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古典文学网,祝您阅读愉快! 古典文学网交流群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古典小说 > 古典武侠小说 > 说岳后传

第十四回 救孝子夺命竹刀绝良友 保忠臣铁伞怪侠揽香莞

  陕西风翔府东门外十五里的叶家庄,住着一户小康人家。这家员外名叫叶方,三十四岁,和妻子耿氏同庚。二人自十六岁结婚到如今,膝下仍然缺子少女。耿氏自觉愧对丈夫,时常劝说叶方纳妾。叶方则说:

"你我是恩爱夫妻,如果纳进一妾,岂不鸡生鹅斗,醋海生波吗?"

一日,叶方进城闲游。只见对面走来一人,肩上扛鹰,手中牵狗,原来是自己同庄的猎户孙冒。叶方问道:

"孙贤弟,陽春季节正好打猎,不进深山,来到闹市何为?"

"唉!"孙冒叹道,"家母病重,无钱抓药,我想把鹰犬卖掉,因价钱低而尚未出手。员外进城有何公干?"

"哪里,为兄是闲逛。伯母染病在床 ,小兄不知,这里有纹银十两,你先拿去给伯母买药治病。一个猎户无鹰无犬,岂不缺少了帮手?"

说罢,叶方从怀中掏出十两银子递给孙冒。

孙冒摆手道:"羽毛畜牲能值几何,仁兄出此厚价,弟实不敢接收。"

叶方笑道:"此银乃为兄赠与贤弟的,我买鹰犬何用?"

孙冒叹道:"你我虽系同乡,但往日并无深交 ,此银如系你买鹰犬的身价,小弟尚可愧领,否则无功受禄,寝食不安。"

叶方知道孙冒乃耿直之人,只好点头道:"好。就算我买下你的鹰犬,这银子总该收下吧?"

"这鹰犬能值几何,仁兄你……"

"贤弟,你不必争执了,我自愿出价,与你何干?求贤弟回去把鹰犬交 给家人叶禄就是了,我还须闲游一番,方能回去。"

叶方离了孙冒,走至东门里义顺客店门前,见一女子面蒙黑布跪在店门口。女子身旁站一四十上下的妇人,妇人边流泪边对围观的人说:

"民女系河北沧州人氏,随丈夫吴贵到凤翔投亲。投亲不遇,病在客店,从家中带出的一点盘缠已花光。昨天晚上拙夫又不幸一命呜呼,现在不但欠下店账,又无葬殓费用,所以将我亲生女儿吴玉兰卖出。我女儿今年一十八岁,买去做妾者,身价银二十两;买去做丫环者,身价银三两。有仁人君子、济善为德者,贫妇人祝你子孙万代,富贵昌盛。"

叶方分开众人,对吴氏说:"这位大嫂,不必卖女葬夫,我午后即命人送银两给你。"

义顺店掌柜丁茂才出来一看是叶方,笑着对吴氏说:"这回你母女有救了,叶员外是个大好人,快回店去吧!"

叶方冲丁茂才抱拳道:"掌柜既然瞧得起我叶方,就请给买口棺材,先把吴氏丈夫装殓起来,叶方必有重谢。"

丁茂才抱拳道:"有叶员外一句话就行。"

叶方回家对家人叶禄道:"你称上五十两白银,进城交 给义顺客店掌柜丁茂才。"

叶禄道:"方才猎户孙冒给咱家送来一鹰一犬,老奴已经喂上了。"

"那太好了。你赶快进城送银子去,要叮嘱丁茂才,把买棺材剩下的银子交 给吴氏母女,叫她们母女作路费。"

叶禄答应一声走了,晚上回来见到叶夫人,将白天的事原原本本说了。

耿氏大喜道:"叶禄,你看那姑娘长得如何?"

