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古典文学网,祝您阅读愉快!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古典小说 > 古典武侠小说 > 三侠剑
最新推荐

第十四回 萧银龙密林会侠女 于化龙顽皮引大祸

作者:来源:发表于:2017-02-10 17:57:28阅读:

老剑客夏侯商元,献了一手绝技“摘刀抱马”,把张其善就给镇住了。说话就得算数哇!张其善一想,这个人武艺这么高,偷我的刀,我连一点都不知道,要摘我的人头也是毫不费力。如果我真把这位惹急了,言而失信,他一怒之间或许要了我的命啊。张其善权衡利弊一琢磨,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干脆我别惹事了,见好就收,况且胜英跟我说得挺清楚,人家就是为二鼠和三宝来的,对其它方面人家不干预别的事。我要答应他的要求呢,这个事就算完了,他们回大清朝,我还当我的玉王。张其善思前想后打定了主意,冲着胜英和夏侯商元一抱拳:“哈哈哈,老剑客果然名不虚传,我是心服口服,本王说话历来算数,咱怎么说的就怎么办。来人!把秦尤给我带上来,三宝奉还!”“是!”有人把三宝递给胜英,有人把秦尤他们三人给推过来了,交 给三太、贾明和杨香武。

胜英一看,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暗道,没有我师兄帮忙,无论如何也得不到这么个结果呀。对夏侯商元是无限感激。但是他也看出来了,张其善也是位英雄。胜三爷冲张其善一抱拳:“王驾千岁,我这谢谢您了。青山不老、绿水长流,今后咱们还有见面的时候,我胜英必定报恩!”

“胜老英雄,您不要再客气了,全怪小王一时糊涂,但愿咱们不要结仇,以后咱们还许是好朋友!”可是就苦了秦尤这三鼠。这三个人直咧嘴呀,秦尤唉声叹气,这个后悔劲儿就甭提了。心说要知现在何必当初,实指望到了马公城有了靠山,没想到胜英这一来,张其善就变了卦。看来我秦尤瞎了眼,走错了一步,现在后悔已来不及了。

张其善一看一切事都办完了,这才对胜英说:“如果老英雄若相信我,请到王宫住几天,我要好好招待招待你们。”胜英一想不行,虽然说跟张其善和解了,但是事情都有变化,正可谓此一时,彼一时也,夜长了梦多,迟则生变,这是非之地是绝不能久留哇。因此胜英再三称谢婉言地谢绝了。

张其善收兵撤退,返回了马公城,暂且不提。单表胜英,夏侯商元带着八小,还有萧杰父子,赶车的老板,及四十名伙计,押着三鼠,来到了萧家镇。萧杰先命人把三鼠押到了空房严加看守,但是不要断了他们的饮食。因为这是国家的要犯,得留活的。然后众人到大厅落座,互谈分别后的情况。说到高兴的时候,众人捧腹大笑;说到难过的时候,大家唉声叹气。胜英说:“我不能在此地久留,明天我就回大清。”

这一句话惹得夏侯商元一阵的难过:“兄弟,这次分手,不知道何时才能相见,愚兄这把年纪了,有今天就没明天,恐怕咱哥俩见不着了!”

胜英一笑:“师兄,您这是怎么了,您往少说也得活一百二十岁,怎么能说见不着呢?说不定我得死到您前边,我相信咱弟兄相见有日!”“唉,但愿如此,借你吉言!”就在这天的下午,外边马挂铃铛一响,来了一伙人。来的正是孟家寨的寨主,九头狮子孟凯。孟二爷闻讯来到,马公城发生这么大的事,孟凯能没耳闻吗?听说三哥在这焉有不看之理。所以带着十几名仆人和不少礼物来到萧家镇。

胜英、萧杰小弟兄全都接出来,老弟老兄一见面,这个高兴劲自不必说。胜英在当中,孟凯在上垂首,萧杰在下垂首,这三侠携手揽腕走进大厅。萧三爷吩咐一声:“摆酒,今儿个咱们是一醉方休!”

