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古典文学网,祝您阅读愉快!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古典小说 > 古典武侠小说 > 七剑十三侠
最新推荐

第八十二回 周湘帆中弹昏沉 鹪寄生送药解救

作者:来源:发表于:2017-02-08 18:47:03阅读:
    话说周湘帆追赶刘杰,被刘杰掏出弹子打中面门,周湘帆登时跌于马下。刘杰回马来抢,早被我军救回去了。一枝梅见周湘帆受伤,不禁大怒,当下大叫一声,举起大刀,竭力向王文龙砍去。王文龙赶着躲闪,坐下马已被一枝梅砍了一刀,那马负痛狂奔去了。一枝梅仍欲追赶,杨元帅在门旗下看得真切,急令鸣金收军,两军各自回营。一枝梅回到营中,急会周湘帆帐内看视,只见他卧在铺上,呻吟不已。一枝梅又仔细将他面门受伤处看了一回,但见不红不肿,只现紫黑色。一枝梅看罢,知道是中了药弹,随取丹药给他敷上,以为必有效验。那里知刘杰这个药弹却与众不同,是用毒药锻炼而成,平时不肯轻用,若遇万分危急,才将此弹发出。只要打中人,并不红肿,只发紫黑色,人即昏迷不醒,到了七日,就要一命呜呼了,所以那些平常丹药解救不得的。一枝梅将丹药给他敷上,一众弟兄轮流看视。
    到了第二日,一枝梅以为都要轻松少许,那里晓得仍然如此。一枝梅等心下着急,正欲设法解救,忽见小军来报:“营外贼将王文龙,指名将军出马交战。元帅令下,令将军即刻出马。”一枝梅听说,顾不得周湘帆,当下就披挂全齐,提刀上马,出营而去。这里徐鸣皋等也就吩咐小军小心伏伺,一齐上马出营观阵去了。
    到得营外,早见两边立成阵势,王文龙坐在马上,耀武扬威,只索一枝梅出战。一枝梅听说,那里忍耐得住,即刻手举大刀,一马飞出,直向王文龙,连肩带背,如泰山压顶,一刀砍下。王文龙见来势甚猛,赶着将丈八长矛架住。两人搭上手,就大战起来,一个似归山猛虎,一个似出海怒蚊.两边鼓角之声,震撼得山摇地动。这一场大战,只杀得飞沙扑面,尘土冲天。二人一来一往,战了有四十个回合,只是不分胜负。我军队里却恼了徐鸣皋,大叫一声:“贼将休得猖獗,我来取你的狗命!”说着手执银枪,飞马过来,举枪便刺。贼队中见有人助战,参将温世保也就飞舞钢叉,直杀过来,接住徐鸣皋厮杀。徐鸣皋奋勇争先,不遗余力,杀到有十数个回合,忽然大叫一声,一枪刺去,正中温世保马头,那马登时壁立起来,将温世保掀于马下。徐鸣皋急急赶上一枪,正要结果他性命,忽见迎面一个黑影儿飞到,徐鸣皋知道有暗器,赶着将头一偏,躲避过去,不曾遭打。就在这个闪电穿针的工夫,温世保已被贼队中抢了过去。
    你道徐鸣皋看见那个黑影子,是件什么暗器呢?在徐鸣皋固然知道,就是我做书的也知道,特恐看书的不甚清楚,与其令看书的掩卷猜详,何如我作书的直截了当说出来,使看书的早为明白。却原来这个黑影子,就是刘杰打周湘帆的那个弹子。刘杰在门旗之下,见温世保的马被徐鸣皋一枪刺中马头,温世保从马上跌下,他便一马飞出来救。又恐赶救不及,被徐鸣皋结果性命,因此急急的掏出弹子,直望徐鸣皋打来,实指望徐鸣皋也如周湘帆那样,被他打中一弹;那知徐鸣皋眼快让过。就在这个工夫,刘杰一马冲出,将温世保救回本阵去了。徐鸣皋见温世保已被人救回本阵,复转身来助战王文龙。那王文龙可是寘鐇面前第一个猛将,虽有一枝梅、徐鸣皋二人夹战,他却毫无惧怯,那一枝丈八长矛不亚当年长板坡张桓侯的利害。只见他架开刀,格开枪,不但招架,还要复刺。三个人在那战场上,只杀得团团乱转,两边小军齐声呐喊助威。杨一清在门旗下,看见王文龙如此猛勇,也甚是暗暗喝采。自辰至午,战了有两个时辰,不分胜负。王文龙见不能取胜,杀得兴起,遂大叫一声,先将一枝梅的刀急急架开,顺手就是一矛,直望徐鸣皋刺到。徐鸣皋冷不提防,躲让不及,大腿上中了一矛。徐鸣皋拨转马头,负着痛并不回营,也趁王文龙出其不意,刺他一枪,中他的肩膊。王文龙不敢恋战,拨马逃回本阵去了。这里徐鸣皋也鸣金收军,与一枝梅回归本阵。