"回主母的话,依老奴看,小家碧玉,倒还标致。"

"那太好了。明天一早你再给吴氏送去五十两银子,就说叶员外要纳吴玉兰为妾。"

叶禄一听此言,犹豫片刻道:"夫人,老奴斗胆说一句,这事要和员外商量了才好。"

"和你员外商量这事就办不成,这事我做主。明天你进城送银子,把事定准,中午前用车把她母女接进咱家。"

"员外要是看见了……"

"明天一早我就让他去前村讨债。咱们在家把三亲六友能请的请来,你把鞭炮、鼓乐事先准备好,天地桌摆在院井之中。待你家员外一进门,喇叭吹起来,鞭炮放起来,众人上前搀你家员外就和姑娘拜堂成亲,到时他想不答应也晚了。叶禄,你看怎样?"

叶禄笑道:"夫人,这事可悬。不过这是夫人一片心意,就这么办吧。"

次日,一切都按耿氏安排办妥。叶方傍晚回家,一进大门,过来两个楞小伙子上前给叶方披上大红袍。然后鞭炮乱响,鼓乐齐鸣。紧接着又上来一帮亲友,硬搀着叶方到天地桌前。

此时,女客们也把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吴玉兰用红布蒙头,拉到天地桌旁。

叶方先是大吃一惊,后来定神一想,这一定是妻子耿氏搞的鬼。于是他只好来个将计就计:

"诸位亲友,左邻右舍的父老们,你们怎会知道今天是我的大喜日子呢?"

亲朋好友哄然大笑道:"员外爷纳小妾,我们哪能不来喝喜酒呢?"

"不对,恐怕是送信的人把我的意思传错了。我今天不是纳小妾,而是收义女。"说着,一伸手把吴玉兰的盖头扯下来,对吴玉兰说:"孩子,我们夫妻收你做个义女。"转身喊道:"叶禄!快去把夫人请出来,受女儿一拜!"

众人莫名其妙。耿氏拗不过丈夫,只好如此了。从此,吴玉兰母女就住在了叶家。

日久天长,耿氏和玉兰处得真像亲母女一般。吴玉兰和母亲四处请郎中到家给耿氏和叶方看病,说来也巧,耿氏给郎中一看,吃了几服汤药之后,居然身怀六甲了。

十月期满,降生一男孩儿。老两口子乐得嘴都合不上了,忙去找了个饱学先生,给孩子起了名字叫叶无光。

叶方的老朋友白亮夫妻二人相继故去,留下一个儿子叫白如玉。白如玉二十一岁,是个秀才,父母双亡以后只知读书,不会料理家务,弄了个一贫如洗。

叶方把玉兰许配给白如玉,将自家一宅分成两院,东院留给自己住,西院给白如玉夫妻和玉兰母亲她们住。两家人相处甚好,生活也和和美美。

不料在叶无光三岁那年耿氏身染重病,一命归天。叶无光五岁那年,父亲又离开人世。

玉兰待兄弟如子,娇生惯养到八岁,玉兰请来学究教叶无光念书;白如玉和妻子商量,又请了武师教叶无光习 武。

为使叶无光能文武双全,家中花费越来越多,玉兰辞退了所有的家人、仆妇。丈夫管账,母亲管厨,自己操劳一切家务,把家里安排得井井有条。

老学究谭文章、武师神拳太保何采义,在叶家教叶无光读书、学艺十年。赶上几次县考,叶无光中了个文秀才,转过年又中了个武秀才。

叶无光十八岁那年,玉兰之母也故去了,玉兰夫妻已是二男一女的父母了。

夫妻两个托亲靠友,四处给叶无光选择贤良女子,想早日给叶无光完婚。

在叶无光婚事未妥之前,夫妻二人选了个吉日良辰,宴请了各处的亲友。在酒宴上,白如玉拿出十五年的管家大账,当众亲友面交 待了这十几年来的开销和收入账目,并当众宣布,从即日起,把家主之权交 给兄弟叶无光。

亲友、乡亲们纷纷议论:

"叶方老人家在世时一日积三德,买鹰、买犬、买人。没承想吴玉兰这丫头真是个有良心的人。"

白如玉当众把账本和各柜上的钥匙交 给叶无光时,叶无光放声大哭,他泣不成声地说道:

"姐夫,姐姐,你们这是……是听了什么闲话了吗?兄弟我……我现在正是读书、习 武的时候,如果操持起家务来,我怎能进取呢?我难道还不相信姐夫、姐姐吗?"

