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古典文学网,祝您阅读愉快!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古典小说 > 古典武侠小说 > 七剑十三侠
最新推荐

第三十六回 杨小舫穷途逢义友 周湘帆好侠结金兰

作者:未知来源:未知发表于:2017-02-09 00:25:07阅读:
    却说江西城内有个侠士,姓周名仿,字湘帆。祖上也是功臣之后。到了湘帆手里,他就学做商贾,在西门外开张磁器铺。只是癖爱武术拳棒,小时便喜拖枪使棒。他父亲在日,见他年纪虽小,膂力过人,便延请名家,教他武艺。湘帆生性聪明,一学便会。到了弱冠之年,从七八位有名大教习,学得一身武艺。纵跳如飞,拳法精通;十八般军器,件件皆能。尤善用飞刀,腰间常系一个飞鱼袋,内藏十八把柳叶刀,无论飞禽走兽,逢着了他,也算晦气,只消随手丢去,百发百中。最喜结交江湖上好汉。故此父母去世,幸亏兄弟周宏善于持筹握算,买卖精明,湘帆就把店事家事一切和盘托出,都是兄弟执管。他却做个清闲无事赛神仙,终日游玩,遇见不平之事,便要硬出头。人都惧他武艺高强,为人义气,因此方方一带,颇有声名。只是外面少些阅历,未经遇着异人,闻人讲起剑客,心怀倾慕。苦得无处寻踪,因此时刻放在心上,到处留意。

    那一日,在一家骨董店中闲坐,忽见一人走入店来,生得相貌魁梧,像个英雄模样,只是衣衫颇形潦倒。开口叫:“店主人,小可有一口宝剑求售。”便在腰间扯将出来,放在柜上。那掌柜的接来一看,仍旧放下,道:“客官,这是雌雄剑。两把插在一鞘内,故有阴阳面的。你若单有一口,却没人要。”那人道:“小可只为失散了同伴,故欲寻访朋友,没了盘费。剑是果有一对,欲留下一口防身。如今没奈何,只得一起售了。”掌柜的道:“不妨,你若要防身家伙,小店里尽有。只要拣一把寻常佩剑,那种一两八钱的,也可用得的了。”一面说着,那人已把那一口剑,连这镀金嵌宝的鞘子,一并取下来。掌柜的细细看过,便问:“客官,这剑要卖多少银子?”那人道:“我是家传之物,不知价值。闻得先君说起,值银百两。如今减去二十两,售你八十两银子。”掌柜的把剑插在鞘内,双手放在柜上,说道:“来不及,来不及。却要倒一个头来,与你二十两足纹,厘毫没得加增。”那人听了,面有难色。

    湘帆站在旁边,听他们交易,心中暗想:“此剑非是寻常,就来鞘子看来,镂嵌得何等精工。谅来是个旧家子弟。此人纵非剑客,定是一条好汉,如今流落异乡。我何不结识他,做个朋友?常言道:‘恩爱的夫妻,患难的朋友。’大凡英雄豪杰在落劫之时,容易相与;若到风云际会,鱼龙得水,就难寻着他了。今日不可当面错过。”忙开口问道:“仁兄高姓大名?贵乡何处?”那人道:“小弟姓柳名叶舟,姑苏人氏。”也问了湘帆姓名居址。湘帆说道:“仁兄莫非嫌其亏价?”那人道:“非嫌价小,实因可惜。”湘帆道:“仁兄何不当铺中质了几两银子,后日便可赎取?”那人道:“无如这兵器不要的,所以踌躇。”湘帆道:“既然如此,小弟借兄十两银子,未知可足使用么?”那人道:“十两尽足敷用。只是萍水相逢,怎好领受高情?”湘帆道:“四海之内,皆是兄弟,区区何足挂齿。但是小弟却未带在身边,有劳贵步,到寒舍奉上。”那人大喜道:“多承美意。”湘帆同他辞别了店主,一路说着闲话,来到家中。

    二人进了书斋坐下,家人送过香茗,湘帆便吩咐备酒。那人再四坚辞,湘帆道:“柳兄何必过谦。常言‘出外一时难’,秦琼卖马,子胥吹萧,自古英雄,也曾困乏。小弟生平最爱的朋友。柳兄若要寻访同伴,不嫌亵渎,就在舍下盘桓。”二人说着,家人搬出酒肴来,你斟我酌,说得投机。讲起武艺拳勇,一切江湖上事情,大家合意。湘帆心中大喜,知他是侠客。后来问起宁王作为,湘帆说他作恶多端,收罗勇士,暗伏军兵,自从得了李自然为军师,反情更露。私建离宫凌云阁,宠任一个禁军总教头,叫做铁昂,仗势欺人,无恶不作。那王府里头,变成会试的武场,天下的勇士,被他收罗了不知多少,岂有不想造反的道理,将来正德皇帝有些危险。闻得江南有徐鸣皋、罗季芳等一班豪杰,暗助朝廷,剪除他的羽翼,十分了得。这老奸恨如切齿,却又恐怕他们的剑术,里外防备,十分严戒。如今又广选美人进贡,无非蛊惑君心,想谋计江山天下。“吾兄江南人氏,定知这班豪杰的详细,可好说与小弟听听?”那人道:“蒙兄萍水相逢,如此错爱,小弟何敢深隐。我实姓杨名濂,字小舫,与徐鸣皋金兰结义弟兄。实因宁王各处画影图形拿捉,故此相欺,望兄休怪。”

