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古典文学网,祝您阅读愉快! 古典文学网交流群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古典小说 > 古典武侠小说 > 说岳后传

第五回 荒山遇敌敌变友 古庙结缘缘是仇

  岳霆来到霹雷神妖法净面前问:

"你就是法净高僧吗?"

和尚没搭腔,就见他掌风骤起,腥气扑鼻。原来他有个怪脾气,不论何人,只要不先提他的外号,他就伸手打来。

张三丰见和尚要伸手,忙喊:"注意!霹雷五毒掌!"

岳霆一个"鬼影附形",便蹿到法净身后。

张三丰高兴地称赞呼延三绝的鬼影附形,岳霆已练到化境。

霹雷神妖法净更是出乎意料--因为武林高手中能逃过他这一掌的人,真是凤毛麟角。他不但不怒,反而化怒为乐地说:

"好小子!你竟能躲过我老妖一掌!够劲儿!来来来,你小子要能躲过我十掌,这个仇,我今天就不报了,改日再说!你看怎么样?"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奉陪你四十掌好了!"岳霆满有把握地回答他。

"什么?你说什么?"老妖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不是说我连十掌都躲不过吗?我让你连打五十掌,你看看怎么样?"

和尚大笑:"小子太狂!老衲五十掌打不着你,哼!……"不说二话,抖手一走:"接招吧!"随着响起呼呼的掌声。

掌风刚起,就见三个陌生人闪出,横在岳霆面前。

三个人穿戴一样,一色的白,乍看上去,像是给谁戴孝呢!白色鸭尾中裹头,白布飘带挂在脑后,白布长袍,腰系麻绳;足下登的是白布洒鞋,腿上打着白布裹腿。

张三丰提醒岳霆:

"高波注意!这就是我们常提到的'骷髅三星'!"

"骷髅三星"是亲哥仨,姓皇甫。大哥叫"丧门星"皇甫越;二哥叫"吊客星"皇甫烈:老三便是"勾魂星"皇甫夺。

自从大内一等侍卫、鬼王门门长、索命阎罗魏长庚不明不白地死后,他的大师兄、西天鬼王鲍庭鲍不肖,收拢了鬼王门的残兵败将,自封为鬼王门门长,企图东山再起。他们收买了秦岭"骷髅三星"为护法,投靠了大内一等侍卫靖远侯司空略。

司空略命其前往武当山密查岳霆是否仍活在人世。三星奉命后,一仗官府势力,二仗武术高强,在武当山地区欺男霸女,为非作歹四五年,也没查访出个头绪来。

今日,他们哥仁乱闯到紫霄宫里,决计要搅闹个痛快。江湖上有这么一句顺口溜儿:三星四怪,碰上必败。三星一看四怪在场,不免彼此面面相觑。皇甫越哈哈大笑,大声说:

"能和雷、电、风、雨相会,幸甚!"

和尚法净一撇嘴,骂:

"瘦皮猴,你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来报丧吗?"

"你们四怪来作甚?"

和尚便把前后经过对丧门星说了一遍。丧门星听罢,道:

"徐旺玩儿个把女人,这算个屁!武当派有什么资格多管闲事?你闪开,我来教训一下这小子!"

和尚本不愿让,一看三星大有来头的气势,也就不再争了。

丧门星上下打量着岳霆,轻声问:

"你是岳飞的儿子岳霆?"

岳霆心中一震,立刻镇静地答道:

"什么岳霆?我叫高波!"

"你背的这把铁伞,可是老匹夫谷来稀传授给的?"

"是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谷来稀窝藏岳逆之子,罪该万死!"

"你算老几,管这么多闲事!"

"我们哥仨是大内三品侍卫,你小子别有眼不识泰山!"

"谷老前辈又不在武当,你找他不是白费力气!"

"哼!白费力气?实话告诉你:我们找的就是张三丰和你!"

"要找我们,也得等我们和四怪把梁子解决之后!现在没功夫搭理你们,快躲开此处!"

"他妈的,少啰嗦!老子等不了啦!我先教训教训你这个后生!"

