚紧,将他搀起来,将一包灌将下去,哇哇吐了半天黑水,身体透软。大家将他放在门板之上,把绳杠穿好,前面有地方打着灯笼,直奔银须铁臂苍龙纪强家来。将到门首,展爷就听见白菊花在里面哈哈狂笑,展爷低声说:“你们暂且先放下,千万不可说话,凶手在内,待我将他拿住。”把大家吓的不敢说话,将门板放下。展爷叫他们吹灭灯笼,自己蹿上墙去,往内一看,吃一大惊。是什么缘故?皆因白菊花镖打郑天惠,被展南侠一追,婬贼一想,虽然郑天惠前来讨药,师父不应给他。到了纪强门首,一纵身蹿将进去,启帘拢进了屋中。姑娘说:“你什么事情?又上我们这里来了,从今以后不用登我们的门。”晏飞说:“丫头,你快些住口。”婬贼见了师父师母,并没行礼。纪强说:“晏飞,你实在不听话。”晏飞说:“老匹夫快些住口,我这晏飞,也是你叫的么?”老头子一听,气的浑身乱抖,说:“你是我的徒弟,我不叫你晏飞?”晏飞说:“哪个是你徒弟?皆因你行事不周,这才招出晏某与你断义绝情。”老太太在旁说:“老头子,你这个徒弟可教着了,破口骂你是老匹夫。晏飞,你可也真不怕造罪。老头子,咱们命中没有这个徒弟。这是何苦,散了吧,散了倒好。”纪强说:“好晏飞,你说我行事不周,我是哪件事对不起你?”白菊花哈哈一笑,说:“老匹夫,这解药乃是姓晏的拿银子所配,嘱咐过你不叫给别人。如今你见了银子,他又带了一个作官的来,你就把药给了他救我的仇人去了。不想想,要不是姓晏的拿出银子来,养活你们全家性命,大概你们一家大小早已冻饿死了。”姑娘在旁一闻此言,早气得柳眉直竖,杏眼圆睁,说:“好白菊花,实在骂苦了我们了,快与我滚出去罢!”白菊花说:“好丫头,你也敢出口伤人,要不是姓晏的给你们银子,你也配花花朵朵,穿穿戴戴?你将身许我都报答不过晏大太爷的好处来。”这句话把姑娘羞得满面通红,说:“姑娘不打你,你也不认识姑祖宗是谁?”说着就摘头上簪环,拿一块绢帕把乌云罩住,脱下大衣服,解裙子,到里间屋内取棍。纪强说:“晏飞,我们姑娘得罪你,你可看在我的面上,你走罢,从此咱们也不用师徒相论了。”老太太过来,就往外推着说:“让你妹子一步,也不算吃亏,你给我们留下这个女儿罢,你要不走,我给你叩头啦。”晏飞无奈何,叫老太太推到屋门以外。也是活该,姑娘拿了一根棍,欲追出,老太太叉手一拦,如何拦得住?白菊花在院中,也不肯走,说:“丫头你要出来,可是送死。”也搭着姑娘会些本事,一推老太太,姑娘从旁边纵出来了。晏飞见姑娘出来,回手把剑抽出来,与姑娘两个战在一处,屋内纪强苦苦哀告晏飞,说:“晏大爷,你少许看着老汉一点情面,可千万别结果我们女儿的性命。”老太太是在院中,跪着求饶。白菊听着纪强说的可怜,并且又有老太太叩头,自己也就不好意思再斗,说:“也罢,晏某看在他们老夫妻的面上,饶了你的性命罢!”随说着,又假砍了一剑,直奔墙来,一抖身蹿出墙外。按说姑娘就应不迫,这纪赛花性如烈火一般,随跟着也就蹿上墙去,那哪知晓白菊花纵身蹿出墙,原来没走,就在墙根下一蹲,摸出一枝镖来在那里等着。姑娘不追便罢,她要追来,说不得将她打死。不料姑娘真又窜上墙头,往外一探身,白菊花把手中镖往上一抖,只听得“噗哧”一声,姑娘翻筋斗摔将下去,“噗咚”一声栽倒在地,撒手扔棍。老太太眼看着姑娘由墙上摔下来,自己赶到跟前,细细一看,“哎呀”一声,也就跌倒在地。要问母女生死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相关栏目:
  • 三侠五义
  • 兴唐传
  • 七剑十三侠
  • 绿牡丹
  • 永庆升平后传
  • 说岳后传
  • 小八义
  • 杨家将
  • 永乐剑侠
  • 雍正剑侠图
  • 隋唐演义
  • 三侠剑
  • 小五义
  • 薛家将
  • 罗通扫北
  • 薛仁贵征东
  • 薛丁山征西
  • 儿女英雄传
  • 三遂平妖传
  • 呼家将
  • 薛刚反唐
  • 续小五义
  • 荡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