夏侯商无居中而坐,三侠在旁边相陪,小弟兄们坐在下面,由萧银龙陪着,开怀畅饮。这就叫:酒逢知己干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呀!过命的朋友坐在一块儿说不完的心里话,胜英就把这些年所遭所遇,向两个兄弟讲说了一遍,众人听了,不住地赞叹。孟凯就说:“三哥,我真想你呀,现在远离家乡,漂流在异地,我的心始终惦记着原籍,树高千丈,叶落归根,我早晚得回故乡,咱们弟兄还得在一起做买卖。另外我还有件事,我有一子名叫孟金龙,就是老剑客夏侯商元的徒弟,这孩子武艺精通,力大过人,就是有点憨傻,将来我想把他打发到镖局去,望求你多加指点,我的孩子就跟你的孩子一样!”胜英点头:“什么时候叫金龙去,我都欢迎。”孟凯大喜。

萧杰也想起一件事来,说道:“我儿子萧银龙今年已十六岁了,也是成人 了。在我身边就把他呆废了,这回您走最好把他带着,如果三哥不嫌弃的话,让我儿拜你为师。”夏侯商元一听:“正好,我看这师父找得对。”说拜还就拜,把这张桌子搭到一边,摆好香蜡,让胜英居中而坐,萧杰把儿子叫过来拜见师傅。萧银龙挺高兴,趴在地上给胜英磕了四个头:“恩师在上,弟子银龙给师傅磕头。”打这以后萧银龙就是胜英的徒弟了。胜英哈哈大笑,让他拜见师兄黄三太,见过其他弟兄。大家重新归座,又接茬喝酒。

萧杰接茬说:“三哥还有一件事。银龙已经不小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将来这孩子的婚事我也托付三哥了,您看着,如有门当户对,年貌相当的,您就从中做主。”胜英一笑:“三弟,你今天还真说着了,我临来的时候到了一趟莲花湖荷叶岛,见着我的老朋友于凤恒。这个人大概你也认识,他有二男二女,这两个姑娘长得颇具人才,长女叫于金凤,次女叫于银凤,现在金凤姑娘也十六岁了。于凤恒也曾经托付过我,叫我给找个女婿,今儿个你又托我,我看你们两家门当户对,不如把于金凤姑娘就许配给银龙,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哎呀,三哥,我太感谢你了!要提起来那于老侠客,江湖上颇有名气,我们两个人交 情也不错呀,他的姑娘都那么大了。妥了,这事咱们一言为定。”小弟兄们一听,纷纷举杯向银龙贺喜。贾明把大嘴一咧,晃着冲天杵的小辫说道:“我说银龙啊,没有你这么合适的,你这刚拜过了老师,又有了媳妇。我跟我三伯父这么多年了,连个媳妇的影都没见着,你这叫后者居上。今儿个我非敬酒三杯,来,喝!”大家一阵的大笑,纷纷向银龙敬酒,老弟兄也欢声笑语。

孟凯想留胜英多住两天,胜三爷一摇头:“不行啊!我现在身上带着三宝,押着盗宝的贼寇。多一天我也不敢呆,夜长了梦多,我打算早日回南京,料理此事,等把案子一交 ,我就放了心啦。咱们弟兄相见有日,还长着呢。”孟凯一听也对,也就不勉强了。就这样掌灯以后,席散,他们老哥几个睡到一间房子里头,彻夜长谈。

第二天早上,老哥几个早早地起来,那小哥几个也都起来了,打点行装准备起程。连萧杰带孟凯,还有老剑客夏侯商元全都把胜英送到海港。这时船早已准备好了,把三鼠押进底舱,上了锁,叫三太、香武在这负责看管。把一切的事都料理完了,胜英来到岸上,向三老告别,临行之时谁的心也都不是滋味呀!大伙都说,但盼着咱们早日能相见。胜英一看时候不早了,必须马上开船,洒泪向众人辞行,登上大船。水手提锚撤跳,扯起风帆,大家是挥泪而别。

不表孟凯、萧杰、夏侯商元,单表胜英。回到舱里面想起这些天的经过,真好似在云雾之中啊。一阵高兴,一阵担忧,酸甜苦辣,什么滋味都有了。胜英把三宝带在怀里头,不敢疏忽大意。小弟兄们轮流看守三个要犯,一路无话。这一天靠进福州,爷几个弃舟登岸,先到本地衙门挂了号,说明来意。本地的人都知道哇,朝廷有旨,严拿三鼠,闹了半天胜老镖头帮着办案。如今把贼抓到了,国宝也得着了,这可是个喜事。福州的知府衙门,派了二十名解差,打囚车木笼,拿出刑具给带上,装入囚车,一直护送到南京。