"等等!江湖上人说,三星最辣,天地不怕,果真如此吗?"

"你算说对了!"

"那么,我也有个讲究!"

"什么讲究?"

"铁伞一撑,坠落 三星!你信不信?"

气得三星个个叮噹地直放虚屁。皇甫越大骂:

"畜生,你拿命来吧!"

"说几句笑话,又何必如此动气!这么办吧:一个一个地收拾你们,我嫌麻烦,就请你们哥仨一齐上吧!"

一句话将三星激怒了。丧门星皇甫越亮出哭丧棒,吊客星皇甫烈亮出吊客锁,勾魂星皇甫夺亮出勾魂牌,三件兵刃如电光石火,一起向岳霆袭来。三星身影恰似鬼魅猿猴,闪忽不定。

张三丰替徒弟暗暗捏一把汗。四怪当然满以为岳霆这回难逃公道。

事实恰恰相反,岳霆在三星面前毫无惧色,修长的身子在棒风、牌影和铁锁中穿挪移掠,真像老将临敌!

岳霆脚踏八卦,施展铁伞怪侠的绝技通天八卦掌,足进乾宫乾为天,一招"天风扫叶",把勾魂星皇甫夺先震出五步开外。

此刻,丧门星棒扫岳霆的脑后玉枕穴,吊客星的铁锁又以"枯树盘根"招缠向岳霆双腿。岳霆身子一滑,脚踏坎宫坎为水,第二招便是"水滴石穿",把吊客星一掌击出二丈远。

三星一声呼哨,使出看家本领--"三星倒泻"。丧门星身子飞起又落下,哭丧棒打向岳霆的百会穴。吊客星的铁锁,此时一个"鲤鱼卧莲",要缠岳霆双腿。勾魂星的铁牌则一个"怪蟒出洞",直取岳霆的中宫穴。

三种不同的兵刃,来自不同的方向,极妙极准地会合一处,直向岳霆猛攻。力道之猛,手法之快,实在是强手难当!

岳霆面对劲敌,从容应对。在瞬息万变之间,攻守齐施,常常是在毫厘空隙中,抢先进攻,不给三星喘息之机。他第三招来个"山河襟带",以数以千计的掌风,扑朔迷离 的身影,围困三星前后,逼得他们弟兄仨连连倒退。

丧门星急忙大叫:

"用暗青子招呼!"

眨眼间,从三星的六条臂膀中飞出十二种暗器,从各个方向直奔岳霆身前背后的几处大穴。

岳霆的铁伞撑开,随风旋转,一阵旋风,十二种暗器的方向全都被旋风吹得扭向别处。岳霆在铁伞旋转的风力带动下,乘势连施通天八卦掌的第四招"雷霆万钧"。招一施出,三声哀号,三星一齐栽倒在地。

勾魂星皇甫夺,正躺在和尚法净的面前。可气坏了法净:

"他妈的,说你不行,还硬充好汉!"

一脚把皇甫夺踢到他大哥皇甫越身旁。

皇甫夺口中的血大股地涌出,撑了两下身子,指着和尚说了两声:"你……你……"咽气了。

皇甫越和皇甫烈挣扎起身,来不及擦掉嘴角上的血,冲岳霆说:

"小子!三星的梁子,算是和你结下了!"

忙挟起老三的死尸,恶狠狠地瞪了和尚一眼:

"朋友,我们后会有期!"

"妈的!像你这号熊包,还配与我弟兄交 朋友!"和尚说完,转身对岳霆道:"小子!咱们的账,什么时候了?"

"随你们的便!"

"那该算我们以逸待劳了吧!"

"收拾这些破烂货,某家感到绰绰有余,并无费吹灰之力!"

"好小子!你算有种!那么,方才说那五十照面,你还记得?"

"五十招?不对吧?"

"怎么?你想抵赖!"

"我记得好像是让你一百招!"

"好!是条好汉!老僧若是今儿个一百招赢不了你,那就再也不报这个仇了!"

"你报不报仇,任凭于你,我管不了!不过,说句实话,你多少招儿也赢不了我!"