一个要交 ,一个不接,僵持不下。

众亲友聚在一块儿议论了一番,最后找来白如玉。

"如玉,你的心意我们也理解。不过叶无光进取心盛,你要是给他娶了妻,辞退了两位先生,他也就会死心塌地地操持家务了。"

白如玉一听合理。第二天,白如玉把两位先生请来,每人多给了五十两银子,然后说:

"二位先生在我家屈居十年,教出的弟子已功绩卓著。为了使我内弟早日成家主事,不得不辞退二位先生了,还望二位海涵。"

二位先生欣然同意。

两位先生临行之前,师徒三人在书房促膝相谈。神拳太保何采义对叶无光说:"大丈夫志在四方,怎能屈居这小小天地?何况你之所学,不论文武,只不过沧海中一滴耳!"

叶无光点头道:"弟子早有此心愿,想再求深造。怎奈隐士、侠剑或居于山林,或藏于闹市,弟子是求师无门呀!如无近人指点,恐踏遍青山也难见。"

何采义和谭文章交 换了一下眼色道:"我二人倒有一个好友,此人是天下奇才,文武冠世,品德更是超人。你如愿去学,我二人可作引荐。不过你姐夫和姐姐……"

"我自有主张。但不知师父所举之人,家住哪里?姓甚名谁?"

谭文章捋髯笑道:"此人家住湖北襄陽郡城里,姓傅,名长修,号'野鹤居上'。你如能拜他为师,今后一定可成大业。"

二位先生给叶无光留下一封推荐书信,然后师徒洒泪而别。

自二位先生走后,吴玉兰、白如玉两人东家走、西家串,给叶无光相看媳妇。

一天,叶无光给姐夫、姐姐留下一封书信,逃出叶家庄,直奔襄陽寻师去了。

傅长修看在二位好友的面上,收下了叶无光为徒。

一晃三年过去了,叶无光弃文习 武,武功突飞猛进,大有成就。

这一天,叶无光正在练武,家人来报说:"书房中有客人等你。"

叶无光来到书房一看,大吃一惊,原来是姐夫和姐姐带着外甥和外甥女来了。叶无光上前见礼后说道:

"姐夫、姐姐不在家中纳福,到此何事?"

"傅老先生给我们去信,"玉兰抢先说,"说愿意把他的女儿许配给你,叫我们夫妻拿个主意。方才我们已见过傅小姐了,这门亲事就算定啦!"

"我来恩师家学艺三年了,从未听他说还有个女儿呀!"叶无光笑说。

正在这时,傅长修由外面进来笑着说:

"我有两个女儿呢,还是孪生一对。她们六岁丧母之 后,我就令其二人学针凿、练武艺。所有这些我都没跟你说,是因看你练武心切,家中琐事就没提。"

大家都起来让傅老坐下。坐定之后,傅长修命人把两个姑娘从后院叫了出来。他拉过大女儿对叶无光说:"无光,这是我的大女儿,叫清波。"指着站在旁边的二女儿介绍道:"这二女儿叫清源。"

姑娘二人站在一起真是长得一模一样,区别之处就是清波的二眉中间长一红痣。

"我女儿今年十九岁,无光二十一岁。趁你姐夫、姐姐在此,咱们选个吉日良辰,就给你们完婚。"傅长修又说。

傅长修给两个姑娘在后花园修了东西二楼,西楼二姑娘住,叫鹤飞阁,东楼大姑娘住,叫朱红楼。

良辰吉日已过,白如玉率领家小回归原郡。

叶无光和傅清波恩爱相亲,如胶似漆。

六月的一天,姐妹两个在炎热的陽光下练完了武功,回到东楼。洗完脸后,二人坐在床 上休息,傅清源说:

"姐姐,咱俩是一个时辰降生的,看来你比我有福。你和姐夫,一个是如鱼得水,忘掉了状元及第;一个是春风得意,忘掉了刺凤描鸾。你二人相亲相爱,可我如今……唉!"

"你这个死丫头!想女婿啦?爹爹不是在给你张罗婚事吗?"

