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新用户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古典文学 > 武侠小说 > 古龙小说 > 凤舞九天 >

第十六章 重回岛上

    老狐狸的快乐并没有维持很久。

    因为一到了上次遇到暴风雨的海域,陆小凤就自己跳入小艇中,一个人带着一瓶水、一袋干粮,划着小艇走了。

    这一次他们没有遇到暴风,陆小凤就决定一个人在小艇上随海波漂浮。

    他记起在岛上,小老头对他说过:“也就因为这股暖流,所以你才会到这里来。”

    所以他不停的探手入水中,试探水的冷暖。

    他试了已经有两百七十六次了,海水却只冷不暖。

    他开始焦急起来。

    他很怀疑自己能否随水漂到岛上。

    他开始后悔,后悔自己一再坚持不让沙曼来。

    假如沙曼在身边,管他水流怎么漂,管他水流把他们漂到哪里?最好漂到世界的尽头,漂到幸福的国度,漂到传说中的蓬莱仙岛。

    他渴望沙曼在身旁。

    阳光是那么灿烂,海水一片湛蓝,海波微扬,偶尔还漾起一大片的银色闪光。

    假如有沙曼在身旁,这是多美好的事!

    沙曼!沙曼!他是否爱上了沙曼?

    他笑了笑。

    这时候,老狐狸的船大概已经回航了吧?

    沙曼在老狐狸的船上,是否也在想他?抑或在和小玉诉说她的思念?

    抑或和老实和尚开玩笑?

    想起了老实和尚,陆小凤立刻坐了起来。

    万一老实和尚不老实怎么办?

    啪!啪!

    这是陆小凤左右开弓,自己打了自己两记耳光的声音。

    老实和尚会不老实?也许对别人会耍耍诈,可是陆小凤能怀疑吗?他不是把自己和沙曼救了出来吗?

    陆小凤又举起手,正准备再打自己两记耳光,手突然停在半空。

    因为他看见前面出现了灰蒙蒙的一个小点。

    陆小凤的心扑通的跳了一下,那个就是他到过的岛吗?

    星星,满天的星星。

    闪亮的星星。

    璀璀璨璨的星星。

    在海边看星,实在是一件很愉快的事。

    当然,假如沙曼在身边,那就更好了。

    不过陆小凤并没有觉得很遗憾。

    因为,他必须在日出之前,想清楚一件事。

    关于岳洋,关于小老头,关于宫九,关于牛肉汤,关于那一批失落的珠宝,关于那一百零三个失踪的武林好手。

    在接近解决问题的边缘时,陆小凤的表现,一向是大丈夫的表现。

    ──拿得起,放得下。

    ──最重要的,是能够忘情弃爱。

    这是真英雄的本色。

    在面对敌人时,假如还婆婆妈妈,还留恋旖旎的爱情,这个人绝对会被敌人击败。

    陆小凤未被击败过。

    陆小凤只有在该谈爱的时候才谈爱,该缠绵的时候才缠绵。

    现在是该作分析敌情的时候。

    所以沙曼虽然不在身旁,陆小凤并不感到遗憾。

    他想到那一百零三个失踪的人。

    这一百零三个人,一定在这岛上,只是,他们都失去了活动的能力。

    每天只喝一勺牛肉汤的人,手脚还有活动的能力吗?

    牛肉汤这样对待他们,为的是什么?

    她为什么不干脆把他们都杀死?

    让他们苟延残喘的活着,目的在哪里?

    他想到那一批价值三千五百万两的金银珠宝。

    多庞大的数目!

    多庞大的劫案!

    很明显,这次劫案的主谋,一定是小老头。

    岳洋只不过是负责押运珠宝的小角色而已,在这次劫案中,应该不是个重要的人物。

    重要的人物只有两个。

    小老头和宫九。

    小老头是主谋,宫九是执行者。

    以岛上如云的高手,劫持这批珠宝,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

    然而重要的不在这里。

    重要的是,到底是谁杀死崔诚?

    陆小凤忽然想起了一段话。

    小老头说的一段话。

    ──杀人的方法只有一种。

    ──杀人之后,不但能绝对全身而退,而且要绝对不留痕迹,所以杀人工具虽多,正确的方法却绝对只有一种。

    ──这不但需要极大的技巧,还得要有极精密的计划,极大的智慧和耐心。

    是小老头杀死崔诚?

    不可能。小老头用不着亲自出马。

    是宫九?

    应该是他。但是,他是怎么杀崔诚的?

    崔诚的密室外,有五道防守严密的铁栅门,能自由出入的,只有程中和萧红珠。

    是宫九买通程中和萧红珠来杀害崔诚?

    有可能。可是,为什么他们进入密室后,程中和萧红珠都已经死了?

    他们绝不可能自杀!

    而密室的四面墙壁,是整块的花岗石,铁门不但整天有人换班防守,还配有名匠铸成的大铁锁。

    这么严密的保护,谁能进去杀人?

    连小老头也绝对进不去!

    只有一种人能够进去!

    隐形的人!

    对,隐形的人!

    陆小凤兴奋起来了!他知道,只有小老头知道这个人怎么隐形。

    所以他明天一早第一件要办的事,就是去找小老头。

    现在,他只需要充足的睡眠。

    朝阳初升。

    阳光把陆小凤的眼睛刺开。

    他站起身,活动一下筋骨,发觉昨夜睡得很熟,现在精神奕奕。

    他迈步向前走,走到那长满藤萝的山崖,拨开藤萝,走入那小径中,走在那草地上。

    绿草,流水,一切都和上次来时相同,除了一样。

    ──这次没有岳洋来迎接他。

    不但没有岳洋,连一个人的影子也没有。

    静。出奇的静。

    除了淙淙的流水声外,陆小凤几乎可以听到草长花开的声音。

    “静得可以听到花开草长的声音,是吗?”

