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古典文学网,祝您阅读愉快!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古典小说 > 古典武侠小说 > 七剑十三侠
最新推荐

第一百十五回 设妙策令派官兵 因劫寨火焚贼众

作者:来源:发表于:2017-02-08 18:47:03阅读:
    话说一枝梅等到天将黑暗,便脱去长衣,换了夜行衣靠,手执单刀,暗藏火种,别了徐鸣皋,竟自出了大营,暗暗直望贼营而去。这里徐鸣皋也就密令各军赶挖陷坑,堆积干柴火种;又令挠钩手、短刀手于营内左右埋伏妥当,专等一枝梅回信。
    且说一枝梅暗暗到了贼寨,方值初更时分。真是他们剑侠的武艺,身轻似叶,体捷如风,偌大个贩营防备得不为不密,竟是人不知鬼不觉,任凭一枝梅在贼营中各处探听。只见邺天庆传出令去,命各寨火速预备。一枝梅一闻他传出此令,早已明白,以下也不要打听了,当下暗道:“邺天庆呀,今番要使尔中吾之计了。”说着即一蹿身,出了贼营,赶即回奔大寨。
    徐鸣皋正在那里盼望,忽见一枝梅从半空中飞下。此时尚未二鼓,徐鸣皋早已明白,因复问道:“贤弟前去打听如何?”一枝梅道:“果不出吾之所料,兄长可以行事预备便了。”徐鸣皋闻言,即刻密令各军道:“方才慕容将军前往贼寨探听,贼众今夜前来劫寨,尔等可将各营帐即刻让空,内藏引火之物,自有妙用。一面随本将军速速暗出大营,前去埋伏,专待贼众到来,杀他个片甲不回。”各军齐声答应:“得令。”徐鸣皋又密令营门左右那四百名挠钩手、四百名短刀手,叫他依计而行,不可有误,如违者定斩。这挠钩手与短刀手也是唯唯听命。于是徐鸣皋、一枝梅即各分兵一半,暗暗偷出大寨,往独孤岭而来,以便埋伏。所有大营竟是一座空寨,惟有干柴火种暗藏各处而已。
    话分两头。再说邺天庆到了初更时分,即命各军饱餐战饭,预备前往敌营劫寨。贼兵那敢怠慢,随即饱餐已毕。先命张尔铣、陈如谋两技兵暗暗出了大寨,直望敌军后营抄出;又命王志超、吕英俊带了精锐,直向敌军两营进发。这四个贼将领着二千贼兵去讫,邺天庆便自统大军,率领偏裨将住,亦出了营门,前往进发。
    且说张尔铣、陈如谋领着一千人马,人衔枚,马疾走,迅速抄出敌营后面,却值二更以后,便按兵不动,专等前营消息。王志超、吕英俊所领一千人马,也是迅速驰往,衔枚疾走,到了敌营,大喊一声,奋勇争先,抢杀进去。王志超、吕英俊二人进了营门,分向左右杀入,只听一声响亮,如山崩地裂一般,连人带马跌入陷坑以内。这一片呐喊之声,真个震动山岳。左右四百名挠钩、短刀手见此情形,也就一面近者刀砍,远者钩擒,只杀得喊声震地。一面取出火种,急急将那些干柴引火之物全行引着,登时烈焰腾空,不可向迩。所有贼兵知道中计,急急欲想退出,那里知道邺天庆自统的大军已到,一见敌营内火起,以为本部军马从敌寨内放起火来,也就大喊一声,率领各贼将、贼兵一齐奋勇冲杀进去,不分皂白,只顾逢人便杀,只杀得人喊马嘶,哭声震动远近。此时张尔铣、陈如谋在寨后听得人马之声,又见火起,亦以为官军中计,也就率领所部从后面掩杀进来,也是不问情由,逢人便杀,那里分得出是自家人与敌军,真个是互相践踏,自家人杀自家人。
    正杀得难解难分,徐鸣皋、一枝梅在独孤岭看得清楚,也就急急命所部各军,将火箭直望营中乱射。各军一声答应,立刻将火箭向营中射去。只见无数红光,如火龙一般在半空飞舞。顷刻间,大寨内所有暗藏的火种一齐烧着,只烧得烟雾迷空,火光烛地。