"爹爹说恐怕谁也赶不上姐夫。"

"那我告诉爹爹,赶不上你姐夫的咱就不嫁,那还不行吗?"

"得了吧!婚姻是命里注定。我要是也长你那么一个红点,才会像你一样幸福。"说着,二姑娘眼泪夺眶而出。

傅清波急忙把妹妹搂在怀里,笑道:

"这有何难?来,姐姐给你也长一个就是了。"

傅清波把妹妹拉到梳妆台前,对着铜镜,用朱砂和桃红,给妹妹的二眉中间点了一个和自己一般大的红点。搬过妹妹的脸亲了一下道:

"这回长得和姐姐一样了,你还有什么说的?将来准能找个好婆家。"

说得二姑娘扑哧一声笑了,又不好意思地说:

"我只不过说说罢了,瞧你这贫嘴劲儿,看我告诉爹去。"

"得啦。好妹子,咱们别闹啦。"

"姐姐,你去西楼把我没绣完的枕头拿来,顺便给我挑几样花线来。"

傅清波到西楼去了。

傅清源面朝里斜躺在姐姐床 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这时,叶无光和岳父在书房喝完茶,他步回东楼。进楼一看,爱妻正在熟睡,陽光透过纱窗照在爱妻脸上,更显得妩媚动人。叶无光俯下身去,在爱妻的脸上亲了一口。

傅唐源突然惊醒,一看是叶无光,翻身下床 ,勃然变色,啪啪打了叶无光两记耳光。

叶无光不解道:"贤妻你疯啦?"

傅清源一句话不说,气得浑身发抖,拔出腰间的匕首掷向叶无光。

叶无光大吃一惊,急忙接住匕首。他心中暗想:就算我惊了你的好梦,也不致于动刀动槍的呀!你会扔刀,我还会呢!我吓唬吓唬你!这样想着,顺手嗖的一声,匕首出手,口中大喊:

"贱人,看刀!"

傅清源万万没有想到叶无光会用刀杀她。本想是扔出刀教训教训他,等姐姐回来再说。刚转过身,突然听叶无光喊"看刀",一回身已来不及了,匕首插入了她的心脏。

傅清源手按刀柄,口角流着血,喃喃道:"你,你好狠心……"死尸跌在床 边。

叶无光飞身扑上,抱着傅清源尸体狂喊着:

"贤妻!贤妻!"

傅清波急步上楼,一看此情此景,顿时呆住了,手中的花枕头和花线掉在地上,紧走几步拉住叶无光叫道:

"叶郎,这是怎么回事?!"

叶无光一看愣住了,怎么两人二眉当中都有红痣呢?他慢慢地把傅清源尸体放在床 上,嗫嚅地说: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傅清波一边哭,一边把姐妹二人点红点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道:

"就算你认错人,也不能杀她呀!"

叶无光低头道:"我以为你在床 上躺着,我亲了一口。她起来就打我,又扔出刀子扎我,我接住刀子想吓唬吓唬,哪曾想……"

"别说了,见咱爹去吧!"

二人来到书房,进门一看,把二人吓得魂飞魄散,只见野鹤居士傅长修的胸膛上插了一把匕首,老人家已死多时了。

叶无光刚想伸手去拔匕首,傅清波喊了声:"别动!"她自己过去把匕首从父亲胸膛上拔了下来。一看匕首上的名字,如雷轰顶一般,原来匕首上的名字是"叶无光"。

傅清波拿着匕首,用手指着叶无光大骂道:"狼心狗肺的东西!你好狠心呀!"说着身体瘫软,晕了过去。

叶无光拿过匕首一看,确实写着自己的名字,他仰天叹道:"天啊!我叶无光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他把匕首插在腰中,看了看晕倒在地的妻子,一咬牙,一跺脚,逃出了傅家。