一进南京城,胜三爷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呀,阿弥陀佛,总算到家了!小弟兄们也都格外地高兴。他们先没回镖局,直接赶奔古楼西按察使衙门。胜英叫大家站住,自己上台阶先投递名片,要见王熙王大人。当差的都认识胜英:“老英雄,您请稍候片刻。”撒脚如飞上里边送信儿去了。王熙一听胜英回来了,而且把国宝找回来了,真是心花怒放,把胜英接到花厅,然后命人把三鼠带上来,经过对证审查,投入大牢。

胜三爷坐下之后,从怀里取出三宝往桌上一放:“请大人过目。”王熙看了看三宝,鸳鸯镯,珍珠汗衣,九凤金钗一点都不错,是完璧归赵。他小心翼翼地把宝物包好,命人锁到库房,准备择吉日送往北京。王熙马上传话,在花厅摆酒,为小弟兄们贺功。

胜英摆手:“大人,这案子能结,全靠大人的维持,小老儿感恩非浅,我镖局子的事还挺多,我要回去看看。”

王熙一看胜英执意不肯,也不好勉强,这才把他们送到门外,拱手告别。王熙回去,马上给皇上上了奏章,然后派专人押着三鼠和国宝进北京暂且不提。

单表胜英,带着众徒弟,来至南京水西门,到松棚英雄会,十三省总镖局。伙计们一看总镖头回来了,喜出望外呀。这么一喊不要紧,神刀李刚、弼昆长老,诸葛山真,伙计们全都接出来了,真好比众星捧月一般,把他们爷几个接到里面,问寒问暖。坐下之后胜英又把以往的经过讲说了一遍,大家听完了之后无不兴奋,李刚马上传话:“镖局子放假三天,隆重祝贺,迎接总镖头归来!”大伙一听这个乐呀,杀猪宰羊、买酒买菜,这就做开饭了。里里外外喜气洋洋,人们是一片欢笑。胜英把萧银龙叫过来,把于兰也叫过来,向大家做了介绍:“这是我俩徒弟,从今以后咱们镖局又多了俩少镖头!”

于兰和银龙给大家见了礼,大家还给了赏钱,都替胜英高兴。

一晃,三天的热闹劲儿过去了,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做买卖的做买卖,该干什么干什么,在这一段时间里是平安无事。胜英抽空就教小弟兄们武艺,现在小弟兄共八个人:黄三太、杨香武、欧陽德、张七、李昱、贾明、于兰、萧银龙。这哥八个,每一天在黄三太的带领下,练的是二五更的功夫。刀法、镖法,十八般兵刃,胜英是精心地传授。他发现这哥八个最有出息的是萧银龙,别看他年纪小,长得带劲儿,也特别聪明。一教就会,举一反三,进展相当快,把胜英的刀法、镖法就学去了不少。胜三爷大喜,对这样的徒弟,他更加教得起劲儿了。

光陰似箭,转眼之间又到了一年。这一天胜英心里想,我三弟萧杰曾经嘱托我,给银龙这孩子定亲。银龙十七啦,这门亲事我得早早地把它定下来,成全他两家,了却这个心事。

这天他把萧银龙叫进来。银龙施礼道:“参见师傅。”“银龙啊,我跟你商量件事情。在我要离开马公城的时候,你父曾经拜托过我,给你定亲。当时我也说了,莲花湖荷叶岛有一户老于家,就是老侠于凤恒。他有个大女儿名叫于金凤,跟你同年同庚,你们两家门户相当,我已经做主给你们两家结亲,你爹也高兴,大家也都同意了。如今已经过去一年了,你现在也不小了,我想叫你拿着我一封书信,赶奔荷叶岛前去相亲,你看如何呀?”