    邺天庆等还在那里自相乱杀,难解难分,后来还是陈如谋看出,知道中计,忙传知各军急急退出,已是迟了。邺天庆此时也知道中计,深恨张尔铣、陈如谋献计,致有此败,于是传令各军,火速退兵。正要杀出后营逃命,又见营中各处遍地皆火,不能杀出,陈如谋当被火烧死。张尔铣赶紧前来,预备保护。邺天庆冒烟突火,杀出营门。刚走至张尔铣面前,邺天庆一见,不由的火高三丈,大声骂道:“总是尔这无知鼠辈,献什么劫寨之计。我计不成,反受其害,尔尚有何面目来见我耶?”说着,不觉咬牙切齿,深恨不已。张尔铣见了如此,心中暗道:“回我本来要好起见,不料误中敌人之计。前后均是一死。即便逃得出去,邺天庆也断不能容我。不若乘此将他杀了,割取首级,前去献纳,不但不致死命,或者还可有功。而况邺天庆自恃宠信,狂诈妄为,将来也断难信任。即使宁王大逆无道,指日也就要歼灭,我何勿及早去邪归正、作一个好人?且有我这样本领,归顺朝廷,也可博得个功名,何必定要俯顺逆贼?”主意想定,便大喊一声道:“邺天庆,尔休得恃强责骂于我,我也是为好起见。现在误中敌计,又与我何干?而况曾与你熟商,你当时绝意不行,谁来强你?既尔视我如此,料想尔也不久于人世了,我也不能从贼叛逆,看刀罢!”说着手起一刀,便砍杀过来。邺天庆听了他一番话,也知道他有变,又见他一刀砍来,也就大骂一声:“好大胆的匹夫,竟敢中变!不要走,待本将军送尔狗命。”说着一面将张尔铣的刀架开,一面刺进一戟。张尔铣那里能敌,当即刺中前胸,翻身落马,邺天庆复一戟结果了性命。
    此时各处的火仍未熄灭,邺天庆心中暗想:“若待火势灭后再行杀出,万一敌军再掩杀来,更加掣肘,不若冒火杀出,再作计议便了。”主意已定,即喝令众贼兵冒烟突火,冲出营来。才到营门,却好徐鸣皋从左杀入,一枝梅从右杀来,即着四百名挠钩短刀手也奋勇当先掩杀过来。邺天庆万万不敢恋战,只得左冲右突,奋勇拚命,好不容易杀出重围,手下各裨将又被徐鸣皋、一枝梅杀死几个。邺天庆此时也就不敢回营,只得落荒而走。等到天明,见追兵未至,才暂就树林中坐下,稍为歇息。计点人马,只剩得一千余人,其余的兵卒并非为敌军所杀,皆是自相践踏而死。当下邺天庆只得收拾败残兵卒,逃回南昌不提。
    且说南康城中,早有细作报进:徐鸣皋杀退贼兵。南康府这一问,欢喜自不必说,当即开城,预备出城劳军。这里徐鸣皋与一枝梅二人率领所部杀退贼兵,大获全胜。等到天明,查点本部兵马,死伤有限。只见本营内外那些已死的贼兵,有的被火烧得焦头烂额而死的,有的互相践踏,自家残害,骨断筋连、倒在地下的,也有有头无足、有足无头的,还有洞穿胸腹、身体支解的,真个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而且一种臭味,真要掩鼻。徐鸣皋等一见如此,也就目不忍视,只得在附近又择了一片空地,安下营寨。一面传令各军,将所有贼兵尸首火速掩埋去讫。诸事吩咐已毕,又去贼营中,将所有旗帜器械、粮饷号衣等件,全行运回本营;又传报进城,饬令居民照常生业。南康府也就出榜晓谕居民,略谓:贼兵已经我官兵杀退,所有绅商士庶,应即各安本业,毋得惊惶。
    合城居民见了此榜,无不欢喜安怀,于是就有在城的绅士,率同居民集资杀牛宰马,牵羊担酒,禀请南康府,请率同一起出城,前往大营劳军。南康府亦即应允,也就备了许多犒赏之物,预备次日出城。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本文来源于古典文学网www.gdwxcn.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 相关栏目:
  • 三侠五义
  • 兴唐传
  • 七剑十三侠
  • 绿牡丹
  • 永庆升平后传
  • 说岳后传
  • 小八义
  • 杨家将
  • 永乐剑侠
  • 雍正剑侠图
  • 隋唐演义
  • 三侠剑
  • 小五义
  • 薛家将
  • 罗通扫北
  • 薛仁贵征东
  • 薛丁山征西
  • 儿女英雄传
  • 三遂平妖传
  • 呼家将
  • 薛刚反唐
  • 续小五义
  • 荡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