傅清波苏醒之后,一见丈夫逃走,更认定父亲和妹妹是叶无光有意杀害的。在发丧之时,傅清波在灵前立誓,一定要亲自杀死叶无光,为父亲和妹妹报仇。

傅清波从家出走,投奔了华山紫云观紫云道姑,学艺十五年,自号为"鹤顶朱红",她多次遍访叶无光,但都杳无音讯。在临安她以双掌降伏了临安丐帮长老洪太新,创立了南宋第一个丐帮总坛,又收伏了南七省的丐帮分舵。傅清波又命丐帮弟子各处私访,但还未寻到叶无光的下落。

丐帮长老问过傅清波,为什么非要找叶无光呢?傅清波不好实话实说,只好撒了个谎说:

"叶无光乃天下第一高手,我要把丐帮帮主让给他。"

于是丐帮的门人弟子寻找叶无光的劲头更足了。三年后,仍无叶无光的消息,傅清波对洪太新说:

"我要暂时离开这里,如果叶无光来了,就把丐帮帮主让给他。我以后再见他。"

傅清波离开了丐帮,又创立了陰陽教。她黑布蒙面,广收教徒,又在斑竹观以道姑身份为陰陽教招集同伙。

再说叶无光自师门逃出后,投奔了西洋哈密国洒海神瞎子黑不明门下,练成了人称三绝的"反背夜光眼"、"混元金刚指"、"三才伏虎棒"。

他回到中原之后,各处探访杀恩师之人,但毫无消息。他听人说丐帮找自己,便来到临安。

洪太新一见叶无光到来喜出望外,立刻召集五堂、四十八舵和各香主拥戴叶无光为丐帮帮主。

叶无光听说前丐帮帮主正是自己妻子傅清波,心中非常高兴,决定要和妻子相见,把以前杀死岳父的仇人弄个水落石出。

不料在叶无光恰好不在临安的时候,傅清波带领陰陽教的人马来到临安。傅清波向洪太新提出,要他在叶无光回来后下毒药害死叶无光。

洪太新感到莫名其妙,不悦道:

"我奉傅帮主之命各处寻找叶无光,叶帮主从到临安后并无大错,你又要杀他,夺回帮主之位。出尔反尔,乃小人行为,洪某不敢遵命!"

傅清波一怒之下杀了洪太新和五堂的四个堂主,并血洗了丐帮。

叶无光并不知陰陽教是他妻子所立,所以率领丐帮弟子寻仇数年。

今天,傅清波揭开了面纱,夫妻二人相见。叶无光深感惭愧,因为三十多年了,自己并未查出杀害岳父之仇人,还有何面目和妻子相会呢?于是双掌突起,拍向自己的太陽穴。

妙手神医傅白桥急忙上前拿住了叶无光的腕脉,大声喊道:"万万不可!"转身对傅清波大吼道:"你难道要杀害亲夫不成?"

"唉!我要杀死叶无光,"傅清波仰天长叹道,"就会落个谋害亲夫之名。罢罢罢!看来陰陽教大势已去,你们谁愿跟我投降金国就站到我这边来!"

话音刚落,高风当即答道:"我愿随教主投降金国!"

司马旺、诸葛元二人道:"我二人乃宋朝之人,投降金邦实不敢听命!"

傅清波泪流满面道:"我已和叶无光打赌立誓,今天就算我输了,你们愿投降丐帮吗?"

众弟子异口同声道:"愿降丐帮!"

傅清波看了叶无光一眼道:"我把手下人交 给你,望你能善以待之。"

叶无光以手指天道:"我若待他们和丐帮子弟两样,叫我叶无光不得善终!"

"那么,你就把丐帮总坛搬到这里吧,从今后再没陰陽教之名了。"

丐帮和陰陽教的弟子们欢呼雷动,互相拥抱言欢。

岳霆这时已明白其中之奥妙了,于是躬身近前道:

"傅老前辈何必拘泥小事而失大节呢?你们夫妻携手团 结一致,抗入侵之敌,方为正理。"

"你自己的事尚未料理清楚,"傅清波怒道,"湛芦剑已被司空略交 于外国,你还不去韩世忠处打探消息,还有功夫在这里管他人闲事!"