萧银龙脸一红:“师父,一切都由您决定!”“那好吧。从明天开始就放你的假,到帐房支五十两银子,买套衣服再买点礼物,你就去荷叶岛。到那不认识没关系,你就拿着我的信去。”“弟子遵命!”萧银龙出来了,胜英命人给他支五十两银子,银龙打点包裹,准备起身,小弟兄们全都围拢过来,羡慕得不得了哇。贾明腆着草包肚子说:“小伙儿美事来啦?到那见着我弟妹给我代个好,听见没听见。等你到洞房花烛夜那天,我还得闹洞房喝喜酒呢,嘿嘿嘿嘿!”

萧银龙推了他一下:“去你的,现在开什么玩笑,八字还没一撇呢!”“什么没一撇,我三伯父都给定准了,那还错得了呀。你就等好事吧!”大伙儿一笑。

到了第二天,银龙换上一件新衣服,把大辫梳得溜光水滑,礼物也准备好了,向胜英辞行。胜三爷一看真高兴啊,人配衣服,马配鞍,萧银龙本来长得就漂亮,再一扮上,显得更水灵了。“银龙,都准备好了吗?”“师父,都准备好了!”“嗯,这封信你拿着,亲手交 给老侠于凤恒,他见着我的信,一切就都清楚了。顺便你代替为师向他全家问候。”“弟子谨遵师命。”“另外,他家住在莲花湖里荷叶岛,那可不是个好地方,你要速去速回,千万不要惹事,记住了吗?”“是,徒儿遵命。”“那你就走吧。”萧银龙向弼昆、诸葛山真、李刚、胡 景春及小弟兄们一拱手,离开十三省总镖局赶奔莲花湖。

一路无话。这一天来到莲花湖,道他认识吗?不认识,都是他师傅和三太师兄告诉他的。这小伙又聪明,自然就找到了。他到了莲花湖的边上一看,立刻被吸引住了,这儿的景致太美了。碧绿的湖水,长满了荷花。荷花的颜色格外的鲜艳。有红的、粉的、白的、藕荷的,还有的荷花好几种颜色,再看水中还有活鱼。萧银龙一看心旷神怡,这个地方、真是天上人间,世外的桃源,人若在这安家,都能多活十年哪!

萧银龙光顾看景致了,结果把正事给忘了。溜达来溜达去,他忽然想起来了,对呀!我是奉师之命前来相亲的,光顾看这玩意了,我得雇只船去荷叶岛。可是他转悠了半天,也没雇着船。小侠客一皱眉,只好等有了船在进岛吧!他想找个地方住下,就直奔正东下来了。他哪里知道,正东是一片原始密林,里面还有几道土岗,越走是越见不着人,越往里走越找不着村庄镇店。这个时候日头向西转了,树林里的光线很暗。银龙不由得一阵起急,心说我就忘了这手了,也没有问问师傅,如果当天进不了莲花湖,我住到什么地方,这糟糕不糟糕。

萧银龙正在着急呢,忽听前边喊了一声:“救人哪,救人哪——!”啊!银龙就是一愣,他听出来了,是个女子的呼救声。银龙暗道不好,在这个地方有女子的声音,一定是遇上歹人了。想到这塞北观音“唰!”甩掉外衣,把刀就拽出来了。您别看萧银龙岁数不大,有两件武器,这口刀叫五金折铁刀,乃是他父萧杰所赠,临离开澎湖时他爹给他的,他把这口刀视如生命,连睡觉的时候都抱在被窝里。另外还有一对兵刃,就是判官双笔。还有胜英所赠的镖囊,内装六只亮银镖。此刻小英雄蹿到高坡上,顺声音,拢目观瞧,这才看清楚,在这十坡下头跑来一个女孩子。再看这个姑娘发鬓蓬松,衣服不整,累得嘘嘘带喘,手里边拎着一对柳叶尖刀,一边往前跑,一边呼救。再往这姑娘的身后一看,在三十步以外,追来一只大黑熊,就见这家伙张牙舞爪,眼似金灯,张着血盆大嘴,龇着獠牙,甚是凶恶,吼叫着追这女孩子。现在这个姑娘已经跑得没劲了,三步一个跟头,五步一个趔趄,眼看就要叫黑熊给撵上了。萧银龙见此光景哪有不管之理?小英雄双脚点地“噌噌噌”往前紧蹿几步,把这个姑娘给让过去,就把黑熊给拦住了。双手捧刀,照头就剁,这黑熊往旁边一躲,银龙这一刀就走空了。这只大熊放弃了姑娘,吼叫着奔萧银龙来了。