    陆小凤被这声音吓了一跳。

    他转身一看,就看到说话的人。

    依旧是圆圆的脸,半秃的头,脸上还是带着那种和蔼的笑容,身上还是穿着那质料极好的衣服。

    ──小老头。

    陆小凤看着小老头,微笑道:“你的出现,总是那么突如其来?”

    小老头道:“你上次在这个岛上看到的事,你认为很怪异?”

    陆小凤道:“怪异极了。”

    小老头道:“这个岛是不是很神秘?”

    陆小凤道:“神秘极了。”

    小老头道:“我是这个岛上的主人。”

    陆小凤道:“所以你理所当然的透着神秘?”

    小老头道:“一点不错。”

    陆小凤道:“你知道我这次重回岛上,有什么目的?”

    小老头道:“我当然知道,你有很多疑问,需要我给你答案。”

    陆小凤道:“你会给我答案吗?”

    小老头道:“你看呢?”

    陆小凤道:“会。”

    小老头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以你的武功,以你的智慧,你根本不必隐瞒任何事。”

    小老头道:“你说得很对,只是我却另外有一个希望。”

    陆小凤道:“什么希望?”

    小老头道:“我希望你是回来告诉我一件事。”

    陆小凤道:“什么事?”

    小老头道:“你愿意加人我这一行。”

    陆小凤道:“我只有让你失望了。”

    小老头道:“我知道。”

    陆小凤道:“你怎么知道?”

    小老头道:“因为你是一个人回来的。”

    陆小凤道:“哦?”

    小老头道:“如果你要加入我这一行,你就会带着沙曼回来。可是你并没有。”他脸上带着微微感叹的神色,续道:“我希望我的失望是暂时的。”

    陆小凤道:“对于你的希望,我很抱歉不能给你任何诺言。”

    小老头点点头道:“我知道。”

    陆小凤道:“你又知道?”

    小老头道:“因为你不是别人,你是陆小凤。陆小凤是最重诺言的。”

    陆小凤心里实在高兴极了。别人的赞赏,并不算什么,这个旷世奇人小老头,能够说出这番话来,陆小凤焉能不高兴?

    小老头又道:“你能够逃过宫九在船上的攻击,我相信,你的智慧,绝对比我高,我相信,你对于那批珠宝失窃的事,一定想出了很多线索。”

    陆小凤道:“我只知道一件事。”

    小老头道:“哪一件?”

    陆小凤道:“窃案是你策划的,珠宝和失踪的人都在岛上。”

    小老头道:“你说对了一半。”

    陆小凤道:“哪一半?”

    小老头道:“前面的一半。”

    陆小凤吃惊道:“你是说,珠宝和人已经不在岛上?”

    小老头道:“不错。”

    陆小凤道:“宫九已经把珠宝和人运回去?”

    小老头道:“人,宫九另有打算。珠宝,总是要花掉的。”

    陆小凤道:“他一个人怎么花?”

    小老头道:“不是一个人,是很多人。”

    陆小凤恍然道:“怪不得这里的人一个也不剩,原来他们都去花这笔钱去了。”

    小老头道:“所以,我心目中理想的接班人,只有一个。”

    陆小凤道:“谁?”

    小老头道:“你!”

    陆小凤道:“为什么只有我?”

    小老头道:“因为他们都不能甘于寂寞。大吃大喝大玩大闹的人,是很容易被人控制的人。”

    陆小凤道:“对你来说,这不是很理想吗?”

    小老头道:“是很理想,只是,我也就很寂寞了。”

    陆小凤道:“因为你找不到接你的班,做领导的人?”

    小老头道:“所以,我很喜欢你。”

    陆小凤微笑,没有说话。

    小老头道:“你对这件窃案,有什么疑问?”

    陆小凤道:“以你们的人力和武功,我知道,要窃去这批珠宝,是轻而易举的事。所以,我只有一个问题想不透。”

    小老头道:“哪一个问题?”

    陆小凤道:“崔诚的死。”

    小老头笑道:“记得我对你说过的隐形人吗?”

    陆小凤点头道:“我的意思是,杀崔诚的人,是怎么隐形的?”

    小老头没有回答。

    陆小凤也没有追问。

    陆小凤知道,像小老头这种人,如果他愿意说出答案,他会毫不考虑的就说出来,如果他不愿意说,怎么问,也问不出来。

    所以他就陪着小老头喝酒聊天。

    船缓缓离开,陆小凤站在船尾,看着在海风中衣袂飘飘的小老头,心中一直思索小老头的最后一句话。

    “前途险恶,你要多珍重。”
相关栏目:
  • 陆小凤传奇
  • 绣花大盗
  • 决战前后
  • 银钩赌坊
  • 幽灵山庄
  • 凤舞九天
  • 剑花烟雨江南
  • 大地飞鹰
  • 流星蝴蝶剑
  • 绝代双骄
  • 天涯明月刀
  • 三少爷的剑
  • 多情剑客无情剑
  • 边城浪子
  • 武林外史
  • 萧十一郎
  • 浣花洗剑录
  • 大旗英雄传