说罢,傅清波带着高风匆匆而去。

丐帮和陰陽教弟子欢聚一堂,叶无光重振旗鼓,和众人共商丐帮大事。

岳霆安顿好周三畏、周九英一家,辞别了傅白桥、贺长星等人,从湖南出发,过江 西南昌,进入浙江 地界。从浙江 严州奔临安。

这天正午,岳霆正在树林中休息,只见从严州方向赶来一口灵车。前面官兵列队,后面车上坐着带孝的男女。再往后看,只见三匹快马直奔树林而来。

岳霆飞身上树隐蔽起来。见前面马上是一个青年武生,后边两匹马上是两个青装壮汉,三人下马后,把马拴在树上,直奔树后走去。

岳霆下树,隐在深草之中。只听那两个青装大汉对那个武生道:

"罗公子,我们是奉四太子兀术的命令来通知你令尊大人的,既然你令尊已故去,那么这件事只好由你来完成了。"

说着,左边的那个大汉从腰中掏出一封密札交 于那个武生手中道:

"一切都按信上指示办事,这是你家丞相在上面划了押的。"

只见那位罗公子连那封信看也没看,随手将信撕得粉碎,扔在地上道:

"家父本是忠臣,一是因被奸相勾结利用,二是尔等用武力相逼,故尔做下了一些卖国求荣的勾当。如今家父已死,你们又来威逼于我,你们这是白日做梦!我罗大千绝不会干那些伤天害理之事的!"

两名大汉一看书信被撕,立刻拔刀在手:

"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四狼主手下的武官对你不客气了!"

两口鬼头刀直取罗公子。罗公子急忙拔剑相架,口中不住大骂道:

"你们是想杀人灭口吗?"

其中一个大汉怪笑道:"这封信你连看都没看,说不上杀你灭口,这叫不降即死!"

罗公子骂道:"叫我去给韩世忠夫妻下毒,你以为少爷我不知道吗?"

"既然你知道,那就更不能留你了!"

金国的两个武士挥刀直取罗公子。时间不长,罗公子已力不能支了。

"住手!"岳霆从深草中走出。

三个人同时停住了脚步,金国的两个武士一看是个背伞的青年,不屑一顾地说:

"走你的路,少管闲事!"

"这事我非管不可!你们二人是金兀术手下的人吗?"岳霆冷冷地说。

"是又怎样?"

"叫什么名字?"

"我叫伊里布,他叫阿里木。怎么?你打算认个干……"

下面的话还未出口,只见这二人分左右飞出两丈多远,即刻毙命。

罗公子转身要走,岳霆喊道:

"站住!"

"干什么?你打算连我也杀掉吗?"

"你姓什么?"

"姓罗!"

"车上灵柩里是你什么人?"

"是被你杀害的我的父亲罗汝楫!我父被你刺伤后,我们来严州医治,但医治无效,于前日故去。我要扶柩回京!"

"你为什么不报杀父之仇?"

"因你刚才救了我一命。但此仇日后一定要报!"

"你方才和那两个死鬼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什么话?"

"下毒害韩世忠夫妻的话。"

"信不信由你!"

"罗大千你休走!我要为屈死的父亲报仇!"

说完就要伸掌,岳霆突觉眼前白影一闪,出现一个带孝的女子,仔细一看,是夺命竹刀杨虹。

杨虹二目中充满了悲愤。四目相对多时,杨虹颔首道:

"你没想到吧?"

"你来干什么?"岳霆沉吟道。

"阻止你杀罗大千!"

"为什么?"

"他和他父亲可不一样!"

"有什么证据?"

"地上的碎纸就是证据!"

"你能保住他吗?"

"保不住也要保!"

岳霆出手如电,直取罗大千,杨虹竹刀相迎,直奔岳霆哽嗓,二人交 手二百多招。只听得树后有人大笑道:

"公主早该如此!"

随话音从树后走出收生姥姥北宫月和长臂骷髅冷天星,二人未等杨虹说什么,就扑向岳霆。岳霆指着杨虹骂道:

"贱婢!没想到你在此埋伏下人了!"

杨虹急得眼睛都红了,愤愤道:

"胡说!我夺命竹刀岂是那等人?"