书中代言:熊这种东西也是一种猛兽,力量又大又残忍,一个人的力量哪能抵得过他呀?若非是萧银龙有武艺在身,不然非叫它美餐一顿不可。

再说银龙双手捧刀,“啪啪啪”就是几下,最后一刀扎到这熊的肚子上了,这一刀进去,在熊的背后,刀尖就露出来了。银龙把刀一撤,鲜血迸流,认为这黑熊死了呢,哪知这种东西真顽强,肚子破了,肠子出来了它照旧扑银龙。银龙一看这种东西怎这么厉害,转了几圈,“咔嚓”一刀砍到这东西的背上。这熊一激灵,照样往上冲,最后银龙没办法,从镖囊之中拽出两只镖来,照着师父的教法,一抖手两只镖飞了出去,正打在黑熊的眼睛上。这东西疼痛难忍,“嗷”一声怪叫,抹身就跑,银龙追上去,又是一刀,结果了黑熊的性命。

黑熊是死了,把萧银龙也累坏了。银龙把刀上的鲜血擦净,往旁边的一块石头上一坐,呼呼直喘粗气。再说那个姑娘,离着萧银龙不远,躲在一棵树后头,这些经过她都看到了,对萧银龙无限的感激。看看黑熊死了,姑娘从树后头转出未,来到黑熊的近前,把眼睛上的两只镖给拔了下来,擦干净,羞答答来到银龙的面前:“恩公,多谢您救命之恩,小奴我万福了。”

银龙一看是方才那姑娘,赶紧站起来一抱拳:“姑娘不必客气,天下人管天下事,这也算不了什么。”姑娘一听,看这个人多懂礼貌,看人家说的那话,就动了无限爱慕之情。心说这人是谁?我得弄清楚,回家告诉我爹娘,一辈子忘不了人家的好处。想到这姑娘就问:“敢问恩公尊姓大名,仙乡何处?”“我是在南京十三省总镖局来的,我姓萧叫萧银龙。我师傅是胜手昆仑侠总镖头胜英。”“哟!您是我三伯父的徒弟!”“啊”银龙就是一愣:“姑娘,你认识我师傅?”“那我怎么能不认识呢!那是我三伯父,还到我家串过门,跟我爹是好朋友。”

银龙一听,心中大喜呀:“请问姑娘尊姓大名?”“我姓于,叫于金凤。”

这一说不要紧,银龙脸“腾”就红了。这位正是我的未婚妻,我师傅给介绍的就是她,怎么这样巧,在这遇上了。银龙就觉着脸上发烧,心头扑扑直跳,可姑娘不知是怎么回事,还接茬往下问:“请问少侠客,您不在十三省总镖局,到这来干什么?”“嗯,这个——就是奉师之命前来下书。”“给谁送信哪?”“嗯,是位老侠客叫于凤恒。”“哟!那就是我爹呀,信在哪?给我就得了。”

银龙一想给她也好,省着自己介绍了。他从怀中取出师傅的信,双手往前一递。于金凤也不知道信里写的是什么,还没等给她爹呢,她就把信拆开看了。这姑娘还认识几个字,把信展开就念上了。

不念便罢,这一念“腾”脸就红了,闹了半天是给自己提亲的,眼前这个小伙就是自己的未婚夫。把姑娘臊的,一哆嗦把信掉到地上了。姑娘赶紧把脸转过去,她也抹不开,银龙也抹不开。两个人都把脸背过去,等了好半天,这姑娘才把信拣起来,放到信封里,揣在怀里。“他那个……那个……”姑娘的意思是说,你就跟我去于家庄,见我爹娘去就得了呗!她心早是这么想的,但是抹不开说,嘟囔了半天也没说。两个人正在这沉默呢,树林里来了个小子。这小子歪戴着帽子,散披着衣服,背后背着把鬼头刀,溜溜达达正走到这,往外一探头正好看见,心说这是干什么?旷野荒郊,渺无人际,一个年轻的姑娘,一个漂亮小伙儿,在这鬼鬼祟祟的准是没好事。今儿个让我遇上了,我也凑个趣,这小子想到这,说开风凉话了:“我说朋友,玩的挺高兴吧,谁让我赶上了呢,来来来,人人有份,也让我凑个热闹!”这姑娘闻听臊得满面通红,一抹头就跑了。