    湘帆听了,喜得如获异宝,连忙踢开椅子,翻身便拜。小舫还礼不迭。湘帆便叫把残肴收了,快到兴隆馆中挑一席上等官馔来。小舫道:“承兄见爱,只是尊管们还须守口,不然又恐有累仁兄。”湘帆道:“杨兄只管放心。小弟有句不知进退的话,敢说么?”小舫道:“仁兄休谦,但说无妨。”湘帆道:“弟意欲鸦随彩凤,与兄结为手足,将来附于骥尾,情愿执鞭随镫。”小舫道:“兄说那里话来,承蒙不弃,是极妙了!”湘帆连忙吩咐摆上香案,就此结为昆季。湘帆年小,叫小防为兄。

    少顷重摆酒席,二人饮酒谈心。小舫把自己出身,后来遇见徐庆、鸣皋,到苏州,还扬州,并鸣皋、季芳一切初起的事,后来到镇江茅山破金山寺,直到太平县众弟兄失散,独自一人逃了出来,身边银两无多,早已用尽,东寻西访,一月有余,却一个都没有看见,又恐被他们拿住,所以来到此间暗暗打听,闻得捉住两个,在鄱阳湖被人劫救,故此略略放心。湘帆听了,喜得手舞足蹈,说道:“兄长见过剑仙,却是何等样子?小弟想慕已久,可能得见?”小航道:“也与常人一般。不过他剑术利害,为人义侠,也是凡人。直要将来修成证果,方为剑仙。却又不肯来管凡间之事,那就真个寻他不见了。如今贤弟要见剑客,只要弟兄们常聚一处,总有面见之时。”湘帆道:“小弟原是闲身,久欲遍游天下,只恨无伴。今得兄长到,真乃天赐与我。就此居住我家,朝夕可以聚首,同你寻访各位兄长到来,即便一同出去,相助兄等一臂。”杨小舫正在进退维谷之时,遇见了湘帆如此好客,知他武艺高强,飞刀绝技,心中甚喜又得了一个帮手。就此住在他家。

    光阴荏苒,不觉冬没春初。闻得那一日宁王十美游街,哄动江西各府州县。南昌城内外,人千人万,料想众弟兄总有在此。到了这日,小舫同了湘帆,一早便到西门外一座大酒楼,叫做兴隆馆,遂到楼上,沿街靠楼窗,摆了一席酒,浅斟慢酌,打算吃到黄昏。看那街上时,晨光虽早,行人已是潮水一般,拥来拥去,好不热闹。酒馆内的吃客,渐渐多起来。忽见上来一群人,几个武官模样。为首的一人,生得梭眉暴目,相貌凶恶,头戴六楞绣花英雄罗帽,身穿元缎密门短袄,英雄跷包,足上豹皮靴子,外罩大红绉纱一口钟,腰悬宝剑。其余都是雄赳赳,气昂昂。来到前楼,座中早摆着两席上等官菜。众人坐将下来。湘帆指着披一口钟的,对小舫低低说道:“兄长,你看此人便是王府中的值殿将军,叫做雷大春。宁王命他护送十美进京,这几日同僚替他饯行,连日在此饮酒。”小舫便问起王府中有多少能人,可有无敌勇土。湘帆道:“莫说勇士,那王府里三教九流,智勇奇术,不计其数。只说顶顶好、超超等,共有八人。一个叫邺天庆;一个叫波罗僧,是个和尚;一个叫铁背道人,是个道士;一叫铁昂;一叫殷飞红。连方才的雷大春,这六个都是拔山举鼎,万夫莫敌。那邺天庆与波罗僧,更加利害,刀枪不人,铁骨钢筋。还有两个最利害的,姊妹二人:一个叫余半仙,他的妹子余秀英,都是白莲教的头脑,能飞剑伤人,撒豆成兵,种种妖法,变化无穷。”

    正在说着,忽见扶梯上跑上一个人来,小舫直立起来。不知却是谁人,且听下回分解。
本文来源于古典文学网www.gdwxcn.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 相关栏目:
  • 三侠五义
  • 兴唐传
  • 七剑十三侠
  • 绿牡丹
  • 永庆升平后传
  • 说岳后传
  • 小八义
  • 杨家将
  • 永乐剑侠
  • 雍正剑侠图
  • 隋唐演义
  • 三侠剑
  • 小五义
  • 薛家将
  • 罗通扫北
  • 薛仁贵征东
  • 薛丁山征西
  • 儿女英雄传
  • 三遂平妖传
  • 呼家将
  • 薛刚反唐
  • 续小五义
  • 荡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