"姑娘快闪开,"长臂骷髅道,"我二人要用毒了!"

杨虹真要闪开,岳霆立刻就有丧生之危。杨虹跨前一步急忙道:

"不用你二人帮忙!我一个人足可收拾他!"

收生姥姥给长臂骷髅一递眼色,二人就要用毒。在这千钧一发之时,猛听虎鞭脆响,一人笑道:

"人家两口子闹着玩儿,你们两个在这儿凑什么热闹?"

还未见其人,长臂骷髅和收生姥姥赶忙夹着尾巴逃走了。杨虹扑向虎妞,放声大哭道:

"姐姐,你来得正是时候!"

"我己来多时了。你只管和罗大千送灵柩回临安吧,这里的事有我呢。"

回头一看,岳霆不知什么时候已不见了。

"姐姐,"杨虹跺脚道,"你看这可怎么办?"

虎妞扑哧笑了:

"死丫头,事缓则圆。我随后就跟他而去,你放心吧!"

岳霆离开杨虹和虎妞,急匆匆赶路。在路上,他已听说金国总管盖九霄,答应以湛芦剑换河南五城。韩世忠已奉圣命,亲自带湛芦剑离开了临安,将去开封面交 昭武大将军安颜粘罕。

岳霆把消息探准,随后急追韩世忠,要在暗中保护他。

一日,岳霆来到河南商丘。此时商丘已沦为金国属地。路上人烟稀少,市井萧条。大街南北虽有几户店铺,也是门庭冷落,来往行人都是面现饥色。

岳霆在东门里的一客栈包了东跨院里的一间东房。西房已有两名旅客,听这两人说话时舌根发硬,好像是金国人。只听那二人问店主:

"韩世忠大人到了吗?"

"今天正午到的,商丘县令已接入县衙。"

二更时分,岳霆透过窗户,见那二人换上了夜行衣帽,面罩青纱飞身上房,岳霆后面跟随而去。

来到一处高大的院墙,见前面的两人跳进去了,岳霆也飞身而入。进得里面来,是一座花园,再仔细寻找,那二人已踪影不见了。岳霆绕出花园,过了两栋砖房,前面闪出七间正房,只见灯烛辉煌,听有一人道:

"韩大人乃宋国名将,此番护送湛芦剑,面见我家王爷 ,可有其它礼品奉上吗?"

一苍老的声音答道:"本帅一生廉洁,奉圣命送剑到贵国,以剑换五城,还需再送什么礼品吗?"

"韩大人不怕我家王爷 恼怒吗?"

"你家王爷 乃金国名将,难道还会贪赃受贿不成?"

"好!好!算我没说。天不早了,请韩大人早早安歇吧。"

"不送!"

岳霆见那官员被家人领着往后宅去了。岳霆正想上前,突见两条黑影直奔韩大人房中去了,他赶忙跟随其后。

韩世忠回屋还未坐下,见推门闯进两个人来,问:

"你们是干什么的?"

两人同时嘿嘿冷笑:

"打发你上西天的使者!"

屋内两名武官一见进来刺客,横身挡在韩世忠身前,手按剑把喝道:

"你们竟敢谋刺国家钦差,真是罪该万死!"

两名武官正要拔剑,忽然身子一颤,每人前胸插进了一把匕首,晃了几晃,翻身栽倒在地。

又一把匕首如流星赶月般射向韩世忠,韩世忠侧身躲过。刚想进步还手,只见两名刺客双睛暴凸,嘴角流血,向前踉跄两步栽倒在地。

韩世忠一看,眼前是一位头戴草帽,身穿蓑衣,背伞赤足的年青人,万分感激地说道:

"壮士救某一命,请问尊姓大名?"

岳霆堆金山,倒玉柱,跪倒磕头道:

"岳飞之子岳霆给伯父叩头,伯父受惊了!"

"原来是岳贤侄,"韩世忠急忙双手相搀,泣不成声道,"快起来,快起来!本帅未能保住岳帅性命,今天倒让贤侄替我解危了,惭愧啊,惭愧!"