于金凤走了不提,单说萧银龙。银龙一听这话就不是人话,心说你弄清是怎么回事了吗?你就满嘴喷粪!银龙闪身一看,这小子可能有二十七八岁,六尺高,宽肩膀,细腰梁,歪戴着帽子,散披着衣服,背后背着把鬼头刀,薄嘴片,青眼圈,断梁胡 儿,一看就不是好人。银龙火往上撞,高声断喝:“什么人?萍水相逢,你竟信口雌黄!”“哟,小白脸子,你横什么呢,我也没说意外的话呀,我就说凑凑热闹,有什么了不起,本来我就都看见了吗!你跟那丫头蛋子鬼鬼祟祟你就没安好心,大爷我凑凑热闹,又有什么呢?”“你还敢胡说,大爷我摘你的牙!”“什么?摘我的牙,你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你也没打听打听大爷我是谁?我专讲究揍别人了,从来还没挨过别人揍。你个小毛孩子,我今天非教训教训你不可!”

这家伙说着往前一凑,抡拳就打。银龙忍无可忍,闪身一躲把拳头让过,底下使了个海底藏花,奔这小子小腹就是一掌,这小子使了个张飞骗马,银龙这一掌走空,二人就打在一起。这小子发现萧银龙挺厉害,拳脚不能取胜,把鬼头刀拽出来了:“小兔崽子,我要了你的命!”双手捧刀抡起来就剁。银龙一看他动了家伙,赶紧把自己的刀也拽出来了,刀对刀打在一起。萧银龙发现这个小子的功夫也不含糊,蹿、蹦、跳、跃,身子十分的灵便,而且这把刀呼呼生风,确实受过高人的传授。两个人战到二十几个回合,银龙一想我干脆使镖得了,想到这虚晃一刀跳出圈外。这个小子认为银龙败了呢,压刀就追。银龙一闪身躲到他的背后,拽出一只镖“啪!”就是一下。这只镖打得还真准,正扎到这小子屁股上,“噗”的一声,捅了个三棱眼儿,能有二寸多深,把这小子疼得“嗷”一声,带着这只镖就跑了,留下的是一道道血迹。

银龙一笑:“无能之辈,你逃命去吧。往后你说话可嘴下得留情,再让小爷我遇上你,再给你来个眼儿。”那小子一溜烟跑没影了。银龙一看一切风波都已过去,这才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来休息,想想刚才的事情,又可气又可笑。他笑的是,没想到刚才竟遇上了自己的未婚妻,我把信给了她,她一定回家交 给她爹,她家要是知道这事就好办了,省得我还抹不开说。哎呀,我得什么时候进荷叶岛呢?他看看天色已经黑天了,银龙一想今天晚上我是去不了了,哪有半夜串门的!干脆我先在树林里忍一宿吧,明个天亮我雇只船再进荷叶岛。银龙打定主意,把那只死熊拽到沟里头扔了,在树林里找了块干净地方,把外衣铺上,往这一躺,就睡了。还是年轻人,火力真壮,白天累了一天,晚上说睡就睡,时间不大他就睡熟了。

他刚睡,树林外头黑影一晃来了个人。这个人探头缩脑,东张西望,脚步非常轻,动作也特别快。这时萧银龙的呼噜声惊动他了。这个人顺声音找到萧银龙近前,左端详,右端详,然后点了点头,背着手沉思了片刻,一看萧银龙身上有一把刀。这把刀真挺好,绿色的刀鞘,银扒钩,银什件,白铜的刀牌,黄色的挽手,他这心一动,轻轻地把这把刀给摘下来了。摘完了往自己身上一背,看了看萧银龙毫无觉察,他又仗着胆子来,掐了萧银龙脸蛋一下。他这一拧不要紧,把银龙给弄醒了,萧银龙睁开眼睛,心说这是谁,闪目一看就见有个黑影,刷拉一晃,紧接着就不见了,原因是黑天,看不真切。