    徐鸣皋回至本帐,将铠甲卸下,用敷药将腿上的创伤敷好,又用旧绢扎缚起来,幸喜受伤不重。杨元帅便命徐鸣皋好生养息,等创伤全好,再行出战。徐鸣皋等却不放心周湘帆弹伤如何,便一齐来到湘帆帐内。但见周湘帆仍睡在那里,昏迷不醒,日渐沉重。看看已有了三日,徐鸣皋等好生着急,知道这弹伤非平常丹药可治,杨元帅也焦急非常,不知用何丹药可治。
    大家正在忧虑,无所措手,忽见有个小军到大帐内报道:“启元帅:现在营门外有个道士装束,叫什么鹪寄生,要见徐先锋,有要紧话说。他已经进了营门,小的们恐他是个奸细,不准他进来。现在营外候示,请令定夺。”杨元帅闻言,即命将徐先锋传来,有差官答应,即刻将徐鸣皋传进大帐。杨元帅问道:“现在营外有个什么鹪寄生,要面会将军,有要话说,不知将军可认得此人否?”徐鸣皋一听大喜,当面禀道:“禀元帅:这鹪寄生是末将的师伯,他乃七剑十三侠中的道友,惯使飞剑,能在十里之外取人首级。前者赵王庄大破迷魂阵,也有他在那里。今特来此,必有用意,还求元帅请他进来,或者就因周指挥面受弹伤,势甚沉重,特来医治,亦未可料。”杨元帅听说,即命请他进来。差官一面去请,杨元帅就一面下帐迎接。
    少刻鹪寄生进来,杨元帅将他上下一看,果然生得仙风道骨,满面的剑侠之气。杨元帅当即迎上,拱手说道:“不知高士远临,有失迎迓,尚望勿罪。”鹪寄生也就拱手答道;“山野村夫,怎敢劳元帅的虎驾。”说着,杨元帅就将他迎入帐内,分宾主坐下。徐鸣皋等一众英雄都上来见过礼,鹪寄生便对杨元帅说道:“久仰元帅威名,如雷贯耳。今幸得见,实慰平生。”杨元帅也让道;“本帅尸位素餐,毫无建立,今者奉旨提兵到此,全赖诸位将军帮助之力,为朝廷锄恶除奸。前者问得高士在赵王庄,因宁王潜谋不轨,特遣妖人摆设迷魂阵。幸赖高士等仗义除妖,大破迷魂毒阵,使宁王丧胆寒心,不敢遽行起事,则皆高士等上为朝廷,下为百姓。本帅实深钦佩,久与徐将军谈及,亟思一见姿颜。旋据徐将军言及,高士邀游四海,无所定踪,至今犹以未见颜色为憾。今幸惠临,实慰平生之愿了。”
    鹪寄生谦让了一回,因问道;“周湘帆现在那里,为何不见前来?”杨元帅道:“周将军昨为贼将刘杰弹子打伤面门,日来颇觉沉重,虽经敷药,毫无效验,现在人事颇觉昏迷。本帅正虑无所措手,今蒙高士远临,不识高士尚有灵丹可治否?”鹪寄生道:“便是贫道也为周湘帆中弹而来。昨在天台,偶尔与傀儡生对弈,忽见玄贞子飞剑驰书,详称周湘帆被贼将刘杰用药弹打伤面门,此弹非寻常丹药可治,他这药弹用毒药锻炼而成,只要打伤皮肤,并不红肿,只发紫黑色,只要七日,毒气攻心,虽神仙也不可治。玄贞子特命贫道用仙露明珠丹解救,故此贫道奉了玄贞子之命,特地赶来。现在既已昏沉,必须赶治才是,就烦元帅差徐将军,同贫道前去一看如何?”杨元帅闻言大喜道:“难得高士可以解救,非特周将军之幸,亦国家之幸也,本师就陪高士一行。”鹪寄生道:“徐将军带领贫道前往足矣,何敢劳元帅玉趾。”杨元帅笑道:“高士尚能不远千里而来,本帅不能奉陪么?断无此理。”说着便站起身来,向鹪寄生道:“当得领道。”一面说,一面就抄在前面,领着鹪寄生,到周湘帆帐内而去。
    不一会已到,杨元帅将鹪寄生让进。鹪寄生走至周湘帆卧处,先将他面色一看,只见满脸发青,额角上有钱大一块紫黑色的伤痕,又见他两目紧闭,人事昏迷。鹪寄生便在身旁取出一个小葫芦来,将塞子拔出,倒出一粒丸丹,约有红豆大小,掐在手中。命人取了一盏开水,将丹丸研开,给周湘帆徐徐灌下。不知周湘帆果救得活命否,且听下回分解。
本文来源于古典文学网www.gdwxcn.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 相关栏目:
  • 三侠五义
  • 兴唐传
  • 七剑十三侠
  • 绿牡丹
  • 永庆升平后传
  • 说岳后传
  • 小八义
  • 杨家将
  • 永乐剑侠
  • 雍正剑侠图
  • 隋唐演义
  • 三侠剑
  • 小五义
  • 薛家将
  • 罗通扫北
  • 薛仁贵征东
  • 薛丁山征西
  • 儿女英雄传
  • 三遂平妖传
  • 呼家将
  • 薛刚反唐
  • 续小五义
  • 荡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