"你成心找死!"和尚法净连说带攻,霹雷五毒掌夹着腥风血雨的怪味儿,向岳霆打来!

岳霆悠伞、换式、穿掌、滑步,运用自如。

方才岳霆与三星格斗时,和尚法净从旁窥测了他的八卦通天掌,似乎悟到其中一些奥妙。心中暗自盘算:你再像刚才那样进招,我一定置你于死地!小子,来吧!

哪料,岳霆这回施的是张三丰亲传的太乙五形掌,他要以此击溃和尚的霹雷五毒掌。和尚掌风起处,奇腥刺鼻,叫人呕吐。岳霆只得以虚避实,伺机进攻。

和尚和岳霆,一个想赢,一个不让。和尚雨点般的掌风如银河倾泻,岳霆游鱼般的身子像枯叶随风。

倏忽间,一百个照面已过去。岳霆飞身跳出圈外,抱拳含笑问:

"高僧,如何?"

法净只得捶胸顿足,说:

"老衲从今日起,脱袍还俗,再练二十年,找你对掌!"

话毕,一挥手,率领众人,背起徐旺扬长而去。

小老道扫净了院子。

张三丰领岳霆走进东鹤轩,小道童掌上蜡烛。用过晚饭,爷儿俩促膝谈心,张三丰对岳霆语重心长地说:

"岳霆,我再对你说一遍:你是忠臣岳飞之子,李氏所生,高宠 之妻冯氏收养。高宠 之弟高凌,为保护你,黑虎岭丧命,冯氏也残遭毒手。高凌有一子,名叫高风。冯氏为让你二人长大之后报'风波亭'之仇,所以在你二人脚上一刺'风'字,一刺'波'字。黑虎岭下,八岁的高波被一白衣老道抢去,至今下落不明。望你细心查访!"

"孩儿已记下了!"

"再有,你父旧部,皆在秦桧、万俟(占内)、罗汝揖和张俊的迫杀之列,你要尽力保护!"

"孩儿谨记!"

"你父生前以'迎还二圣','还我河山'为己任,你要继承父志,永生不忘!"

"孩儿怎敢忘记先父遗志!"岳霆悲泣如注。

四月,风轻云淡。湖北襄陽,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南宋迁都临安之后,更是热闹繁华。

十字街东侧坐北面南的一家饭馆里,楼上楼下,高朋满座,吆五喝六的,甚是惹人注目。再加上望杆上红幌飘蓝,门媚上黑匾金字"醉仙居"几个字,更加吸引来往游客。仔细看去,上下首的对联写着:烧炒馏炸最佳佳看引进四方客,色香味形真美美酒招来醉八仙。

岳霆坐在东南角的一个座位上,叫了两碟菜、一壶酒,自斟自饮。

门外又进来三个人。其中有位老者,年纪五旬。老人身背三条扎槍,两口刀,一柄剑。一位青年,二十上下,手提一面铜锣。一位姑娘,十八九岁,粉红色绢帕包头,黛眉秋波,面似桃花。鹦哥绿的袄、裤,杏黄色的腰带。周正的天足,穿一双红云缎子绣花鞋。那女子秋波流动时,真有十分的魅力。

跑堂的上前招呼:

"三位请到这张桌上来,同桌吃饭,各自会钱。"

三人来到岳霆桌前。岳霆一眼便看出这是耍把式、跑江湖的卖艺人。

三人放下东西,叫酒叫菜。大吃大喝之际,外面又走进四个人,穿蓝挂翠,挂刀背剑。他们旁若无人地来到岳霆这张桌子前,没等坐定,跑堂的赶忙过来招呼:

"爷台,用些什么?"

为首一人,五十多岁,黄白净子脸儿,浓眉大眼,五绺黑胡 。听到招呼,说:

"上等酒席一桌!"

这位跑堂的也真是个死心眼儿,桌上已经摆满了酒菜,又端上这么多的菜,怎么能放得下?