银龙赶紧坐起来,一摸刀没了!他的脑袋嗡嗡直响啊。这把刀是父亲所赠,视如生命。刀在人在,刀不在我就不能活呀,这是谁偷了我的刀?想起来了,准是方才被我打走的那个坏蛋,他一定记着我那一镖之仇,趁着我熟睡的工夫把刀摘走了。可又一转念,不对,他为什么光偷我的刀,没要我的命呢。既然他要报仇,结果我的性命才是呀,为什么掐了我一下?银龙睡不着了,站起来就找,结果找了个六门到底也没发现人影。把银龙气的,坐在一棵树下把眼闭上了,天黑不方便等忍到天亮再说。他闭上眼睛靠着树,心里头琢磨这件事,越想越憋气。

在他似睡非睡的时候,那条黑影又回来了,站到萧银龙靠的树后,银龙一点都没觉察出来。他把手伸出来又掐银龙的脸蛋,这手似挨上还没等挨上呢,就被萧银龙发觉了。少侠客火往上撞,心说你是什么人,三番五次戏耍于我,小爷我跟你拼了。萧银龙冷不丁一伸手,“嘿!”把那家伙的手腕子抓住,往怀里一拉,那家伙“噔噔噔”往前踉跄了几步,好悬没趴下,银龙从背后一伸手拽出判官双笔,朝那个人肋下便刺。那个人真挺灵巧,“啪!”一个跟头,折出去五尺多远,萧银龙这一下没刺上,就见那条黑影抹头就跑。银龙发现了,刀就在他身上背着呢,能放走他吗?萧银龙高声喊喝:“呔!小子你给我站住,快把宝刀还给我。”说着在后就追。那位还故意气萧银龙,跑着把刀还摘下来,冲着萧银龙摇了摇晃了晃,把那刀还摆弄摆弄。银龙那火就更大了,再看那个人一口气,跑到莲花湖的边上。有只船,他跳到船上了,荡桨摇撸,小船离开岸,“哗——”直奔荷叶岛,银龙追到岸边上一看,多巧,在旁边也停着只船,是只空船,他也没问问这是谁的船,干什么空着,夺宝刀的心切,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噌!”就跳上这只空船,驾起小船在后头就追。

原来萧银龙也是在水边长大的,水旱两路的功夫样样都行。萧银龙从小就驶船,要说撑一只船毫不费力呀,在后头紧撵。眼看就要把那只船给撵上了,可这时候就到了荷叶岛了。前边这条黑影一看银龙上来了,将身一纵登上陆了。银龙也跳了上去,两个人相距一丈多远,那个人一头钻进树林,撒腿就跑,银龙不舍,紧紧追赶。也不知追了多半天,左转右转,再一看前边那个人不见了。把银龙累得浑身上下汗水都湿透了。萧银龙一想他跑哪儿去了?今天说什么我也得把他找着,把刀夺回来。萧银龙光顾了找刀,就忘了这是什么地方了,现在他已身入虎口,到了莲花湖的心腹重地。萧银龙哪里知道这地方多厉害呀!他不顾一切东转西找,仍然找不见那条黑影。就发现前面有一所庄宅,大院套,青石头铺底,上头一色是大青砖,磨砖对缝。银龙脚尖点地飞身往上一纵,胳膊肘挂住墙头,长身躯往院里观瞧。这院里能有上百间房子,紧靠着这大墙有一座楼,楼上没灯一片漆黑,楼下点着灯呢,由于天热窗户都开着呢,往屋里看非常清楚。塞北观音萧银龙不看还则罢了,这一看是大吃了一惊。

本文来源于古典文学网www.gdwxcn.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 相关栏目:
  • 三侠五义
  • 兴唐传
  • 七剑十三侠
  • 绿牡丹
  • 永庆升平后传
  • 说岳后传
  • 小八义
  • 杨家将
  • 永乐剑侠
  • 雍正剑侠图
  • 隋唐演义
  • 三侠剑
  • 小五义
  • 薛家将
  • 罗通扫北
  • 薛仁贵征东
  • 薛丁山征西
  • 儿女英雄传
  • 三遂平妖传
  • 呼家将
  • 薛刚反唐
  • 续小五义
  • 荡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