"奸相弄权,伯父自身还难保,"岳霆站起身来道,"何言'惭愧'二字呢?伯父赶快吩咐人将尸体掩埋,以免走漏风声。"

这时,从外面走进一人,进门一看地上的四具尸体愣住了。韩大人怒斥道:

"刘中军你刚才到哪里去了?"

"卑职该死!县太爷命人把卑职唤去,说今夜恐有刺客,让我多加小心。卑职急忙赶回来,谁知你……"

韩世忠看了看身旁的岳霆,回头道:

"念你随我多年,这次饶恕你!快把尸体弄到荒郊掩埋,不许让人知道!"

"卑职遵命。"

一会儿,刘中军又领进三个人,用毯子把四具死尸裹好背出去了。亲兵进屋打扫了血迹,又重新献上茶来。

二人入座后,岳霆道:

"伯父奉圣命送湛芦剑,手下带多少人?"

"方才被害的叫史文瑞、马朝忠,他们随我都二十多年了。还有就是刘中军,武功还不错,随身带二十名亲兵。贤侄问此何意?"

"伯父乃宋朝勇将,金兵闻名丧胆。此番送剑割城,恐怕凶多吉少。"

"两国相争,不斩来使,这是天经地义的,金国岂能无理?"

"但方才所发生的一切,又如何解释呢?"

韩世忠踌躇半晌道:"依贤侄之见呢?"

"小侄愿扮成大人中军,随伯父前去,见机行事,方可助一臂之力。"

韩世忠拉住岳霆手道:"那太好了!不过就是有劳贤侄了。"

几天后,韩世忠带岳霆、刘中军等人来到开封。

开封乃北宋故都,金国入侵之后,刘豫曾在这里当过伪皇帝。刘豫死后,金国大太子完颜宗翰坐镇开封。

开封城街道整洁,铺户稠密;行人摩肩接踵,车水马龙往返。虽不如北宋时期繁华,倒也比较热闹。

北宋皇宫武英殿前,粘罕接待韩世忠。武英殿外,金兵列队,号带飘扬;戈戟映天,旌旗蔽日;文官皂袍素带,武将盔明甲亮。

粘罕正座,身后八员战将别刀挂剑。

韩世忠下首相陪,身后站着扮作中军的岳霆和手捧湛芦剑的刘广全。

场面肃穆、沉寂,紧张的气氛令人窒息。粘罕傲气十足,开口道:

"韩大人奉圣命前来交 剑,怎么还不把剑呈上来?"

韩世忠不慌不忙,回答道:"本官奉圣命送剑,但必须王爷 先交 割五城之约,否则不敢从命!"

粘罕怒吼道:"你国皇帝尚为儿辈,你敢抗命吗?"

韩世忠义正词严:"两国相交 ,信义为本!"说罢,从怀中取出一封公札,"这有王爷 和贵国总管书信为凭,难道失信不成?"

粘罕冷笑一声道:"湛芦剑既然已拿来了,你还想带回去吗?"

韩世忠寸步不让:"如不交 割五城,本官愿与湛芦剑共存亡!"

"就凭你们三人和手下几个残兵,能保住此剑吗?"

韩世忠冷哼道:"兵不在多而在精!"

粘罕哈哈大笑道:"好!不愧为大宋名将!这么办吧,我派八将和你们比武,你们如果能赢了我的八将,宝剑交 上,立割五城;如果你们输了,那就不客气了!宝剑留下,五城不割!"

韩世忠一愣,正在想如何对付,岳霆道:"既然王爷 这么说了,韩大人就和王爷 当面讲清,本中军愿一人斗八将!"

相关栏目:
  • 三侠五义
  • 兴唐传
  • 七剑十三侠
  • 绿牡丹
  • 永庆升平后传
  • 说岳后传
  • 小八义
  • 杨家将
  • 永乐剑侠
  • 雍正剑侠图
  • 隋唐演义
  • 三侠剑
  • 小五义
  • 薛家将
  • 罗通扫北
  • 薛仁贵征东
  • 薛丁山征西
  • 儿女英雄传
  • 三遂平妖传
  • 呼家将
  • 薛刚反唐
  • 续小五义
  • 荡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