"跑堂的别为难!把他们四位的酒菜全撤下,今天我请客!"为首的那人慷慨地说。

跑堂的放下手中的方盘,要撤岳霆的酒菜。岳霆一摆手,说:

"别动!素不相识,不敢讨扰!"

为首的人一拍岳霆的肩,说:

"小老弟真实在!我不是请你,是请这位姑娘,叫你陪客,有什么打紧?"

卖艺的老者也不悦,说道:

"你我也素不相识,为什么要请我们?"

"为什么?因为你是岳飞的部将!你哥哥叫于化龙,你叫于化蛟。你也曾在岳飞部下当过统制官!我们已经找你二十多年了,今天请你,就是要拿你!"

"朋友报个名儿吧!"于化蛟说。

"展翅神雕云飞!"他用手往旁一指那三个,又说:"鬼煞星王伦,夜游神徐靖,乾坤妙手兰秀!你总该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了吧!"

卖艺的青年大吼道:

"师父,动手吧!"

话音未了,一柄匕首已插入他的心脏。于化蛟大怒,斥问:

"你们怎么敢把他杀……"

"了"字没出口,也被云飞等人的匕首刺死了。

岳霆刚刚走上江湖,阅历浅,经验少,万没料到这帮人身手竟这样快!

屋内食客哗然大乱。

姑娘的师兄和父亲都被杀死,但她仍坐在那里没有动。但那二眉之间,已凝聚着万种杀机,千种仇恨。

鬼煞星王伦伸手要抓姑娘,口中还说着话:

"你也跟你父亲一起去……"

"吧"字未吐出,就手捧肚子支持不住--姑娘用杀他父亲的那把匕首,刺向王伦的小腹深处。

岳霆高声喊出:

"好快的刀!"

展翅神雕云飞听见了,他瞪了一眼岳霆:

"小兄弟,你放聪明一些!"

十几年前,他见过岳霆,但是现在岳霆就在他眼前,他也认不出来。

"岳飞的旧部,"岳霆怒道,"也不一定全犯有死罪!你们竟敢在光天化日下杀人,大庭广众间诬陷,还有没有王法?"

"小兄弟你贵姓?"

"高波!"

"噢!原来是铁伞先生的传人,张三丰的弟子!我们正在找……"

话未说完,早就被岳霆一拳揍出南窗外。

余下的三人惊呼一声,也逃了。

姑娘顿足责怪他:

"哎!谁让你伸手?他们全跑了,我父兄之仇,找谁去报?这帮害人虫,都住在襄陽东南四十里的鹿门山上山神庙中,我尾随他们免得让他们逃掉!你若有心,今日三更以前来鹿门山助我。这儿有五十两纹银交 给你,麻烦你处理我父兄的后事吧!"

姑娘也不管岳霆是否应允,放下银子,插剑便从窗户飞出。

跑堂的哆哆嗦嗦地过来说:

"壮士……"

岳霆一摆手,说:

"不必多说。这五十两银子交 给你,除了埋葬两具尸体外,剩下的就算包赔你们的损失!"

说罢,也不问二话,飞出窗外。

夕陽西下时,岳霆来到鹿门山下的柳家营打尖,稍作休息后,直奔鹿门山而来。

鹿门山原名苏岭山,位于襄陽东南四十里处,北临汉水,南接坝王山。峭壁苍奇,树木翠蓊,泉流飞瀑,景色十分秀丽。

踏着月光,岳霆飞身直扑山神庙。

正走着,忽听树丛中有人谈笑风生。他放慢脚步,绕到树后,想看看是什么人在这儿。

一看,原来是雷电妖魔在林中分坐两侧。当中一个长着一头红头发,披在脑后,用蓝布条拢住;面如蓝靛,三角眼倒长,红眉毛成八字形;身穿火红缎子衣裤,黄云缎子披肩,背后插一对鬼王轮。

地上铺一张油布,上面有两只熟鸡,一块熟牛肉和两瓶白干,三人对坐而饮。

看样子,法净确已还俗,换上了便装。

端详之际,忽然从树上跳下两个人,随着两条白影闪动,丧门星皇哺越和吊客星皇甫烈来在面前。霹雷神妖法净和闪电神魔殿光天示意叫二星坐下。

却见二星肃立不动。

"二人好大的架子!"殿光天说,"没听说吗?我们哥俩和你们的门长是至交 ,让你两个小子喝酒,是瞧得起你们!他妈的别不识抬举,快坐!"

