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古典文学网,祝您阅读愉快!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学经典 > 经典文摘

庄子到底有多狂?

作者:王博来源:庄子哲学发表于:2015-07-02 10:30:41阅读:

    对于一个追求中庸和适度的民族来说,狂的魅力有时是无法言说的。囿于生存的环境,人们往往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掩饰自己对于狂的追求和渴望,但有时这种追求和渴望总是会不经意地流露出来。譬如通过他的更喜欢李白而不是杜甫,或者他的偶尔的放歌纵酒,或者只是他的对庄子的欣赏。“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似乎不仅是李白个人的自白。放歌纵酒,也不只是魏晋名士风流的影子。而他们都可以让我们想起另一个人,那就是庄子。

    其实庄子的日常生活是很难用“狂”这个字来形容的。虽然由于他生活的年代距我们现在有两千三百多年,因此我们几乎不能描述他的具体生活。但是透过他的著作表现出来的他的处世方式,我们仍然可以做出上述的推断。他是一个不谴是非以与世俗处的人,他是一个小心谨慎的人,他是一个销声匿迹自埋于民的人,像这样的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人,他又如何能狂呢?但也许他只是出于某些理由在刻意地掩饰着什么,可是总有纸包不住火的时候。在某些关键的时刻,庄子总能表现出特殊的姿态,让我们领略些“狂”的意味。

    《史记·老庄申韩列传》记载:

    楚威王闻庄周贤,使使厚币迎之,许以为相。庄周笑谓楚使者曰:千金,重利;卿相,尊位也。子独不见郊祭之牺牛乎?养食之数岁,衣以文绣,以入太庙。当是之时,虽欲为孤豚,岂可得乎?子亟去,无污我!我宁游戏污渎之中自快,无为有国者所羁,终身不仕,以快吾志焉。

    作为最早给庄子立传的人,司马迁只用了几百个字来描写这位伟大的哲人。他一定是觉得庄子的生活态度是非常地与众不同,因此刻意记录于此。确实,对于热衷于追逐权力和财富的一般人来说,庄子的做法是难以理解的。当千金之利和卿相之位摆在面前的时候,他拒绝了。司马迁的叙述与《庄子?秋水》的一段记载是类似的:

    庄子钓于濮水。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曰:愿以境内累矣!庄子持竿不顾,曰:吾闻楚有神龟,死已三千岁矣,王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二大夫曰:宁生而曳尾涂中。庄子曰:往矣!吾将曳尾于涂中。

    如果我们把《秋水》和《老庄申韩传》做一个比较的话,后者无疑包含着更多的意味。那里不仅有对卿相之位的拒绝,而且在拒绝的理由中特意提到了“自快”和“以快吾志焉”。这让我们看到庄子其实是一个很任性的人,不喜欢被束缚,即便那束缚来自于有国者。我们是不是已经看到了狂呢?当然,对卿相之位的拒绝就已经够狂的了,而拒绝的理由是“自快”,则更是狂上加狂。

    也许,《秋水》中记载的另外一个故事把这种“狂意”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

    惠子相梁,庄子往见之。或谓惠子曰:庄子来,欲代子相。于是惠子恐,搜于国中三日三夜。庄子往见之,曰:南方有鸟,其名曰宛刍,子知之乎?夫鹓鶵,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于是鸱得腐鼠,鹓鶵过之,仰而视之曰:吓!今子欲以子之梁国而吓我邪?

    这里的爽快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了一个比较。被惠施那么看重的相位,在庄子看来不过像一只腐烂的老鼠,只有鸱(猫头鹰)才会喜欢的东西。庄子是以鹓鶵(凤凰)来自况的,此鸟“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对于腐鼠是避之惟恐不及,又怎么会谈得上去追求呢?

    生活中的庄子是没有梧桐、练实和醴泉的,因此对政治权力的拒绝意味着要延续他困顿的生活。庄子曾经做过漆园吏,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职位,学者间并没有一个一致的看法。也许漆园是一个基层的行政单位,也许只是漆树的园子。但无论如何是很卑微的,而且庄子似乎也没有做很久。他的家境是贫困的,“处穷闾隘巷,困窘织屦,槁项黄馘”,这有似于颜回。不知道这是不是他喜欢依托颜回的一个理由?但颜回是一个谦谦君子,生活在仁和礼的世界,庄子不是,也不想是。当颜回和儒生们为了仕而学的时候,“其学无所不窥”的庄子却自觉地和政治权力拉开了距离。在一个把“学而优则仕”看做是生活正途的社会中,庄子“学而优而不仕”的态度自然显得非常的另类。

    庄子确实是另类的,这使他喜欢“畸人”之名。作为畸形的人,他有着和正常人不同的想法,也过着和正常人不同的生活。这不仅表现在对权力的拒绝,还表现在其他的方面,譬如对生命和死亡的理解上面。在世俗的眼中,出生和死亡是生活中重要的事件,因此有一系列的仪式迎接生命的到来,礼送生命的结束。可是庄子不同,基于自己对于生死的理解,他对于这些仪式给予了足够的蔑视。《至乐》记载:

    庄子妻死,惠子吊之。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惠子曰:与人居,长子老身。死不哭,亦足矣。又鼓盆而歌,不亦甚乎?庄子曰:不然。是其始死也,我独何能无然。察其始,而本无生。非徒无生也,而本无形。非徒无形也,而本无气。杂乎芒忽之间,变而有气。气变而有形,形变而有生,今又变而之死。是相与为春秋冬夏四时行也。人且偃然寝于巨室,而我嗷嗷然随而哭之,自以为不通乎命。故止也。