丧门星皇甫越用鼻子哼了一声,说:

"和尚叫人家打得还了俗,还有脸坐这儿喝酒?"

"你这叫放屁!我这里为纪念失败!还俗更是为了发愤报仇!总比你们强得多--哥儿仨打一个,还败成那样!嗳?怎么不见你们老三?"

"你装什么糊涂?我们老三被那小子踢倒在你面前,你不但不搭救,还又给补上一脚,老三这才丧了命!你们两个说说,这笔账应当怎么算?"

雷电妖魔一听,势头不对,身子一挺,要站起来,被红头发的人用力一按,二人只觉得两肩欲裂,浑身无力,挺了两挺,又没挺起来,知道事情不妙,骂道:

"妈的!鲍不肖,你搞的什么鬼?"

在一旁窥探的岳霆,听后为之一震,原来此人便是大内锦衣卫副总管、一等侍卫、鬼王门门长鲍庭鲍不肖!

鲍庭一声怪笑,说:

"霹雷神妖雷鸣远,闪电神魔殿光天,缩名改姓,在江湖上胡 作非为,当我不知;可你们竟敢帮武当派小儿打死我的护法,这,我岂能坐视不问?"

"我们知道,凭我们仨对付你俩,要费一番手脚的,所以这才设下这小小的鸿门宴,拉你二人喝酒。酒里下了'软骨散',二人休想得活!我弟皇甫夺的坟就在树后,我们要扒出你们的两颗心,给皇甫三爷祭灵!你二人听着,明年今日,就是你们的周年!"

皇甫越上来啪啪两脚,将妖魔踢倒,二星亮出匕首,向鲍庭请示:

"门长发令吧!"

"行刑!"

"慢!"岳霆从树后闪出。

二星小声对鲍不肖说:

"这就是武当派铁伞怪侠高波!"

"'铁伞怪侠'四字,某家倒不敢当,但也绝非似你等这样的鼠类!"

鲍庭从地上慢慢站起来,打量几眼岳霆,嗤然一笑,说:

"看你这样子,是想管点儿闲事了?"

"有那么点儿意思!"

"他们两位和你没有梁子?"

"有!"

"那你为何不坐山观虎斗?"

"路不平,旁人踩。身为一门门长,就应光明磊落,假若鲍前辈凭真功夫除掉妖、魔,某家决不插手!"

"啊哈!真有气派!我就知道凭真功夫能除掉你小子!"

"谁除掉谁,还难说!"

"你小子要能在老夫面前走上五十个照面,妖、魔二人我甘愿交 你处置!"

"此话当真?你还得给我解药!"

"当真!可是你若在我面前走不上五十个照面呢?你得说出个处置方法来!"

"那也同妖、魔一样,任凭你们处置!"

"一言出口!"

"如白染皂!"

"你亮伞吧!"

"量你这点儿骨头,还不值得我亮伞赢你!"

"林中狭窄,跟我来!"

"慢着!你我二人较量,二星偷杀了妖、魔,那该如何?"

"你放心!没有我的命令,他们是不敢动手的!"

繁星点点,微风习 习 ,林中树叶簌簌响。鬼王轮拦、扫、截、抹,以数丈光圈袭向岳霆,岳霆施展绝技"鬼影附形",与他连兜十六个圈子。只听蓑衣飘忽,目光闪烁,就是摸不着他的身形。

"光躲不打,贪生怕死,算什么好汉?"鲍庭大吼。

岳霆知道鲍庭已浮火上升,遂即一矬身,脚踏离宫,施展通天八卦掌第六招"火树银花",掌影顿时如万木倾斜,接二连三地向西天鬼王头上攻去。

战了一百手,鲍庭已披发遮面,凶神恶煞似的面孔越发没有血色。但他还是强作镇定,稳住步法,双轮有守无攻地抡着。就凭他堂堂大内高手,怎能甘心输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后生!

岳霆的掌风似繁星下泻,九掌、六指、八时、七腿,连连施绝命招,大有立刻取下鲍庭之头的架势。

鲍庭在恨极、怒极的情绪中,目光暴射,全身猝然急缩,双轮变招,以本门看家绝招"云龙九现"和岳霆的双掌硬拼。看样子真要搏它个鱼死网破才肯罢休!

但是,他在岳霆面前,已是黔驴技穷,再拼也是无济于事。岳霆左掌已经印在西天鬼王的胸膛上了!

鲍庭已身不由己地任岳霆像击皮球一样,一掌震出去丈把来高,落在地上又弹起来,抛出两丈开外。

鲍庭就是鬼,他趁弹起在空中的时刻,翻个筋斗,站在平地上,心里真窝火,但又无法发泄。自己显然不是这小后生的对手,要不被人家打了一掌之后,又叫他玩了几手花活呢?

羞怒难当,回头给二星两记耳光,算是发泄吧!又把全部的责任迁怒到二人身上,说:

"他妈的废物!站在这儿干什么?还不跟我走!"

"慢!"

"你?"

"解药!"

鲍庭很不情愿地从腰中掏出两包解药,递给岳霆,羞恨交 加地说:

"高波,我和你没个完!走着瞧!"

岳霆把药让妖、魔二人吃下。喘息一阵,二人便身体复原。霹雷神妖雷鸣远站起身,指着岳霆的鼻子骂:

"高波你算什么东西?"

"嗯?"

"为什么把那三人放跑?"

"腿在他们身上长着,要跑,我有何法?"

"等我们哥儿俩杀了他们三个兔崽子,回来再跟你算账!老二,走!"

说完,二人流星赶月似地向着西天鬼王鲍庭逃跑的方向追去。

鹿门山上的山神庙,始建于东汉,西晋时改称万寿寺,北宋时最为兴盛,又改名为山神庙。庙中有佛殿、僧寮、斋堂、方丈,约五百多间。汉末庞德公,唐代孟浩然、皮日休等人,都曾在此隐居。金兵入侵中原,南宋迁都临安,民心惶惶,苛税如虎,香火才渐渐衰退。

山神庙里的方丈铁面如来灵空,乃靖远侯司空略的知己。所以,大内高手来襄陽办案多数都住在山神庙内。

岳霆来到山神庙外,三更已过。庙内金铁交 鸣,呼喝震耳。

岳霆飞身入内。见大雄宝殿前火把通明。在星月火把的照耀下,有五个人围住于姑娘对打。地上躺着两具尸体,于姑娘也浑身是血。

五个人中,除了展翅神雕云飞、夜游神徐靖、鬼煞星王伦、乾坤妙手兰秀外,另有一个黑脸和尚,手使一个方便铲,正打得砰砰有声。四人里头,谁也没有他打得凶狠。

岳霆一个"苍鹰搏兔",左手一钩,方便铲便到了手中,缴了那黑面和尚的械。

战斗戛然而止,接着是死一般的沉寂。

约有半刻,和尚口宣佛号:

"阿弥陀佛!施主贵姓高名?"

"武当高波!"

和尚眼一眯缝,一个落地风,向岳霆攻出三掌、两腿,突下杀手,欲置岳霆于死地!

岳霆岂肯迟疑,扭动身子用力滑步,便从和尚掌腿中冲出,左手一钩一抓,和尚的半个身子麻酥酥的。

岳霆把右手的方便铲交 给和尚,说:

"我要是猜得不错,你就是此庙方丈铁面如来灵空?灵空!你不要助纣为虐!"

灵空满脸羞愧,说:

"谢谢施主不杀之恩!老僧日后必有相报!"