    世俗的丧礼显然是没有遵守,不仅如此,还有鼓盆而歌的举动。庄子似乎刻意地想向世俗宣示着什么。这当然有他的理由,但问题不在于这种理由,而在于他对于这理由的坚持,并付诸行动。很多人或许有和庄子同样的想法,但是他们会把这想法隐藏起来,妥协于人群和世俗,循规蹈矩地行事。但庄子不,他想尽可能地做一个真实的人,也就是真人。虽然处在人间世中,人不得不“吾行却曲”,也就是被扭曲,如庄子的“不谴是非以与世俗处”,但是对真的追求永远不会消失,并一定会在生活中表现出来。

    这种坚持也表现在庄子对待自己的死亡的态度上。而且与“庄子妻死”的一段相比,万物一体生死一条的意识表达的更加明确。《列御寇》记载:

    庄子将死,弟子欲厚葬之。庄子曰:吾以天地为棺椁,以日月为连璧,星辰为珠玑,万物为赍送。吾葬岂不备邪!何以加此?弟子曰:吾恐乌鸢之食夫子也。庄子曰:在上为乌鸢食,在下为蝼蚁食,夺彼与此,何其偏也?

    死亡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它是向天地的回归,与日月、星辰、万物等合为一体。在这样的理解之下,人间的所谓陪葬的厚薄又算得了什么呢?而既然是一体,当然也就没有乌鸢或者蝼蚁的区别。这是真正的达观,达代表着通,自己和天地万物的通为一体。达观不免显得有些冷酷,儒家精心营造的温情脉脉的东西在这里被打的粉碎。但这却是世界的真实和真实的世界。庄子像是那个说出了国王什么也没有穿的小孩,他以自己的童心追求着真实实践着真实。

    (摘自《庄子哲学》/王博/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年7月)
本文来源于古典文学网www.gdwxcn.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 左宗棠八句经典名言:能受天磨真铁汉,不遭人嫉是庸才

    1.

    好便宜者,不可与之交财

    多狐疑者,不可与之谋事

    好贪便宜者,和他交财必然会造成不愉快。多疑的人,无法和他一起做事,因为合作最重要的就是彼此坦诚,互相猜忌是无法合作的。

    2.

    身无半亩,心忧...

  • 曾国藩哪四句家训,让后代没出过败家子?

    有副对联这样概括曾国藩的一生:“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为师为将为相一完人。”

    但其实曾国藩一生成就,靠的只是四句话。靠着这四句话,他屹立于内忧外患的时代,人格、学问、事业皆佳,无论毁之誉...

  • 庄子:活明白的人,都懂得这五句话

    一、先学会爱自己,才能去爱别人

    夫道不欲杂,杂则多,多则扰,扰则忧,忧而不救。古之至人,先存诸己而后存诸人。——庄子

    翻译:事情一多就杂,一杂就乱,乱了就容易招祸,直至无可救药。所以...

  • 庄子到底有多狂?


    对于一个追求中庸和适度的民族来说,狂的魅力有时是无法言说的。囿于生存的环境,人们往往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掩饰自己对于狂的追求和渴望,但有时这种追求和渴望总是会不经意地流露出来。譬如通过他的更喜欢李...

  • 庄子:别活在别人的眼里,也别活在自己的情绪里

    大海中的一滴水,沙滩上的一粒沙,你没那么重要,何须在意别人的看法。

    流星背后的月光,落叶堆积的泥沙,世事纷繁变化,何必沉湎昨日的童话。

    生活在此处,不在别处,在你的心里,不在别人的眼里。泰戈尔曾说...

  • 老子《道德经》:领悟了这四个字,你想不优秀都难

    春秋时期,魏国靠近楚国的地方有一小县,一个叫宋就的大夫被派往这个小县做县令。

    在两国交界处,分属魏楚的两个村庄比邻而居,两国村民都喜欢种瓜,宋就到任的这年春天,这两个村的村民又在交界处种下了瓜。但是...

  • 苏东坡:人生最好的境界,是丰富的安静

    我们活在物欲横流的当下,有的人沉溺于人世浮华,有的人专注于利益法则。

    我们生活在一个信息过度发达的时代,繁杂的各种信息让我们应接不暇,使我们变得浮躁。

    苏东坡说:“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rd...

  • 灵隐寺一幅对联,点醒多少世人

    杭州灵隐寺内,挂着这样一幅对联:

    人生哪能多如意

    万事只求半称心

    语言虽朴实无华,却饱含着人生哲理,写尽了人生。

    万事只求半称心,意味着常常要知足常乐、随遇而安。

    林语堂先生说,这是“中...

  • 《楚辞》经典30句:吾将上下而求索

    《楚辞》是汉人编纂而成的一部诗歌集,以屈原作品为主,又编入后人的仿作,其中仍以屈原的诗歌最为经典。

    1.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离骚》

    想到草木不断飘零凋落,担心美人会到迟...

  • 水墨意境,美到窒息

    到闲人闲处,更何必,问穷通。
    但遣兴哦诗,洗心观易,散步携筇。
    浮云不堪攀慕,看长空、淡淡没孤鸿。
    今古渔樵话里,江山水墨图中。

    千年事业一朝空。春梦晓闻钟。
    得史笔标名,云台画像,多少成功。
    归来...

相关栏目:
  • 文化杂谈
  • 经典文摘
  • 风云人物
  • 国学资讯
  • 儒家
  • 道家
  • 墨家
  • 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