岳霆回头看那四人,早已逃得无影无踪了。

于姑娘浑身是血,身体摇晃,秋波中流露出万种柔情。岳霆慢慢走到她眼前。突然,于姑娘身子晃得更加厉害,向岳霆胸前一倒。岳霆急忙伸手拦住,她便趁势倒在岳霆的怀中。岳霆顿时手足无措,面目绯红。

这时,灵空也已叫小和尚把两具死尸抬到后院埋了,自己走过来,招呼岳霆他们:

"二位施主,请到禅堂。"

岳霆见姑娘伤势太重,也只好答应。

东禅堂里,岳霆拿出一粒"夺命丹",叫小和尚拿过水,给于姑娘服下。

半晌,于姑娘睁开眼睛,悠悠气转。

岳霆轻声问她:

"姑娘,你好点儿了?哪儿受刀剑之伤了吧?"

"没受刀剑之伤,被鬼煞星王伦和云飞连打了四掌,所以支持不住。"

"请问姑娘的芳名是?"

"于亚兰。"

"醉仙居死去的那二位……"

"家父于化蛟,师兄冯有义!"

"令尊曾是岳帅的旧部?"

"伯父于化龙是岳帅的先锋,家父在岳帅帐下当过统制。"

"因何流落江湖?"

"奸相秦桧,四处搜捕岳帅旧部,家父只得率领我等更名改姓,流落江湖卖艺糊口。家母已在流浪途中死去!不料来到襄陽,家父他又遭杀害!留下我孤身女子……"她泣不成声地说。

岳霆眼中泪珠滴溜溜乱滚,内疚不已:

"在醉仙居里,都是由于我出手太慢,才……"

"壮士与我于家无亲无故,竟敢冒死相救!莫非……"

岳霆打断她的话,忙说:

"姑娘不要多想!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是英雄本色!"

于姑娘一挥手,小和尚退了出去。她低垂粉颈,叹口气又说:

"父亲在世时,曾对我说起过:岳帅有一子名霆,被贺长星救入武当山中。如能艺成,我父女投在少帅名下,给岳飞老帅报仇!到时候,我们父女虽粉身碎骨,也不足惜!家父此次率我们来襄陽卖艺,主要是为的寻访少帅下落。我父女俩的一片忠心,天日可表!怎奈事业未成,老父还含冤……我虽女流,若不为父报此仇,叫我有何脸面祭奠二老亡灵?"

姑娘说得娓娓动听,动人肺腑,岳霆早已被这一字一泪的侃侃言词所打动。听完于姑娘的话,他抑制着激动,说:

"于姑娘不必伤心,我就是岳霆!"

"你这是为了安慰我!"

"可对天日!"

于姑娘一声抽泣投入岳霆的怀抱。一股热流,刹时传遍岳霆全身,心脏激动得扑扑直跳,四肢也在不由自主地抖。岳霆自己也说不上是什么力量支使自己用一种难以言状的感情的目光,去看面前这位脉脉含情的少女的粉面。

看着看着,于姑娘的脸色由红渐白,目光由善变凶,突然飞起一脚,把岳霆踢倒在床 上。

岳霆这才明白,为什么自己身不由己地那样颤动,情绪那样反常。原来在自己的心脏上,插进了一把带毒的匕首!

他嘴角沁血,声音嘶哑,说不出话来,竭力喊道: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呼啦一下子,门开了。灵空领着霹雷神妖雷鸣远、闪电神魔殿光天、胡 旋风以及刘暴雨等进屋来了。

霹雷神妖哈哈一阵狂笑:

"岳霆小子,死在临头尚且不知!我念你林中救我弟兄一回,早点打发你,免得活受罪!"

说完,一个箭步过来,拔掉岳霆胸口的匕首。

相关栏目:
  • 三侠五义
  • 兴唐传
  • 七剑十三侠
  • 绿牡丹
  • 永庆升平后传
  • 说岳后传
  • 小八义
  • 杨家将
  • 永乐剑侠
  • 雍正剑侠图
  • 隋唐演义
  • 三侠剑
  • 小五义
  • 薛家将
  • 罗通扫北
  • 薛仁贵征东
  • 薛丁山征西
  • 儿女英雄传
  • 三遂平妖传
  • 呼家将
  • 薛刚反唐
  • 续小五义
  • 荡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